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Graham 卸任 Y Combinator 總裁:新舊時代交替和矽谷精英主義的消退

如果說 WhatsApp 的出售 意味著一個新企業獨立運營地結束,那麼孵化器 Y Combinator 創始人 Paul Graham 的離任,則更像是一個舊時代的告別——不僅僅是創業者,即使是在注重資歷的 VC 行業,矽谷的年輕人們也已經要開始建立新秩序了。

與此前在 部落格裡稱 將「不再負責 YC 運營、只擔任合夥人並在辦公時間參與具體專案」相一致的是,在舊金山舉行的 Launch 大會上,作為嘉賓的 Paul Graham 再次強調了自己將淡出 YC 地具體事務;這也是他宣佈卸任總裁後,第一次公開露面。

他說,在最近一次 Demo Day 結束後,他對在 YC 的參與,將僅僅維持在一個普通合夥人的程度,甚至更少: 一周幾次,「在辦公時間」( Office Hour)出現淡出日常管理,甚至不再參與創業公司的篩選。

幾乎就可以說,Paul Graham 打算對自己一手創立、精心經營了 9 年的「公司」放手了。因為有新的目標?至少現在看起來不是這樣。他以特意加強語氣的「No,No,Never!」斷然否認了主持人關於他是否還會創業的問題,說,「我不會再做自己的創業公司了」,因為「我不需要錢了。」

  • 曾經,Y Combinator 只是這些矽谷風雲人物的暑假計畫

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是錢其實從來都不會是矽谷這些冒險家會放在首要考慮的事情,而他的退出,或許是因為無奈,屬於 Paul Graham 的時代,或者說是舊 YC 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你可以看出 Paul Graham 對曾經的 YC 的留戀:他在臺上放出了 Y Combinator 進行第一期孵化時地照片,六個年輕人聚集在 Paul 家的廚房裡,興奮地討論著什麼,裡面有 Reddit 的聯合創始人 Aaron Swartz,也有曾經 Loopt 的創始人、現在接替 Paul Graham 的新任 YC 董事長 Sam Altman

儘管現在他們都已經成為矽谷的風雲人物,但是回到當時,他們還不過是一群愛寫程式代碼的研究生,參加了一期像是暑期項目的集中訓練。而 YC 三個月的孵化時間,其實也就是從這兒來:三個月正是學生們的暑期。

  • Y Combinator 曾是孵化模式的顛覆者,如今它必須顛覆自己

Paul Graham 說那個時候的 YC 是整個孵化模式的顛覆者,在他們之前,幾乎沒什麼人願意加入所謂的孵化器——提供很少的幫助,幾乎不引入後續融資等。

但是隨著 YC 地成長,這種全新的孵化器制度建立並迅速普及開來:孵化器的合夥人們為創業公司提供一切他們擁有的資源、並全力幫助他們獲得外部融資,創業公司回饋以不到 10% 的股份。可以說,這極大地幫助了創業公司的成長,並促成了一批明星公司的誕生——但是現在,  9 年後,YC 自己反而成了需要被顛覆的物件。

因為它正在以一個瘋狂的速度在擴張。在成為創業公司的金字招牌後,它擴張增加申請名額已經造成了管理的失控:YC 此前一期訓練營通常會有 40-50 個創業公司;但是到了 2012 年冬季,66 家公司加入了 YC;隨後的夏季訓練營,這個數字變成了驚人的 84。

這顯然不是奉行精英主義的 Paul Graham 所希望看到的,他甚至寫了篇 文章 ,稱 2013 年冬季訓練營的錄取公司要控制到 50 以內,那期他們最終錄取了 47 家;之後的一期 YC 也努力控制在了 45 家。但是,這個情況沒能持續,最近的一期,也就是 Paul Graham 淡出前會負責的最後一期,根據他在剛剛大會上的透露,達到了 76 家。

顯而易見的是,與數量瘋狂增加相對應的,每個公司得到的資源迅速變少了,有些好的公司甚至不再願意加入 YC。 因為和  年前不同,現在的矽谷,還有大批的孵化器在等著他們,提供更好的服務,同時索取更少的股份。

  • 為什麼不加入 YC?許多創業家抱怨:想盡辦法加入了卻不一定得到資源

我曾經和 DataFox 的聯合創始人 Bastiaan Janmaat 討論過這個問題,作為針對企業的大資料採擷服務,拿到錢對他們而言並不是一件難事,但他們最後選擇加入了非營利性孵化器 StartX。「我們不用出讓股份,同樣可以有很棒的資源,那為什麼還要去擠破頭加入 YC 呢?」他說。

與此可以佐證的是,還有一個投資人告訴《PingWest》,有創業者在向他們抱怨如今的 YC 已經不再是 YC。擁擠的名單,泛泛地指導,這些都吸引不了他們,「雖然有那麼多有名的導師,但是要他們指導的公司更多,誰顧得上你呢?」所以在 YC 和 500Startups 同時接受了他們申請的情況下,他們選擇了後者。

而從結果上來看,YC 孵化的公司品質也在迅速下降——看看 Paul Graham 就知道,除了掛在嘴邊的 Airbnb(09 年進入 YC)和 Dropbox(07  年進入 YC),YC 幾乎沒有什麼消費者領域的公司是成功的了。而那兩個標杆性公司,其實都已經是 5 年前和 7 年前的事。

這絕不會是 Paul 喜歡看到的局面。他喜歡的是那張廣為流傳的類似「最後的晚餐」式的圖片(如下),被自己喜歡的精英創業者們,如 Dropbox 的 Drew HoustonHerokuAdam Wiggins 所包圍。而如今的 YC 太大,大到當主持人 Jason Calacanis 詢問到說,YC 最新一批創業公司的估值範圍是多少的時候,Paul Graham 甚至開始直接自嘲,「最新那批公司裡都有誰啊?」「或許觀眾們都比我要清楚。」

  • YC 現在的成長已偏離初衷,但卻無法停下

這些脫離了當初他們創辦 YC 的初衷,也偏離了原來的軌道,但是,YC 停不下來。

一方面,YC 旗下創業公司的估值仍然在猛漲,Paul 也不得不承認,YC 最近一期畢業的公司估值達到了九年來最高,甚至有一家公司在 Demo Day 之後估值就達到了 5000 萬美元。

另一方面,和 9 年前他創辦 YC 時不同,網路領域的創業到現在已經有了一個根本性的變化: 創業的門檻大幅降低,創業開始成為一個很「尋常」的事情,而成功的創業者,也從向最優秀的人群,向最普通的人群蔓延

換做 Paul Graham 的話就是:

「最開始,你必須得是最聰明的那些人,但是現在,只要你意志夠強,你再蠢也沒關係。」

所以,你能看到 YC 內部的矛盾了。

  • 這就是為什麼 Paul Graham 宣布退出,換上了 Sam Altman

一方面,Paul Graham 已經無法忍受 YC 的大幅擴張——不然誰會用「Surprisingly Stupid」來形容創業公司創始人?另一方面,這樣的擴張卻已經是不可逆轉的趨勢,因為 Paul 也不得不承認,「十年內會出現比現在多得多的公司,YC 要找到他們,就要成長得足夠大。」

時態已然變革,即使是 Paul Graham 這樣矽谷教父式的人物,也沒有辦法逆其而動。更何況,在擁有了 10 個全職合夥人、8 個兼職合夥人之後,Paul Graham 對 YC 的控制力也在下降。所以,即使他再不高興,YC 最新一期訓練營入選的公司還是飆升到了 76 家。

他只能選擇退出。這一點從他今天的話裡得到了佐證;在大會上,談及淡出的原因,他直接說,「Y Combinator 已經變成了一個龐然大物(Giant Things),而我並不擅長運營一個龐然大物。」

但是 Sam 可以。他成為眼下 YC 變革需要的人選, 在他的帶領下 ,YC 將會在現有基礎上增長 10 倍,請來更多的合夥人並招募更多的創業公司。

  • YC 將揮別過去,而這也代表整個矽谷將進入另一個新時代

YC 的膨脹,正如上面所說的,會讓更多公司湧入,更少公司得到專門對待——你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但是有一點是明確的,奉行精英主義的  Pual Graham 和他的  High-Class 舊  YC 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這對於矽谷生態圈裡其他的孵化器和種子基金,卻是顯而易見的好事。

另外,可能很多人都在強調,YC 新掌門人 Sam Altman 是 YC 首批孵化公司的成員、是一個成功退出的創業者,是 YC 的合夥人之一 … … 但是,最重要的是,有多少人注意到,這個將近 50 歲的 Paul 的接任者,僅僅只有 28 歲呢?

矽谷新時代已經來臨。

  • 延伸閱讀

在台灣創業有什麼困難?台灣創投、台灣創業者、外國創業者是這樣看的……
  【點矽成章:鄭志凱專欄】台灣創業要加點馬力,我們已落後中國許多
 【點矽成章:鄭志凱專欄】找人投資不比找工作難,年輕人何不自己創業?

(文章轉載自合作夥伴《PingWest》;圖片來源:privateidentity,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