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Makerbar Taipei 創辦人闞凱宇:為何要做用垃圾當 3D 列印耗材的腳踏車

昨晚(2/17),下面這台 Made in Taiwan 的 變形腳踏車 在《TO》上掀起好大一波 3D 列印浪潮。

這台腳踏車叫 “Mobile Fab“,它是一個行動小工廠,腳踏車本體從上到下依序是塑料攪碎機、抽絲機,以及用 Arduino 組裝的 3D 列印機。它的主要目標是「上街頭推廣 3D 列印」,不過 3D 列印的耗材是回收塑膠瓶!

知道 3D 列印的人一定曉得,「耗材」是一筆不小的花費,但這台行動小工廠可以直接把你喝完的寶特瓶、手搖杯空罐變成 3D 列印機的耗材,然後直接在街頭玩 3D 列印。在現場看過 Mobile Fab 真面目的我們,不停喊著「這真的太酷炫了!」

但,這當然不只是街頭製造炫技而已。Mobile Fab 計畫主持人之一闞凱宇說:

「我們創業、自己組 3D 列印機、做各種設計生產的實驗,並破解、重組 3D 列印機,把我們需要的功能優化到機器裡;我們懂數位互動科技、3D 列印、參數化設計,不像過去設計師只是垂直單一做自己的工作,我們證明自己可以跨領域橫向發展。而且,我相信這是未來一定會發展的設計產業模式。」

除了向大眾推廣 3D 列印,Mobile Fab 這台腳踏車背後蘊藏的是改變台灣設計產業的重責大任。腳踏車只是其中一塊拼圖,闞凱宇共同創辦的 Fabraft Design Lab 和 MakerBar Taipei,前者是扛起台灣設計產業轉型的新型態商業模式設計公司,後者是推廣 Maker 精神的創客空間,準備用 Maker 技術撼動台灣設計產業,並走向國際。

  • 想改變世界就先改變自己:改變台灣設計業,創立 Fabraft Desgin Lab

闞凱宇畢業於台北科技大學工業設計系、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數位組,設計底子出身當然清楚台灣設計產業的發展逆境:

一、設計公司缺少橫向發展的能力與人才,程式設計、開發、製作、生產的工作幾乎被拆散在各處,沒有整合力。

二、在傳統製造的思維下,個人設計師的好點子只能長存腦中,難找到實踐門路,因為光是設計原型打樣就得花上大筆成本,如何找到販售通路與消費者更是難題。

所以闞凱宇和另外三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創立 Fabraft Design Lab,自己嘗試新的工作流程,「不管是 Maker 技能、數位互動科技、3D 列印、參數設計、自己寫程式我們都有興趣也有能力做;台灣目前沒有這樣的組織讓我們發揮,我們就自己創業。」

Fabraft Design Lab 名為 “Design” 和 “Lab”,闞凱宇解釋 Design 是偏向市場且商業模式比較成熟的設計作品,而 Lab 是他們花最多心力的經營的,多數都是實驗性的計畫;兩者相輔相成,所有案子幾乎都從 Lab 發想,實驗成功後再進到 Design 實踐,朝商品化前進、走入大眾市場。

而 Mobile Fab 這台腳踏車就是從 Lab 中誕生的。因為想推廣 3D 列印也讓大家看到回收廢料的價值,他們先把耗材原理搞清楚,用寶特瓶等塑膠廢料解決耗材成本問題,再帶上自己組裝的 3D 列印機、改裝腳踏車、裝上電池,讓它變身街頭小工廠。現在看起來,利用回收寶特瓶製成 3D 列印耗材可能無法規模化發展,但是你很難斷言這項技術沒有商業發展的未來。

  •  再組 Makerbar 推動 Maker Movemoent,作為 Maker 創業育成中心

只是,在執行 Mobile Fab 計畫的期間,闞凱宇和友人體認到並非所有設計師都了解 Maker 技術,也發現推廣 Maker Movement、讓大家都能掌握新的設計、開發、生產技術,才是協助台灣設計產業轉型的關鍵,

「就像 3D 列印, 設計師其實不是用它來打樣而已,這技術已經進步到可以製作終端產品,但必須讓大家知道怎麼運用 3D 列印。」

於是闞凱宇在 2013 年 10 月與友人再設立 Makerbar Taipei。

Makerbar Taipei 的簡介寫著「推廣數位製造工具學習的實作空間」,空間實施會員制度,開放會員或者新創團隊進駐使用工作空間,備有各式數位製造機器,包括 3D 列印機、雷射切割機等。當然,最重要的是他們規劃的 各種 Maker 課程 。Makerbar Taipei 目前規劃的課程有 3D 列印技術、3D 列印繪圖軟體、Arduino 應用、機器人等主題,各主題平均三到四堂課,學費 $3,000 左右。

闞凱宇表示,台灣有非常多對 Maker 技術感興趣的社群,不過大多停留在業餘愛好,「畢竟在台灣有業餘愛好這件事,其實很奢侈,但我們一直都有這些社群,大家會自己在家裡做、在線上討論,再後來開始覺得需要一個實體的空間聚在一起;現在的發展關鍵是,怎麼把這群人聚在一起,更有效率地討論、分享、執行、產出。」

聚在共同空間學習 Maker 是個好想法,但上完課以後該如何讓大家將培養起來的 Maker 精神,貫徹到實際生活甚至商業應用中?

「所以,台灣要推廣 Maker Movement,不只是給課程,我覺得提供『服務』更重要」,闞凱宇說,Makerbar 其實更想做的是「Maker 的育成中心」;國外的 Maker 嘗試把點子執行出來,放到 Kickstarter 等群眾募資平台上的創業模式,正是他們想鼓勵的:

「我們想解決的是,你有一個很好的點子,但是下一步要怎麼做?怎麼把實體做出來?怎麼樣不只是做出原型而是可以商品化的產品?怎麼找到產品規模生產的方式和合作的上下游單位?Project 開始後怎麼經營國際市場?這就是 Makerbar 這個空間、平台要提供的服務。」

正如闞凱宇所說,3D 列印不僅包辦原型打樣,甚至還能生產終端產品直接販售,因此 3D 列印是自造者運動中很關鍵的一項技術。

「去年你問我『利用 3D 列印直接生產並販售』還要多久,我會說還要三、五年,但今年不一樣了。」闞凱宇說,軟體大廠包括 Autodesk、Adobe 都開始推免費繪圖軟體,這對 Maker 來說是很大的助益,因為 3D 列印一定要理解與使用繪圖軟體,大廠看到自造者運動的趨勢,所以大幅改進軟體的使用者介面,讓學習門檻降低,直接設計、生產、販售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 延伸閱讀

連耗材都是垃圾回收,台製行動 3D 列印機「騎」到街頭印給你看
從香港到台灣挖掘 Maker 精神,自造者運動在台北華山的 FabCafe 煮開了

「去年你問我『利用 3D 列印直接生產並販售』還要多久,我會說還要三、五年,但今年不一樣了。」直接設計、生產、販售已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你還不了解啟動這波革命的幕後推手--自造者運動? 6/7(六)Mixer X COMPUTEX,闞凱宇要告訴你這顛覆原本產業生態的創新模式!馬上報名:http://goo.gl/HVVZMZ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