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商業周刊每週精選】科技奧斯卡 科學家拿突破奬走紅毯

《TechOrange》與《彭博商業周刊》繁體中文版,共同選編,每週與紙本雜誌同步刊載最新科技主題文章。如果你覺得,不只科技,全球經濟、產業企業、政治政策或金融市場等,你都希望在台灣可以看得到,請告訴我們,我們會盡全力滿足需求。因為我們相信,讀者想要讀什麼,不是由政府或媒體背後的資金判斷的,而是由讀者自己決定的。

迪生 (Thomas Edison) 發明留聲機後,於 1877 年才真正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可能那個時代有更大的空間做出豐功偉績,抑或那時值得奉承的東西比較少。不管怎樣,沒有一位現代科學家的名望可與愛迪生比肩。「如果你問路人,他們是否知道在世的科學家,他們可能連一個名字都說不出來,」俄羅斯投資者 米爾納 (Yuri Milner) 說。他通過押寶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公司資產大增。

過去一年,淨身家總計約 520 億美元的米爾納、Facebook 聯合創辦人 朱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谷歌聯合創辦人 布林 (Sergey Brin) 以及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 馬雲 嘗試把科學家打造成名人。2012 年底,他們開始頒發突破獎(Breakthrough Prizes),為破解物理學和生命科學最棘手問題的科學界人士頒發 300 萬美元的獎勵。12 月 12 日,這個團體在美國太空總署(NASA)艾姆斯研究中心舉行的頒獎儀式上宣佈了第二屆獲獎者,以及 2014 年增設數學獎的消息。科技界巨頭悉數亮相,格蓮高絲(Glenn Close)、安娜姬妲妮(Anna Kendrick)、羅伯勞(Rob Lowe)和奇雲史帕斯(Kevin Spacey)等荷李活明星也前來捧場。他們前來慶祝細胞內蛋白質降解和深部腦刺激領域的一些頂尖專家所取得成就,多少顯得有點超現實。

本次活動由米斯切爾(Don Mischer)策劃,他還是多次奧斯卡獎頒獎禮的導演。他把 NASA 園區一個空蕩蕩的飛船檢修庫改造成一個臨時宴會廳。嘉賓在代客泊車點下車後,檢修庫後面降落跑道的燈光為他們指引前進的道路。前往宴會廳的必經之路是一段紅毯,身著燕尾服和優雅晚裝的嘉賓(只有一個例外,布林現身會場時身穿一件鬆鬆垮垮的套頭衫,背著一個魔方形狀的背包)漫步紅毯時,攝像師按動快門,記錄商界大亨、演員和科學家的舉手投足。奧布萊恩(Conan O’Brien)做了 10 分鐘的獨白,講了幾個關於在一個貌似飛船大本營的地方度過一個夜晚的笑話。米斯切爾把記者隔離在主會場外面的一個臨時搭建的帳篷內,在嘉賓們享用由大廚波爾頓(Anthony Bourdain)主持的「全球最佳餐廳」French Laundry 提供的美食時,記者們通過兩部小型電視機進行觀看。

儘管大會希望獲得與奧斯卡同等的媒體關注,但是他們並未如願。他們所面臨的挑戰是如何把科學家變成偶像。米爾納和他的支持者正努力修復今日的矽谷—明星兜售為搭訕提供便利的應用軟件,與昔日身穿實驗室制服的科學家之間的脫節。幾十年前,科技領域最知名的人士,如英特爾的聯合創辦人諾伊斯(Robert Noyce)和摩爾(Gordon Moore)等都擁有高等學位,他們常常超越科學的極限。「想當年,一群物理學家、化學家和化學工程師創造了一批企業的核心產品和核心技術,」史丹福大學矽谷檔案項目歷史學家柏林(Leslie Berlin)說,「企業創辦人中很大一部份人擁有博士學位。」

如今,一類不同的新創企業家受到追捧,比如和他人共同創辦照片分享應用軟件 Instagram 並以 10 億美元把它賣給 Facebook 的希斯特羅姆(Kevin Systrom),以及創立另一個照片分享應用軟件 Snapchat 的斯皮格爾(Evan Spiegel)和墨菲(Robert Murphy)。他們所取得的突破是彩色濾鏡和「閱後即焚」的功能,這些成就並沒有擴大科學探索的範圍,但是卻讓公司的創辦人快速擁有巨大的財富,躋身新貴行列。此類成功案例激勵更多頭腦靈活的年輕人去追尋類似的目標,只不過這些目標並不會增加我們對所處的這個物理世界的了解。

押注新一代矽谷企業而發家的米爾納說,突破獎是他們為了讓天平向昔日模式傾斜所做的努力的一部份。「我認為是時候強調其他重要的事情,」他說,「我們將長期為這個獎項提供資金,我們的目標是提高影響力,最好能掀起回歸科學的社會運動。」

不過,現在已有很多科學類獎項,最耳熟能詳的便是諾貝爾獎,不過和平獎得主的風頭往往蓋過物理獎。而且,值得指出的是諾貝爾獎得主的獎金只有 120 萬美元左右。米爾納辯稱,價值更高的獎金將有助於讓公眾重新把目光投向科學家。

如今,答案已揭曉。2013 年突破獎的得主是:研發治癒癌症良方的 阿里森 (James Allison)、發現導致高血壓基因的 利夫頓 (Richard Lifton) 發現細胞成長關鍵要素的 豪爾 (Michael Hall)、其研究用於製作新生物材料的 蘭奇 (Robert Langer)、從事或有助於治療柏金遜症的深部腦刺激研究的 狄龍 (Mahlon DeLong)、從事蛋白質降解研究的 瓦沙夫斯基 (Alexander Varshavsky) 以及從事基礎物理學研究的 格林 (Michael Green)施瓦茲 (John Schwarz)。這些 300 萬美元獎金的得主將幫助挑選明年的獲獎者。本屆獲獎者全部是白人男性,多數頭髮花白,在紅毯上很難吸引他人的注意。

在 NASA 艾姆斯研究中心舉行的此次活動將於 1 月 27 日在科學頻道播出。花大筆的錢發放獎金、在電視台播放一場頒獎盛會真的可以把科學家變成偶像嗎?「我從同事那裡聽到的幾乎是一個觀點:這筆錢本可以被更好地、更明智地花掉,」諾貝爾獎得主、麻省理工物理學教授韋爾切克(FrankWilczek)說道。他更樂見資金直接用於支持搜尋暗物質或空間引力波的研究。「但是我不想掃大家的興,我祝願他們一切順利,」他說。

突破獎最大的挑戰或許是找到真正的突破。有人認為,人類不會再有改變世界的發明,在美國海軍空戰中心擔任武器設計師的物理學家許布納(Jonathan Huebner)一直是這個觀點的擁躉。「我認為產生重大發現的時代已經結束,」他說。不過公平地講,格林和施瓦茲提出了關於量子引力的新理論。但是他們卻沒有取得 Snapchat 般的成功。—— AshleeVance; 譯佐小羅

總之 突破獎為每位獲獎的科學家提供了高達 300 萬美元的獎金,但是名人光環還沒有為科學本身帶來好處。

 

買不到《彭博商業週刊》繁體中文版紙本雜誌沒關係!《TechOrange》與《彭博商業周刊》共同選編,每週與紙本雜誌同步刊載當週最新科技相關內容,如果你還想看更多,快下載數位 App 版雜誌!

下載連結: App StoreGoogle Play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