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已經不再是被避諱的話題了,而針對這類人群的網路服務也是個不小的市場——根據科學研究院的平均統計,同性戀大約佔總人口 5%,以此計算,中國便有 7000 萬的同性戀群體,Blued 便是一款為同性戀打造的交友工具。

同性戀社區的發展,並不是一帆風順的事,Blued 的創始人耿樂向 PingWest 回憶了創辦 Blued 之前,經歷了十四年的同性戀社區經歷。早在 2000 年,耿樂便做了中國最早的入口網站淡藍網,門戶下還有 PC 端的同性交友網站 BF99,類似同志版的世紀佳緣,2012 年則有誕生了面向移動端的 Blued。至此,耿樂背後的藍城兄弟文化傳媒公司擁有了同志版 WeChat、同志版陌陌、同志版新聞客戶端(視界頻道與淡藍網同步最新資訊、小說)三條產品線。

Blued 具有類似於 WeChat、陌陌等產品的基本功能:地理位置信息交友、朋友圈、文字、語音對話,在聊天功能上,Blued 作了城市的區分,「視界」欄目裡,早期淡藍積累下的同志新聞資訊、小說與圖庫,從這一點上,Blued 更像是一個移動版的同誌社區,而社區的黏性,應當可以理解 Blued 在同類競品林立的市場中還有存在合理性的佐證。

2000~2007 年的 7 年間,耿樂一人在運營淡藍網,沒任何商業上的支持,僅靠網友 5 元、10 元的公益資助和自己的工作收入來維護,網站的運營方向更像是一個文學社區。2007 年以後,耿樂開始招募團隊嘗試接納廣告,但收入也只能勉強維持支出,直到 2012 年 Blued 上線,在赤資投入的狀態下,2013 年才完成天使輪融資,從此前媒體的報導的經歷上看,也能感受到團隊解決資金困難的不易。

耿樂認為,對於 7000 萬的群體而言,這是一個不可忽視的新興市場。淡藍十四年的發展與堅持,折射出中國對同性戀群體態度的變化,從被污名化到逐漸被認同,也見證了網路從無須到有序、從自生自滅到資本推動,從 PC 端到移動端的變化。

耿樂在對同性戀群體做分析時,發現這個群體除了消費能力強,用戶黏性高以外,在中國也是一篇空白的剛性需求領域。這批群體細分下,有如下特徵:

1. 同性戀者大多不會結婚,沒有家庭的經濟壓力,同時同性戀者天生感性,喜歡健康、時尚與運動,對生活品質要求較高。

2. 同性戀相對於異性戀生活在邊緣地帶,他們之間的交流多是人際關係維繫,這種關係穩定與持續是基於陌生人與熟人之間,因性取向相同而維繫的,對於網路社交產品來說,這部分是十分優質的目標用戶。

3. 觀念的解放。多年前,在中國同性戀網站還不能拿到檯面上來​​說,近年隨著社會的包容同性戀的需求逐漸通過網絡得到滿足,交友、戀愛、尋找適合同志的消費場所,對於異性戀團隊而言是一個門檻。

目前,在同類產品裡可以找到國外的 JackD、Gpark、Grindr,但就中國的情況看,這些產品並沒能成功接上地氣,面對剛被收購,官方公佈數據有 400 萬用戶的 JackD,耿樂展現出很強的信心,因為就上月 Blued 的用戶已突破 300 萬。「中國市場太大,超過他們是一定的事情。」

雖然剛融資成功的 Blued 目前還不考慮商業化的問題,但這並非是一個推辭,在國外這些多年的同志應用已經走出一條路來了:增值服務、O2O、電商、手機遊戲都是可納入計劃的選項。

但還是有一個顧慮。

想必耿樂不止一次地被人問到面對陌陌、WeChat 這類功能上有較大比重相似性的 IM 應用,耿樂如何保持用戶的留存率與活躍度的問題,我們知道陌陌的用戶流失率很高,有一部分的「剛性需求」被轉移至 WeChat 上了。對於這點,耿樂的回答是,同志人群的特殊性使得同志人群對於移動社交的需求遠強於異性戀,而這一需求在 WeChat、陌陌並不能完全滿足這一群體。而數據上的答案也讓人滿意,據半年前 Blued 公開的數據為月活躍度接近 30%。

從 Blued 團隊對用戶的調查結果上看,同志用戶會同時安裝 WeChat、QQ 與 Blued。耿樂對 PingWest 透露了一個有趣的現象:雖然 Blued 的定位是一款社交產品,但不少用戶把它當成了一種社交遊戲,比如用戶每更換一個新地點後都習慣地打開 Blued 的下拉列表看附近的用戶,這種基於地點定位的「尋基」遊戲請求甚至遠遠超過他們服務器的技術負載。

對於 Blued 未來發展的規劃,耿樂希望自己能占到目標人群的 70%,同時團隊也會向海外擴張,因為同性戀交友是無國界的,它沒有生活理念、家庭觀念的束縛,用戶之間往往會因為「異國風情」而相互吸引。為了完成這一目標,耿樂已經組建了來自百度、新浪、百合的技術人才,還可能會參照 WeChat 的模式,推出不同的版本。

  • 延伸閱讀

性向平權:9 位正在改變世界的同性戀科技名人

革命尚未成功,至少在網路上同志們並不孤單、更無需噤聲

「男女寂寞市場」正夯,但交友 App 這樣做才會賺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Pingw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