最近科技界接連發出了兩篇文章,讓許多人開始回顧,並思考整個矽谷的生態。

  • 1. 雅虎 CEO Marissa Mayer 收購了第 38 家公司,有人說他們是初創團隊的毀滅者

首先,三月六日科技媒體《ReadWrite》 的記者發表了一篇文章稱「雅虎殺了初創團隊」。

以下摘錄自合作夥伴《ifanr》:

Mayer 所收購的公司大多都還處於「嬰兒期」:14 家沒拿到任何融資、29 家還沒拿到 A 輪風投。從這樣的角度來看,不難看出 Mayer 的策略就在於收購人才,她需要這些有著許多酷點子的年輕人加入雅虎,所以她才直接選在公司沒有任何明朗前景時「出手干預」。

但這的確幫他們解決了重要問題:他們現在不怕招不到頂尖的人才了。

雅虎靠收購找優秀員工,這樣的招募方式肥了大企業、毀了初創團隊?

在 Mayer 上任前,雅虎流失了很多優秀的員工。

根據雅虎 CFO 高德曼(Ken Goldman)透露,一開始某些初創公司還因為被雅虎的收購而感到不太樂意,雅虎需要支付一個更高價格以表誠意。但現在,這個問題已經不復存在了。

2013 年,雅虎收到了 34 萬分工作申請,比 2012 年收到的申請翻了一倍。在矽谷,雅虎給出的工資名列第三,僅排在網路通訊設備公司 Juniper Network LinkedIn 之後。

但從另一面來看這一連串收購,《ReadWrite》 的記者 Selena Larson 稱雅虎為「初創公司的毀滅者」。

原因是這 38 家初創公司裡面,已經有 31 家停止了他們自身的服務。語音助手 Donna,在被雅虎收購後一個月就停止了服務。其官網上,Donna 團隊稱語音助手服務將會「退休」,並且尋找新的冒險。所有使用者的資訊將會被刪除。而在去年 3 月份被雅虎收購的 Summly,就投入了 Yahoo News Digest 的新版開發當中。

Selena Larson 在文中如此諷刺道:如果你想自己的產品能存活下來,在雅虎打電話給你的時候就得逃跑。

  • 2. 精實創業的提出者 Steve Blank:Facebook 正在毀掉矽谷

精實創業的提出者、8 家矽谷初創團隊的共同創辦人、矽谷創新大師 Steve Blank 二月底發表了一篇文章,提出「Facebook 正在毀掉矽谷」。

以下摘錄自合作夥伴《36 氪》:

Blank 的理由是,儘管材料科學、傳感、機器人、醫療設備、生命科學等方面湧現出的初創企業越來越多,但 VC 卻似乎只對其是否能運行在智慧手機或平板電腦上感興趣。

這原因也不稀奇,就跟 Blank 所指的 Facebook 相關。

因為 Facebook 引發的社群媒體熱以及蘋果引領的移動設備熱,令使用者的規模出現了量級的提升。

初創企業第一次可以面對總體規模達數十億的用戶(智慧手機、平板、PC),目標可以瞄準幾億使用者。以前靠面對面進行的社會需求(交友、娛樂、溝通、約會、賭博)正在遷移到永遠線上的計算設備上。團隊必須要面對全天候不間斷的使用和需求,加上達數十億的用戶群,這是前所未有的景象。

通過這些用戶能創造的潛在收入和利潤(或廣告到達率),以及脫穎而出的公司規模擴張速度都將是驚人的。

Steve 說,Facebook 的上市令投資者的計算公式都要做出調整。以往 5-7 年間內賺 1 億美元就算是一家偉大的 VC,現在一家社會化媒體初創企業不到 3 年就能帶來 1 億甚至 10 億美元的回報(比方說紅杉資本從 WhatsApp 身上的獲利就達到 30 億美元)

顯然,對社群媒體的投資回報快且可觀,這會嚴重影響投資者的投資偏好。比方說,有一家初創企業有望在 15 年內研發出一鳴驚人的治療癌症藥物,而另一家做社會化媒體應用的可在幾年內變大。那麼,作為投資者,你是願意等待 15 年一無所獲還是願意在 2、3 年內賺上幾十倍呢?答案非常明顯。

Steve 認為,VC 對社交媒體投資的傾斜,宣告了矽谷投資科技大想法時代的終結。

在 Steve 看來,過去幾年的大想法屬於 Tesla、SpaceX、Google 無人車、Google Glass,領軍人物是 Elon Musk 和 Sebastian Thrun(Google X 負責人)。相對于治療癌症、登陸火星等那些大想法,社交媒體顯然只能算是小打小鬧。

如果 VC 的去向都變成了這些小玩意的話,那麼矽谷的創新精神就趨於消亡。

但情況也未必會這麼悲觀。通過回顧創新歷史(每 10 年一個週期),Steve 認為矽谷總能夠不斷的自我重塑。這波社群媒體潮也終將會退卻,新一輪的創新又將崛起。可以預期有些 VC 不會願意隨波逐流而是逆勢操作,而那些有錢的社交媒體企業家也會去投資自己的夢想。

  • 矽谷正在扼殺創新

這兩篇其實都談到了:現在矽谷科技界正在扼殺「創新」。

雅虎收購那麼多家新創公司,其中絕大部分最終都停止了原本的業務,加入了雅虎本身的營運發展中;這樣的發展,等於扼殺了這些初創團隊的創新價值。

同樣的,矽谷創投圈現在關注在投資「社群媒體」上,這樣的風氣與選擇,相對抑制了創意。整個生態圈似乎有一個共同的潛意識,想要成功、獲得投資,就必須投其所好做「社群」。

在這之前,《TO》有發過一篇報導,提及〈矽谷創投花 7 年陪一支團隊長大〉,裡面談及的是一個創投團隊所擁有的投資觀點。其中,用七年的等待來檢視一家公司是否可以賺錢、以未來是否有潛力來評判投資與否,都是他們認為創投應該要有的評判標準。

不過你可能會覺得〈矽谷創投花 7 年陪一支團隊長大〉的這家創投公司 Redpoint 大部分都投資媒體、社群相關的團隊,根本就是跟 Blank 說的那些短視近利的創投一樣。但這裡可能要分兩個層次來討論。

以〈矽谷創投花 7 年陪一支團隊長大〉這篇來說,其中所描述的投資觀點,的確是一個創投公司該有的投資態度,也是大部分創投在投資時面臨的實際考量。但 Blank 則是從整體的角度來看待矽谷的創投,他希望創投能更快的看到下一波大想法,而非著眼在賺錢。從這來說我們可以看下面的那張圖表來解釋。

  • 矽谷正在尋找「社群媒體」後下一個 10 年浪潮

以下圖表顯示矽谷各年代的主流趨勢:

 

從上述的圖表中,我們可以看到矽谷的主流產業約每 10 年會翻新一次,不同時代不同的創新浪潮,就像是社群媒體之前是網路、網路之前是個人電腦。

從圖表中,我們可以觀察到成長、上升中的曲線,以及平緩的曲線。當某種主流走向平緩曲線時,即代表產業已經走到了成熟而即將衰退的階段。因此,我們可以拿 Blank 所指「創投都想投社群」的現象,與圖表搭配,兩者正代表了一個時代的主流已經成熟,所以大家都知道投「社群」就會賺。

所以 Redpoint 也才會有不少的投資項目在媒體、社群一塊。可是這也並不代表它不重視未來的趨勢、大想法。這只是創投本身的腳色,需要「賺錢」。

不過上面的現象也同樣說出:社群大賺的年代已經過了。整個產業已經走到相對成熟(甚至下降)的階段(想想前陣子 Facebook 要死不活,拼命亂推功能的情況),想要再出現一個可以賣到 190 億美元的 WhatsApp ?很難,幾乎是不可能了。

同時 Blank 自己也說到,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不同種類的初創團隊出現,傳感、機器人、醫療科學 … …。而誰知道下一個 10 年創新浪潮題材是不是就在裡面?

至於在這個即將轉變到下一個大想法的過渡期中,創投所處的角色是:他們投資「有保證」的平穩項目(也就是社群網站),確保獲利。但他們也會花心思在追逐正在「上升」的那條趨勢線,看見創新、看見下個「大想法」,同時也是看見下一個賺大錢的趨勢。因為這是他們的本能所驅使。

所以,的確,我也認為就如同 Blank 所說矽谷最終還是能不斷的自我重塑,而這波社群媒體的潮流也終將退卻。創新一直在進行,中間的收購、投資風氣,都只是市場的階段而已。

  • 延伸閱讀

你願意等一個團隊多久?矽谷創投花 7 年陪一支 Startup 長大、獲利
開 Lab、做穿戴式科技、發展人工智慧,Yahoo 也走 Google 路線了
Paul Graham 卸任 Y Combinator 總裁:新舊時代交替和矽谷精英主義的消退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36 氪》、《ifanr》;原文來源:LinkedinBloomberg Businessweek;圖片來源:jdlasica,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