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本文作者 Robertw. Goldfarb 為管理顧問,且為《為什麼阻止我往前?》(《What’s Stopping Me From Getting Ahead?》)一書的作者,以下文字以作者第一人稱撰寫。

我曾經共事過的管理諮詢顧問,他們多數頭腦冷靜、做事穩健,不會讓個人感受干擾到他們工作上的決策。

但是最近,我發現當我告訴一些高階經理,雇用並訓練具有高潛力剛從學校畢業的年輕人,是對公司未來發展極其重要時,他們會變得煩躁甚至憤怒。

我了解到,他們的情緒反應通常來自於對自己的小孩或是孫子失望透頂的經驗有關。

這些經理們常常會這樣告訴我,「當我在我孫子的年紀時,我從基層做起,在工作上一路努力打拼;但我的孫子卻不想這樣做。」或是,「我女兒主修是哲學,她能從事什麼工作?」如果他們沒有家庭軼聞,便如此評論,「多數的年輕人有責任自我訓練。」

  • 企業要求年輕人工作可以立即上手

這些領導人不約而同透露如此的訊息:許多的年輕人因為他們有相關的學歷、經驗而被雇用;但很少有年輕人在當今高度要求的工作環境中,取得成功所需要的技能或訓練。

在過去的幾年中,我面試過 200 多位教育、收入、種族以及居住地方背景皆迥異的年輕人,大約 50% 的年輕人告訴我,他們擁有文科學位。然而,我非常驚訝不少人後悔選擇的主修領域,因為對業界而言,文科學位被視為「不切實際」。

許多文科畢業生表示,希望雇主願意訓練他們的專業技能,而非要求要有工程或電腦學位,並指出要掌握六西格瑪分析、供應鏈程序、客戶服務、庫存控制、質量保證和網絡行銷等其中之一的技能。

但是他們的訴求通常不會有回應。大多數企業會直接要求聘僱員工已經具備該有的專業技能,如果沒有的話,就看大學就讀的科系,再沒有的話,就看相關實習的經驗。

  • 背負學貸年輕人尤其為弱勢

然而,這樣的狀況對年輕人相當不利。許多來自於中低收入的大學生,一畢業後即背負著學貸,根本無法進行低薪或無薪實習。

我從事諮詢已超過 40 年,20 或 30 年前,曾在《財富》評為全球 500 強的公司擔任過招聘工作的一位經理,非常願意給主修為舞蹈的畢業生工作機會。這位經理了解到舞蹈專業的畢業生,擅長團隊合作,對於一項新技能都會持續練習一段時間。運用「思考」對他們進行企業培訓,並讓他們成為有生產力的員工,才是關鍵的因素。

現在,介於 21 至 24 歲的失業率為 11%,整體的失業率則在 7% 以下。這並不表示年輕人不想找工作,同儕的競爭以及有經驗的應徵者願意接受業界的入門基本薪資,是年輕人所面臨到的問題。

 編按:其實,這種現象也在台灣發生。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發布的資料顯示,2013 年整體失業率為 4.18%,按教育程度觀察,大學及以上程度者失業率 5.26%,高出其他教育程度的失業率;按年齡層觀察,15 至 24 歲年齡者失業率 13.17%,名列所有年齡類別之冠。台灣高學歷青年失業、產學失衡以及學非所用,不只在美國上演,台灣也是。

與其等著教育機構或市政府降低世代間的代溝,雇主應該思考並承擔些責任讓年輕人成為工作生力軍。企業可以藉由單一個別項目的方式讓沒有技能但具有潛力的年輕人試試身手,並作為企業培訓人才計畫的項目。

另外,也別忘記佔成人人口中的 2/3 以上比例,沒有大學學歷的年輕人。雇主可以針對大學輟學或是僅有高中畢業者,提供具有高技術性的學徒計畫。

如果人資經理僅看證書可能很難發現更重要的事情:活力充沛的員工會努力在工作上有所斬獲並幫助公司大獲成功。人資經理必須願意冒險給這些主修為不切實際的年輕人,如果有企業願意給他們機會,位於 21 至 24 歲的飢餓人口會努力證明自我價值

延伸閱讀:

高學歷青年失業、學而無法致用,失落的一代恐拖垮全球經濟的下一個世代

「畢業即失業」全台拉警報:連大學生都找不到工作,外流人才幹嘛回台灣?

全球青年失落的年代:失業率居高不下,有四分之一的青年人口沒工作

(資料來源:《The New York Times》;圖片來源:Job Meeting,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