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食品安全一再出問題,犯錯成本太低是最重要原因

大統油事件 開始,台灣媒體吹起一股檢驗風,爭相把各類食品送去檢驗,好像所有東西都出了問題,各個都有可能造成不孕、智能遲緩等嚴重的健康傷害,不管是不是專家,食品廠、媒體吵成一團。消費者只能邊看新聞,邊懷疑正在吃著的晚餐,有多少正在身體裡打造未來的癌細胞?

食品檢驗應該是一門科學方法,也應該是由公部門監督的標準作法。如果我們的食品安全出了這麼多問題,要不就是檢驗的科學方法出錯,要不就是由公部門監督的整套標準流程出了問題。消費者心中這麼多疑問,但現有的食品安全的報導,很多都只點到為止地說「廠商表示,檢驗過程一切合法」,但我們還是不清楚到底整套流程是什麼,到底在哪個環節出錯。所謂的「食安問題」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是台灣標準太寬鬆?還是檢驗機制不完善?又或者,其實真相並不如那些專家名嘴所說的,有那麼嚴重的健康疑慮?

為了深入了解這個議題,我們詢問 川家品質驗證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的執行長杜杏川,說明台灣食品檢驗的法規現狀,以及廠商送檢和政府單位稽查的實際狀況。

這張圖是台灣目前食品送檢的標準流程圖:


(圖片來源:川家品質驗證顧問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以台灣目前的食品安全管控流程來說,所有的食品,包含原料、物料、半成品、成品等,如廠商本身設有品管實驗室者,將在廠內進行檢驗,若沒有,則將樣品交由第三方公證單位進行檢驗。檢驗後的報告將提供給政府單位、客戶以及廠商本身保存,以確認該食品的各項數值都符合法定標準。

此外,如果廠商要在食品中添加沒有列在政府核可清單上的食品添加物,就必須先申請再自行針對該成分提出佐證資料,如國際已使用範例,以及相關文獻資料等,再送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進行專家會議及安全性評估。經過政府審核認為該成分確實對人體是安全無虞並可食用的,才會將該成分列在食品添加物使用範圍及限量暨規格標準列表,准許廠商在食品中添加。

換句話說,食品廠是否自律,是否如實檢驗、是否送交真實的樣本,的確是檢驗結果是否可信的關鍵第一步。另外,政府單位及地方稽查單位不定期抽查,也是維護食安的重要一環。

  • 那麼,大統油事件的事實是什麼?

看完這個流程後,我們再來探討大統油事件。大 統公司被查出,標示「100% 純橄欖油」的商品並非由純橄欖油製成,且添加銅葉綠素鈉作為著色劑。然而其實,銅葉綠素鈉在國際間是被許可的食用著色劑,在台灣亦同,只是並不在油品可添加物的清單中。因此,大統最主要的問題在於「標示不實及非法添加」,其主要罪過是涉嫌詐欺;但銅葉綠素納本身對人體而言並非毒素,只是未被核准添加於油品中。

好,這個吃了沒事,那 《商業周刊》 所踢爆的「牛奶駭人」風波 又怎麼說呢?

根據《商業周刊》的報導,在檢驗時發現牛奶中含有抗生素代謝物、人工雌激素、避孕藥、抗憂鬱用藥等殘留,對人體有嚴重危害。然而事實上,我們並不知道這是在哪裡進行的檢測,檢測方法也不公開,究竟是如何檢測出這些東西的我們不得而知。

關於這點,杜杏川表示, 動物在飼養過程中本來就會施打一些藥物,這些都有法律的規範,因此一般都在合理的範圍內。當酪農要供應給食品廠前,食品廠商都會要求檢驗報告,確定他們乳源的動物用藥含量沒有不合法的添加或是超過限量標準,才能夠使用進入食品生產。雖然一定會有一些殘留量它是在允許範圍之內,但它是非常微量的,對人體的危害並不像大家想像的那樣。

舉例來說,日前媒體大幅報導鮭魚含汞,應避免食用;然而,杜杏川表示,所有底棲魚類都含重金屬,只是含量非常微小,長期大量攝食才有可能對人體造成傷害。而這樣大的攝取量一般來說是幾乎不可能達到的,如果按照一般的攝取量,那些所謂的有毒物質對於身體的傷害極小,「就像打噴嚏一樣,」杜杏川這麼形容。

因此,對於許多食品來說,當中可能真的含有某些物質或食品添加物,但只要在合法的微量範圍內,對健康並不會有太大影響。

  • 最難查的,是不在檢驗標準項目中的有害添加物

杜杏川指出, 其實台灣的食品管控不論是檢測流程或是食品添加物的標準,都與國際標準相當,甚至在某些食品添加物的標準上還更加嚴格。 所有不符合標準的進口品,都只能選擇退回來源國、轉賣其他標準較寬鬆國、或者就地銷燬,就是不可進入本國市場。

對消費者來說,要思考的,其實是食品的選擇與對食品的態度。加工食品是工業社會的產物,這是整個社會為了便利而做出的選擇。杜杏川用一個簡單的例子說明:用真的香蕉與牛奶去打成的香蕉牛奶,可能會被說沒有什麼味道,但加上些許香精,就能夠讓整個口味出色不少。

因為這樣的需求,才會有食品添加物的相關規範法規。世界各國都允許使用,台灣的標準也一點都沒有比較寬鬆。只要在合理的劑量內,對人體就不會造成過度負擔。

真正需要擔心的,是不肖廠商將非食用品如塑化劑、三聚氰胺等參入食品中。因為那些東西根本不屬於食品添加物,並不在法規有明定劑量的類別內。因此在檢測時, 常常根本沒有關於這項物質的檢驗,也無從預測廠商會加入什麼東西。而食品商會這麼做,有一部分也是由於消費者貪小便宜的心態。

杜杏川建議,只要多方攝取就不容易導致特定毒物在體內累積過多造成傷害的問題。反倒是在購買食品時,消費者除了要求價格便宜外,應該多方考慮產品的營養、環境衝擊、廠商信譽等其他價值,以加強市場機制。

  • 廠商一犯再犯,犯錯成本太低是關鍵!

但是,為什麼不肖食品廠容易一犯再犯,每次看到的不肖業者總是那幾家?

然而對於國內的違法食品廠商,政府卻缺乏有力的制裁方式。 食品業的入行門檻低,從企業經營的大型連鎖餐廳到個人經營的夜市攤販,都能夠參與食品的製造,據了解,為了避免小廠商因為過高的罰則規範而失去與大廠競爭的能力,因此在罰則的法令規範上,通常有一個相當大的範圍。舉例來說,針對有害人體健康、超過安全容量等違規行為,罰鍰金額在 6 萬元~1,500 萬元之間。然而在判決時,儘管違法的可能是大型的廠商,法庭卻有空間可以從輕處置。本來旨在促進良性競爭的法令,反而變得成在縱容大廠,因此難以產生嚇阻、矯正的效果。

不過,從國外的經驗來看,不一定高罰則就是最好的方法。以美國為例,在食品安全管控上除了法定各樣添加標準外,其實並沒有明顯的處罰機制。那這樣要如何保障消費者的食品安全呢?

最主要的差別在於消費者的態度。對於美國的大型食品業者來說,一旦發生了食品問題,其所損失的市場商譽、連帶導致的銷售額下跌是更為嚴厲的處罰。對於想要長期經營的廠商來說,為了貪一時便宜而導致商譽永久的受損是得不償失。因此,美國的食品安全主要是依賴廠商的自律以及市場機制的制裁。

再看看另一個極端,向來以嚴厲法規著名的新加坡,在食品安全方面一樣是採用嚴密的監管制度。從大型連鎖業者到夜市的攤販,在營業與歇業時都需要進行身分登記。如有違規的狀況發生,除罰則很重以外,更會留下紀錄,政府會在未來十年內一直不斷追蹤。如此一來,食品業者自然沒有投機的空間。

美國與新加坡兩國制度各有優缺。以市場機制要求廠商自律固然理想,然而,對於台灣許多只是短期做做小本生意的個體商家來說,這樣的自主機制顯然沒有那麼大的牽制作用;畢竟他可能在一個夜市用不合標準的便宜材料大賺幾個月後,就轉到其他夜市市場繼續買賣,就算消費者發現了他的不法行為也無從追蹤起。

因此,為了確保大眾的食品安全,杜杏川認為,台灣仍有必要學習新加坡政府的部分作法,加強稽查並且加重法規罰則,以確實對食品廠商產生嚇阻效應。

在法規方面,今年六月政府已經針對 食品衛生管理法通過了全面修正 。規範內容更詳細,罰則也有所提高。

不過,即使法規修正,在實務上台灣還有另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曾經在新北市衛生局任職的杜杏川說,台灣各地的衛生局都有嚴重的人力不足問題,「之前的塑化劑風波,我們整天都查到沒日沒夜,還是查不完,」他說,「但新北市已經是全台灣人力最多的衛生局了。」因此,要能夠徹底執行稽查的工作,政府勢必還要增加相關單位的人力。

不管是檢驗的科學方法、法規的制定與檢驗標準,或者是公部門的稽查執行,都還有很多改善空間。你對於食品安全的看法是什麼?有了更多建議和討論,我們才能真的吃得心安理得。

(封面圖片來源:riccardo bruni,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