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kr》編者按:一直想寫寫創業者背後的女人,因為她們犧牲太多。

有同感的不止我一個,Scott Weiss 是矽谷知名創投 Andreessen Horowitz 的合夥人,IronPort Systems 的前共同創辦人及 CEO(2007 年該公司被思科收購)。作為投資人和前創業者,他似乎不是個好爸爸或好老公?本文即節選自他的最新 Blog 文章,看看你是不是也犯過同樣的錯(以下文字以作者第一人稱撰寫)。

和做 CEO 的時候相比,現在做投資人的我明顯和 CEO 們見得更多。正因如此,有個感受愈加明顯,那就是我作為 CEO 時所經歷的掙扎,原來是大家都有的通病。

其中有個問題很少被討論過 —— 那就是有多少創辦人 /CEO 正在和另一半或家庭處得不好

  • 我曾是一個自私、不體諒他人的丈夫

拿我來說,IronPort 最好的那幾年就是我家庭最黑暗的時期。當我在工作中成為專注、帶動他人、口齒伶俐並且果斷的人,我也成了家裡那個不體諒他人、心事重重並以自我為中心的懶人。

第一次做創辦人 /CEO 的時候,我不知道我在幹嘛。是的,我讀過商學院,在大公司和成功的創業公司裡工作過,但我依舊對實際做創業公司所要承擔的壓力毫無準備。而如果我在當初能夠學會怎樣和家人相處,我可能會是個更有效率的領導者。每當家庭關係惡化,我在工作上的專注也會受牽連,因為我得時不時地去嘗試搞定家裡的關係。

  • 創業一條龍,回家一條蟲

創業中有魅力的一部分,就是對死亡的恐懼。你在銀行裡就只有這些錢,如果你在錢花完之前沒有到達那個對的里程碑,公司就死了。為了不死掉,就得欺騙說自己會死掉 —— 你敲響警鐘,並讓每個人晚上或週末加班寫 Code 。

這種生活方式幾乎就是早期科技創業公司人的模板。我自己不寫 Code,但作為 CEO,我覺得和工程師們待在一塊是必要的,我會坐下來和大家一塊做架構、產品的討論。

當我們開始週末連續 Coding 的時候,我們還為工程師們帶上整個管理層做服務,我們給他們帶吃的、給他們洗車、加油、幫忙到乾洗店、把他們小孩的託管安排到辦公室裡。

而回到家的我呢?

IronPort 的其中一個價值觀就是「工作 / 生活平衡」,但很明顯這和我無關。

我很少在家,而即使我在家,我也不是特別有用或讓人快活。我當時的觀點是:我在工作上已經對自己夠狠了,所以我在家的時候,我就只想要喝杯雞尾酒看看電視放鬆放鬆。一天下來我都在和人聊天,所以在家,我傾向於不說這麼多,放鬆。

這樣的態度,當然會讓我老婆不放鬆。

在以 VP(《TO》編按:副總裁) 的角色離開了一家成功的創業公司後,她整天在用孩子的方式和小孩們交流,她當然想在我回家以後跟我好好交流。而我拿著雞尾酒癱在電視面前的表現,則和她苦心教娃分擔家庭的表現截然相反。

每個人都要幫忙做飯、清潔、對家務負責的訊息完全失效了,因為爸爸也不太願意去倒個垃圾或換個燈泡。不,我太重要了,我建議她應該雇個人去搞衛生、做飯,如果這些事讓她有太多壓力的話。我完全沒有 Get 到她,在家裡成為了自我為中心的混蛋。

隨著 IronPort 的成長,我也繼續和客戶、媒體、分析師們同行,並且花時間在招聘和激勵員工上。我們終於有 60% 以上的收入來自美國以外的地區,而我們也深感支持歐洲、亞洲及南美分部的重要性。

我曾經在一個月內有 50% ~ 75% 的時間是在外面的,即使我在家,我也常常是在睡眠不足或調整時差的狀態。而當我不在的時候,我的配偶就承擔了全部的生活擔子,這導致我一出差回家就有爭執。

  • 放長假時的自省和改變

我哈佛 MBA、憑藉自己實力擁有驚人事業的老婆,曾在我們有第一個孩子的時候全職工作,有第二個孩子後兼職工作。

而在第三個孩子出生沒多久,她即「決定」成為全職媽媽。之所以幫「決定」打引號,是因為我們兩人都很清楚,我並不願意在家裡做那個承擔一半責任的合夥人。她在我做 IronPort 的那幾年忍受下來了,但堅持等一切結束,兩人要重新檢視和調整。

我在 IronPort 和加入 A16Z 之間放了 18 個月的假。在那段時間我才開始去做我在家裡該做的。在我妻子和其他模范老爸的幫助下,我基本被重新設定,而這些調整也在我重新全職工作之後起到作用。以下是當初的我最需要去改變的。

斷開聯繫:

雖然現在對我來說顯而易見,但我當時會認為我在工作上做的比在家做的要重要和緊急得多。

我妻子在我耳邊有一堆的提示(比如「我怎麼就突然穿越到 1950 年代的夫妻關係了?!」), 但我卻對此麻木。幾乎要失去這段關係的衝擊讓我對此有更多的注意,但我也只是走走過場罷了,我的思維依然被業務牢牢牽動著。

我相信態度的改變來自和家庭真正的連接。這意味著需要和工作斷開聯繫(比如說,關掉電腦和手機),並完全將自己的注意力擺在家裡的細節上。做一頓好飯,幫孩子完成科學項目,和我的伴侶討論未來……我以前經常被家人指責「身在曹營心在漢」。

如果你發現自己偷偷溜進浴室寫封郵件,那你肯定沒有真切地投入到家庭中。

參與投入:

如果你在精神上沒有參與,你就不可能成為真正的伴侶。

我相信即使是最忙的 CEO 也需要做些接送、幫忙功課、做早餐或晚餐、參加學校的活動。每週的參與是保持家庭聯繫的唯一方法,而且這件事不能被外包。無論我的旅途有多勞頓疲乏,我都強迫自己在家裡「別懶惰」。當你有參與其中,一起做週計劃就會變得節奏自然,而溝通也會有顯著的提升。

溝通:

每天的電話和文字「簽到」已經是我現在的常態了,以前可沒有。當我還在 IronPort 出差的時候,我可能會好幾天沒有音信。而現在我完全沉浸在每週的家庭計劃中,我們會計劃安排家宴、接送孩子,在飛機上調整日程。想想會不會突然有空的時間可以讓我完成家裡的事,在回家的路上能不能順便帶點什麼,等等。

我通常會在會議之間給家人打個電話,但當我是「值日父母」—— 比如老婆不在家的時候,我就會在開會之前跟大家說清楚,因為我今天當值,所以有事的話我需要隨時接電話。

學會計劃和輕重緩急:

我和老婆每周有一晚上是用來約會的,而我和兒子則有一場共同的足球聯賽,我和女兒一起做飯。這些時間大部分都是我日程中的固定內容。如果某些事情真的夠重要,你就一定會在生活中為它擠出時間。

我的行程安排寫著我不能在周三和周五上午九點前開會,是因為我必須做早餐和接送。如果可能的話,住的地方在辦公室附近會更好,這意味著我可以在家吃完晚飯後殺回辦公室或來個晚一點的會議。

我相信,如果可以有些現實生活的平衡、為自己重要的關係投資,你會成為更好的 CEO。而當你失去了這種平衡,它會影響你的壓力、判斷,甚至到最後會在你最需要順境的時候變成另一個不穩定的因素。

學會平衡的變化實際上會是和領導能力相關的更好案例,當一個領導者能把事做完還平衡了自己的生活,他可比其他面對掙扎的人好多了。

回顧自己,你的家庭和另一半犧牲了多少?

延伸閱讀:

創業家的老婆,比創業家的女友更苦:鋼鐵人 Elon Musk 前妻的心酸告白
愛得好累、真的好苦!創業家交不到女朋友,做創業家的女友比當創業家更苦

(轉載自合作媒體《36kr》; 原文出處:scott.a16z.com ; 圖片來源:Miss Molly G. Willikers, CC Licensed)

年後想換工作了嗎?

AppWorks Ventures 之初創投正在舉行「2014 冬季 AppWorks 聯合大徵才」,共有 27 家新創公司提出 64 個工作機會。

無論你是新手還是高手,也許未來最成功的舞台就在這:http://goo.gl/NvjF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