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Orange》與《彭博商業周刊》繁體中文版,共同選編,每週與紙本雜誌同步刊載最新科技主題文章。如果你覺得,不只科技,全球經濟、產業企 業、政治政策或金融市場等,你都希望在台灣可以看得到,請告訴我們,我們會盡全力滿足需求。因為我們相信,讀者想要讀什麼,不是由政府或媒體背後的資金判斷的,而是由讀者自己決定的。

美國新一年的國情咨文發表在即,歐巴馬總統近來忙於兌現去年國情咨文的承諾。他去了北卡州羅利市,宣佈當地將成為高科技製造業中心,以確保美國能吸引「人數日增的中產階級需要的高科技製造業工作」。

美國兩黨許多從政者及評論者均認為製造業值得特別對待,歐巴馬也不例外,但這種工廠迷戀是基於錯誤的經濟理論。正如布魯金斯學會經濟學家 Justin Wolfers 最近質疑:「政界對製造業的迷戀到底是怎麼回事?工廠真的那麼好嗎? 」

事實不是那麼好—至少對 2014 年的美國是這樣。1950 年代,很多高中畢業的美國人(白人、男性)得到工廠職位,從此晉身中產階層。但是企圖參考這歷史經驗,恐怕忽略了數十年來美國及全球經濟的巨大變化。雖然致力創造更多穩定、高薪的職位是明智的,但這種職位不大可能來自製造業。

美國經濟分析局的數據顯示,1953 年製造業佔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 28%。1980 年降至 20%,2012 年再跌至 12%。在此期間,美國 GDP 從 2.6 兆美元增至 15.5 兆,意味著製造業絕對產值 60 年間增加逾兩倍。但是,製造這些產品的人力卻減少了。美國勞工統計局的數據顯示,1953 年製造業僱用 1600 萬人(約為非農就業人口的三分之一),1980 年是 1900 萬人(約為非農就業人口五分之一),2012 年是 1200 萬人(約為非農就業人數十分之一)。

在這期間撐起就業的是服務業,例如酒店、醫院、傳媒及會計業。即使在製造業,很大一部份產值也涉及服務工作—約為總價值的三分之一。目前仍從事製造業的美國人超過一半是在做管理、技術支援和銷售等服務工作。

近 30 年來,美國製造商投入更多資金購買可以節省人力的機器,僱用數目較少但技術較高的工人來操作這些設備。1980 至 2012 年間,美國經濟整體的每小時工作產出增加 85%,而製造業每小時工作產出增加 189%。製造業工人有大學教育背景者從 1969 年的五分之一增至如今的一半。

在富裕國家,經濟增長總是伴隨著製造業職位減少、服務業職位增加。有些國家的製造業職位比例下跌速度是富裕國家中最慢的(例如法國),但它們的經濟增長也幾乎是最疲弱的。在美國,克利夫蘭聯邦儲備銀行的 Eric Fisher 指出,仰賴製造業工作的狀態轉型最快的州也是工資增長最快的州。

發展中國家接收了大部份原本在美國進行的低技術、低資本生產活動,例如製衣與輪胎製造。相對於 1970 年代這種生產活動在美國進行時的情況,它們如今甚至更乏味,而且工資更低。日前在孟加拉 Rana Plaza 製衣廠倒塌中喪生的許多工人,每日工資只有 3 美元。有些政界人士惋惜美國失去這種工作,但問題是:美國人現在還想要這種工作嗎?

阻止低成本商品進口,期望藉此復興美國低技術製造業就業,可能反而打擊就業。2009 年,歐巴馬對充斥美國市場的中國輪胎徵收關稅,暫時保住 1200 個美國輪胎業職位,因為由此產生的輪胎供應減少需要由美國輪胎製造商補足。但此事對美國勞工的影響整體而言是負面的。彼得森研究所研究員 Gary Huauer 估計,美國消費者為此付出的代價超過 10 億美元。由於輪胎變貴,購買輪胎的消費者花在其他物品上的錢減少了。需求減少使美國損失 3731 個零售業職位,相當於輪胎業保住職位的三倍。

倡導重新促進工業發展的人士經常以「群聚效應」作為支持製造業的理由。

此理論認為,企業在某地建了一間工廠,其他工廠將會陸續進駐,因為該地方有現成的產業知識及熟練工人。如果此論真有確鑿證據支持,政府或許有理由資助興建第一間工廠的公司。但麻省理工學院的 Glenn Ellison 及哈佛大學的 Ed Glaeser 兩名經濟學家的研究顯示,雖然輕微的企業群聚相當普遍,但「極端的集中」是例外情況。企業高度集中某地並非高科技製造業特別普遍的情況,也不是該行業的特色(雖然高科技服務業群聚於矽谷)。在製造業領域,上述兩名經濟學家認為群聚現象在皮草、葡萄酒、針織、石油、天然氣、地毯、鋸木及人造珠寶飾物等行業最顯著。

歐巴馬應促進高科技製造業發展。但先進的晶片製造業並不能創造大量職位。因此,創造就業必須靠服務業,而政府應加強勞工再培訓。麻省理工學院的 David Autor 指出,對於因貿易競爭而失業的勞工,聯邦政府花在再培訓及協助求職上的經費,只相當於花在放棄就業者的社會保障與殘疾支付上的四百分之一。再培訓工作的往績好壞不一,但這是可以改善的。德國政府在這方面就有可觀的成就。

德國也支持較強的工會權利及集體談判權,有助提升各行業的工資。在美國,提高最低工資顯然有助更多人晉身中產階層。另一個辦法可能是平衡僱主、勞工與投資者的稅負。美國的所得稅高於資本利得稅,偏袒投資者。失業與不平等危機要求當局認真應對。這問題不是少數高科技職位能解決的—無論所謂的高科技製造中心看來多麼美好。—— Charles Kenny;譯 小羽

總之 製造業佔美國經濟產值 12%,歐巴馬應促進高科技製造業發展。但先進的晶片製造業並不能創造大量職位,因此,創造就業必須靠服務業。

買不到《彭博商業週刊》繁體中文版紙本雜誌沒關係!《TechOrange》與《彭博商業周刊》共同選編,每週與紙本雜誌同步刊載當週最新科技相關內容,如果你還想看更多,快下載數位 App 版雜誌!

下載連結: App StoreGoogle 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