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雜誌》週三公布 2013 年的年度風雲人物「教宗方濟」。

原因是:教宗在數百萬信徒對教廷日益失望之際,向世界傳達出改變的訊息,使人們重拾希望。他擊敗了美國國安機密爆料者 Edward Snowden,和同性戀人權主義者 Edith Windsor,贏得了風雲人物頭銜。但不論是他們之中的誰中選,這都已經註定又是由男性佔據《時代雜誌》封面的一年。

今年是《時代雜誌》第 3 次將「年度風雲人物」頭銜頒給教宗、第 68 次由男性獲選。然而,綜觀《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近 90 年的歷史,只有 5 位女性登上封面,讓人不禁思考,名為「時代」的《時代雜誌》,是否真確反映出各種角色與性別對當代的貢獻?

  • 「年度風雲人物」的起源

「年度風雲人物」(Person of the Year)最早開始於 1927 年,是《時代雜誌》的編輯們對 Charles Lindbergh「飛越大西洋」的壯舉遲來的致意。Lindbergh 在當年 5 月完成了這趟飛行,但時代雜誌卻沒有把他放在封面。到了年底,編輯們為了彌補這尷尬的情況,於是想出了一個辦法,那就是以「年度風雲人物(男性)」(Man of the Year)的頭銜,讓 Lindbergh 在事隔半年後還能順理成章的登上雜誌封面。

從此以後,每年 12 月《時代雜誌》就會試圖捕捉當年的重大事件,並選出當中「對新聞與人們生活有著最大影響的個人或群體,不論影響是好是壞」。從該雜誌開辦「年度風雲人物」以來,除了三個例外,幾乎每一個美國總統都曾獲選。其中,小羅斯福總統甚至三度贏得這個頭銜。

「年度風雲人物」在國際間挑選候選人,包括印度聖雄甘地、英國首相邱吉爾、與伊朗前領袖何梅尼,甚至希特勒與史達林都曾兩次獲得這個頭銜。最終,當「年度風雲人物(男性)」中以「男性」(Man)代表全體人物的說法開始顯得有些過時(但這也是到了近幾年才開始被注意到),1999 年 Amazon 的 CEO Jeff Bezos 被選作「年度風雲人物(中性)」(Person of the Year)的第一位得主。

  • 年代風雲「女性」開始出現

這個從「Man」改為「Person」的過程,也暗示了女性獲得這項頭銜的次數有多稀少。

第一位登上「年度風雲人物」封面的女性是 Wallis Simpson,因為她在 1936 年讓英國國王愛德華八世為了娶她為妻而放棄王位。雖然她不全然是個最好的典範,但就如同《時代雜誌》所說的,Wallis Simpson 確實是當年度全世界所有的談論、文章、頭條中最常提及、最引人注目的人。而她也擊敗了許多非常實力堅強的對手,包括美國總統小羅斯福、義大利總理墨索里尼、以及我們所熟知的蔣中正。

隔年,蔣中正與蔣宋美齡就獲得了「1937 年度風雲男性與女性」的頭銜,而蔣夫人也是史上第二位獲得這個頭銜的女性。1952 年,這個頭銜頒給了當年登基的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1986 年,菲律賓新選出的女總統 Corazon Aquino 獲得這個頭銜。最後一次由女性獲得這個頭銜,是 2002 年揭發美國安隆弊案的三位女性:Cynthia Cooper、Coleen Rowley、與 Sherron Watkins。

也有過幾次,《時代雜誌》將這個頭銜頒給幾個包含女性的群體,像是 2005 年的「好撒瑪利亞人」、2011 年的「示威者」、以及 1975 年的「全美國女性」。然而,儘管加上這些,女性獲選為「年度風雲人物」的次數還是用十根手指頭就能數得完。彷彿在《時代雜誌》的眼中,很少有單一個女性對世界的影響足以登上這個位置。

  •  不管是社會、還是《時代雜誌》的偏見,女性確實被忽略

以《時代雜誌》的角度而言,這個現象是有原因的。在週三發佈的一篇文章中,《時代雜誌》的編輯指出,從該雜誌大部分的歷史中,女性很少擁有能夠讓他們登上「年度風雲人物」的權力位置。Wallis Simpson 和蔣夫人都是透過她們的婚姻才發揮了極大的影響力,而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角色則來自於血緣繼承。事實是,在美國歷史中,確實還沒有出現過女性總統,或者大量的女性 CEO;而這兩個職業就是最常登上「年度風雲人物」的職業類別。只要這些不平衡繼續存在於現實生活中,要在雜誌封面上取得平衡就只會是種妄想。

儘管說來很有道理,不可否認的是,「年度風雲人物」的評選確實傾向於偏愛傳統上由男性掌控的領域。雖然女性較少擁有總統、主管等權力中心的位置,但仍然有許多具有影響力的職業如社會運動者、作家等。當《時代雜誌》將這個頭銜定義為「對世界有巨大影響的人物」,難道在女性當中,真的沒有符合這個標準的人選嗎?

1955 年,美國黑人民權運動主義者 Rosa Parks 在公車上拒絕因為種族因素讓出她的座位,因此啟動了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種族隔離抗爭之一。但那年的風雲人物卻頒給了通用汽車的總裁 Harlow Curtice。

1979 年,Margaret Thatcher 成為了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英國女首相,然而在她在任的 20 年中,她從來沒有獲得這個頭銜。當然,還有廣受敬重並且影響了無數人群的德雷莎修女,她數次被提名為「最受尊敬人物」、甚至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在這過程中,德雷莎修女都未曾被選為「年度風雲人物」。

《時代雜誌》自己也指出,除了上面所提及的幾位女性以外,Steve Jobs、毛澤東、Michael Jackson 都是「年度風雲人物」所錯過的重要人物。且毫無疑問的,在未來,「年度風雲人物」還會再錯失更多的重要人物。就如同所有其他獎項一樣,被忽略或遺忘的永遠是多數。「但這無可厚非,」《時代雜誌》編輯 Radhika Jones 寫道,「畢竟『年度風雲人物』的精髓並不是在於囊括所有事物,而是在於奇特之處,不論好壞。」

  •  透過「年代風雲人物」,我們希望看到更全面的世界

確實,一個獎項無法頒給所有人。然而,這些女性對於世界的影響,真的都比不上那些登上封面的男性嗎?並不是只有男性在承擔風險,或製造頭條。如果《時代雜誌》要能無愧於它的名號,它可能真的需要好好檢視這 86 年來的風雲人物清單並自問,這是否真的是我們所樂見的記錄?

不過與此同時,我們仍然可以隱約看見大趨勢是在往正確的方向移動中。

2009 年的「年度風雲人物」頒給了在全球金融海嘯中,協助穩定經濟的美國聯準會主席 Ben Bernanke

2011 年,頒給了全球的「示威者」,認為這些示威者在世界的各個角落「重新定義了人民的力量」

現在科學和工程領域付出了大量的努力,鼓勵女性進入。或許有一天,在這個嚴重性別比例不均的產業中,能有女性因科學成就而登上「年度風雲人物」。不只是女性,還有重要的運動員、藝術家、音樂家、或思想家。

期待有一天,當我們回頭看著過往的「年度風雲人物」歷史時,我們能在當中看見一個更全面、更平衡的世界觀。

(資料來源:Person of the YearMashable;圖片來源:Person of the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