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氪》創辦人劉成城:剛創業時我不知道為什麼要有投資人,我該拿這筆錢幹什麼?

十年前,中國科技行業一片晦暗;不過,今年昔比,當下湧現的一波年輕的互聯網初創公司更是吸引了海外投資者的目光。隨著一些產品在海外取得成功,中國企業家們是行動在中國,視野卻在全球。

《36 氪》編按:「德國最重要的且在歐洲發行量最大的新聞周刊」《明鏡周刊》在本週(2/16-2/22)出版的刊物上,用了最長的篇幅向當地民眾介紹了《36 氪》和中關村。他們從《36 氪》為角度切入,結合了多家被《36 氪》報導、幫助過的公司,介紹了中關村新科技產業的蛻變,也對《36 氪》對創業公司的幫助和對產業的貢獻進行了詳細的解讀。英文網站上的版本見:http://www.36kr.net/click/skip/439,德文版也可以在《明鏡周刊》線下發行刊找到。以下為中文譯文。

夜幕已降,”We Will Rock You!” 的音樂聲傳自三里屯一家名為 Basement 的酒吧,沉醉在這搖滾並隨之舞蹈的是 100 多位中國的年輕人。女士們揮舞著五光十色的熒光棒,男士們正用 iPhone 現場攝錄著。

這是互聯網公司《36 氪》的年會,這群年輕人(員工及他們邀請來的朋友)通過這種方式來辭舊迎新。這是公司創辦的第三個年頭,也是發展更上一層樓的一年。

三首歌演唱完畢,樂隊暫退休息,接下來還有吞火魔術、鋼管舞等表演。而真正掀起一波波高潮的是年會現場抽獎環節。主持人大喊:「大家準備好了!打開微信搖一搖,3,2,1,開始搖!」

微信,海外版叫作 WeChat,是中國最為成功的聊天應用,Basement 年會現場人人都裝了這個應用。搖過後,微信上就會顯示一串附近的人的 ID。有幸出現在主持人微信列表上的前幾位觀眾就判為獲獎者了:iPhone 、帶薪年假、大屏智能電視都是當晚的獎品。有一位拿到 iPad 的幸運兒在台上就興奮得舞動了起來。好一番熱鬧,樂隊又上場了。

不覺已至午夜,全場「老闆!老闆!」的呼聲還不絕於耳。台上的劉成城身材瘦削,戴一副黑色牛角邊框眼鏡,身穿連帽衛衣,在大家的注視下略顯靦腆。他創辦的《36 氪》已幫助過不少後來獲得成功的初創公司,在《福布斯》雜誌評選出的「30 位 30 歲以下的中國創業者」中,有 12 位都被《36 氪》報導過。

劉成城從小就對漫畫興趣濃厚——當數學老師的媽媽對此是有些失望和不滿的。他尤其喜愛故鄉在氪星球的超人。氪(Krypton)本是一位化學元素,在同期表中位列第 36。公司也因此被命名為《36 氪》,《36 氪》員工也常自稱氪星人。

  • 《36 氪》都是互聯網工作者會聚的平台,總有投資人主動聯繫他

「Hello,氪星人們,」對著麥克說話的劉成城語調不緊不慢。「希望大家玩得盡興。我很抱歉有人沒能中獎。不過,大家儘管打車回家,收好發票,回頭《36 氪》報銷。」

這是個即興之舉。名片上寫著英文名 “CC” 的劉成城有能力讓員工打車回家。無論網站還是公司辦公地點,《36 氪》都是互聯網工作者會聚的平台。該公司的營業額和員工規模都在增長;常有投資人主動聯繫他,而不是相反。

而且很多投資人,有一些身居海外,都對中國的互聯網創業形勢頗感興趣。Akio Tanaka 就是其中之一。正是他在負責《36 氪》的第二輪融資;其公司位於舊金山,歐洲、巴西和俄羅斯都有他投的項目。

Tanaka 說:「10 年前我來北京時,中國的互聯網一片兒狼籍。但現在不一樣了,中國的電商甚至比美國的還要好。」他舉了個例子,只是在淘寶上買一組電池,你就能隨時通過網站的聊天功能查到物流明細。他搖著頭說:「亞馬遜還在用發郵件的老辦法呢。」

Tanaka 認為,北京已經從 2004 年的蠻荒狀態發展成了當今美國以外最為重要的創業中心。「這裡有人才,有資本,市場廣闊。」這是更為成熟的互聯網行業的共識。2013 年 7 月份,雅虎 CEO Marissa Mayer 收購了中國社交網絡大數據初創公司 Ztelic;9 月份,Facebook COO Sheryl Sandberg 來北京與分管 IT 的政府官員會面。

美國互聯網巨頭微軟和甲骨文在中國都辦有研究中心和孵化器。諸如 Intel Capital、Sequoia Capital 和 e.ventures 這樣的風投都給中國初創公司投過數以億計的資金。

  • 有人說要投資《36 氪》,「但我該拿這筆錢幹什麼?」

氪星人的故事要從劉成城的家鄉鹽城(靠近上海)說起。他讀高中時就開始寫些簡單的手機應用了。後來在北京上大學期間,他開了一個博客,主要討論自己接觸到的新 App 和電子設備。

四年後,劉成城又轉至中科院進修。這研究所所在的中關村一帶位於北京西北部,被認為是中國的矽谷。自 20 世紀 80 年代以來,這裡早已發展成了工程師、程序員和投資人匯聚的社區。

僅北京一地,每年就有 20 萬的大學畢業生,無疑為創業提供了很好的人才資源。一些從中關村起家的公司市值已達數十億美金,比如 PC 廠商聯想,買了 IBM 的 PC 業務和 Google 旗下的摩托羅拉品牌。搜索引擎百度和手機製造商小米也位於中關村。

截至 2010 年聖誕前,劉成城創辦的科技博客已經吸納了 19 位作者。正是這時,劉成城在一次大學聚會偶遇了王嘯,此人是百度創始人之一。這次偶遇意義不凡:王嘯主動提出給劉成城的博客投資 30 萬人民幣。

劉成城說:「我甚至不清楚為什麼要有一個投資人,我該拿這筆錢幹什麼?」帶著這兩個疑問他回家過春節了。他媽媽也把逆耳忠言準備好了:「只有傻子或騙子才會給你這麼多錢。千萬別上當。」

回北京的路上他還在思忖這事兒。父母的建議當然要重視,但,他又覺得,「我媽媽甚至不知道百度是怎麼運作的!」於是,他接受了王嘯的投資,把學習放到了一邊,和其他三個作者一頭扎進了中國創業大潮去了,以最為精髓的內容打造自己的網站。「剛開始時,我們的角色很像記者,但隨著我們報導的創業公司越來越多,就有越來越多的投資人聯繫我們。他們希望我們充當這個橋樑作用。」

這是個週六的冬日早晨,籠罩在陰冷的霧霾中,距離紫禁城幾條街的樣子。儘管如此,正是北京而不是更為國際化的上海吸引瞭如此之多富有創造力的年輕人。一位博客作者如此描述北京:「具有反生活的節奏,一個反面的舊金山(the anti-lifestyle capital, the anti-San Francisco)。」

  • 經緯創投和 e.ventures 共向《36 氪》投資了 650 萬美元

劉成城早已不住學校,現在住在一個小型公寓中。白天他在科技寺工作,一個由舊廠房改建的孵化器——辦公環境很有現代感,開敞明亮,有點像配有大型咖啡廳的蘋果商店。這裡有大概 280 位來自歐洲、美國及本地的青年創業者、星探和投資人。其中 50 位是《36 氪》的員工。

一扇玻璃門上寫了這麼一行字,「如果你控制了一切,就很難走快。」房間裡依席而坐的 10 個人正在舉辦一場「線下沙龍」。Ren Ji 從事酒店訂閱服務,想要寫一個幫人更容易找房源的程序;Victoria 正在找一個能夠營銷兒童玩具的平台;雲計算專家 Zheng Guangwei 想做一個讓醫生討論處方的數據庫。想法奇多,討論總在持續活躍狀態中。

劉成城說:「我的計劃就是讓網站發揮這種牽線搭橋的作用,但很多創業者還是想在會議現場展示自己的產品。」第一次辦「沙龍」時,劉成城租了一個位於中關村的互聯網咖啡館(車庫咖啡),他估計能有差不多 50 人能到場。「可到了當天,一下來了 2,000 人,簡直像個快閃趴。」由此他學了一條經​​驗:「線上高效,但氣氛不夠;線下慢了點,不過氣氛活躍。」「我甚至不清楚為什麼要有一個投資人,我該拿這筆錢幹什麼?」已是初創公司發布產品的平台。

公司形勢向好,海外投資人也向《36 氪》伸出了橄欖枝。經緯創投和 e.ventures 共向《36 氪》投資了 650 萬美元。與此同時,王嘯當時投的 30 萬人民幣已經翻了 86 倍,他在《36 氪》的股份現在價值 2600 萬元。

Akio Tanaka 認為,外國投資者在華投資仍有諸多不便,像之前一樣「很痛苦」。監管嚴苛的資本市場迫使像他這樣的投資者得在開曼島和維京島這樣的離岸投資中心註冊一個殼公司。中國嚴苛的股票交易規則使得中國的初創公司紛紛赴海外上市。

不過市場前景依然很吸引人。Tanaka 說,剛起步時,中國創業者模仿西方創意的居多。不過他們不少自己開發的產品也在其它國家取得了成功,微信已有 3 個年頭,它在中國以外也有 1 億之多的註冊用戶。魔漫相機,一款將真人拍成漫畫的免費應用,一度在 18 個國家裡位居 App Store 榜首。

  • 《36 氪》,這個平台正在發展成為中國創業圈的 LinkedIn

13 億中國人,其中 84% 擁有手機,50% 擁有智能機,他們常活躍在電商平台、社交網絡和在線遊戲中。在中國,科技行業的溝壑被填平是早晚的事兒。互聯網巨頭騰訊,即微信的母公司,已經投資了遊戲公司 Epic Games 和 Riot Games;阿里巴巴打算以其支付寶挑戰行業老大 PayPal。今年夏天,阿里巴巴很可能會赴美上市,公司估值或達 730 億美元。

同時,中國互聯網巨頭本身也在投資國內的初創公司。Tanaka 說:「10 年前並沒許多中國人想這麼做。現在,當地資本猶如雨後春筍一般。甚至政府也在搞這方面的投資。」

劉成城和 Akia Tanaka 都認為,僅有 10% 的初創公司是「真正成功的」。但是,他們一致認為,鑑於創業大軍規模之龐大,對未來的 IT 業來講 10% 已經很有吸引力了。

他們不約而同地提到了自己幫助過的一些成功案例。劉成城拿出 iPhone 啟動了 Jing.fm,對它命令說,「我很傷心,播放一首傷心的歌曲。」馬上,美國歌手 Clay Aiken 令人心碎的情歌便開始吟唱了。他還提到一款打車軟件,讓司機能夠迅速接到乘客,通過微信就能付費。

Tanaka 說,他一點也不擔心《36 氪》,這個平台正在發展成為中國創業圈的 LinkedIn,創業者在這裡能找到他想要的一切:投資人,辦公室,雲服務,專門的顧問服務以及應對麻煩事的律師。

劉成城,才剛過 25 歲,就已經開始懷念自己「年輕的時候」了。接下來的一年中,他希望公司的客戶和員工都翻倍。「招到正確的、符合標準的人越來越不容易了。」這是他在擔心的。做企業不容易。他的私人時間也在減少,他得出差到上海、到成都、到波士頓、到舊金山。慶幸的是,他到底還是擠出了時間拿到了駕照。

這個年輕人想買輛什麼樣的車呢?「藍色的。」什麼牌子呢?「寶馬,凌志也不錯。反正不會是奔馳,只有商人才開奔馳。」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36 氪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