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商業周刊》繁體中文版在香港英皇道上的編輯部辦公室。攝影:鍾卓明)

去年,《彭博商業周刊》繁體中文版發行前,最早積極規劃的創刊地是台灣。可惜,最終我們沒有機會看到這個國際媒體的繁體中文版在台灣落地生根

《彭博》最後落腳香港,雖然有些惋惜,但編輯團隊中不少來自台灣媒體界朋友,我想,應該不至於忽略台灣視角。

創刊號封面故事「周朝」,訪周杰倫、楊峻榮,談一個巨星的故事,同時也談,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怎麼在華語市場快速成長的勢頭中,一步步發展經營國際市場的能力和能量。同一期創刊號,也談香港七一十年的管制問題、談巴西的社會抗爭、談台灣高科技業的轉型困境、同時談中國政府的銀行監管政策。

一半美國版雜誌的翻譯,另一半關注兩岸三地,明顯鎖定台灣、香港的繁體中文讀者,彭博商業周刊創刊號,是讓人期待的。

半年過去,我卻明顯感覺,彭博繁體中文版的內容結構,台灣視角逐漸被邊緣化。不只是觀點的選擇,用字遣詞上,港味也愈來愈濃。側面了解,因為台灣讀者太少,所以,關照台灣視角需求的重要性,在對比之下,顯得薄弱。

台灣讀者少,不是因為沒有需求。而是在台灣,讀者不被允許在書店、報攤上買到這本雜誌。

《彭博商業周刊》出版的編輯手冊裡言明,不管是哪一種語言版本,「在地觀點」都是彭博最重要的新聞編採原則之一。當台灣決定把彭博商業周刊擋在門外的同時,我們同時也做了一個決定:把台灣觀點排除在這個國際性的媒體之外。

一個國際媒體的繁體中文版,缺乏來自台灣的聲音,因為台灣自己禁止這件事情。

這個時代,媒體工作者要維護自己的專業尊嚴,不是件容易的事,這是全球皆然的產業現實。但是,在強調言論自由的台灣,我很難想像,作為一個讀者,要維護自己閱讀的尊嚴,竟然也如此困難。

《TechOrange》 曾經向張鐵志邀稿,寫一篇介紹知名政治學者與評論家漢娜鄂蘭的文章。當時他不大確定科技媒體的讀者會不會對這種題材有興趣,但還是毅然應允。結果這篇文章的點閱率和讀者反饋,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高。我們於是聊起了媒體的價值與經營,交換這幾年來在不同媒體間輪轉的經驗,聊得最多的,當然是數位媒體的可能性。然後,我忍不住向他抱怨彭博中文版在編輯走向上的偏袒。在言談之間,幾乎在同一個時刻,我們都理解了一個顯而易見的答案:讀者買不到紙本,但可以在網路上閱讀。

除了擔任主筆的張鐵志之外,《彭博商業週刊》繁體中文版還網羅了幾位台灣培育出來的專業媒體人,他們都希望有機會運用彭博的全球資源,寫台灣讀者有興趣的內容、也讓台灣觀點被這個世界看見。

他們只是需要台灣讀者先有機會,可以用最低成本、最簡單的方式可以閱讀《彭博》。

於是 《TechOrange》力邀《彭博商業週刊》繁體中文版在 TO 上開張,由 《TechOrange》 與《彭博商業周刊》共同選編,每週與紙本雜誌同步刊載當週最新科技相關內容。

如果你覺得,不只科技類文章,全球經濟、產業企業、政治政策或金融市場等面相的內容,你都希望在台灣可以看得到,也請告訴我們,我們會盡全力滿足需求。

因為我們相信,讀者想要讀什麼,不是由政府或媒體背後的資金判斷的,是由讀者自己決定的。

延伸閱讀:

【彭博商業周刊每週精選】靠科技追擊 百世生意 五年增 30 倍

【彭博商業周刊每週精選】黑莓 科技先鋒的墜落曲線

買不到《彭博商業週刊》繁體中文版紙本雜誌沒關係!《TechOrange》 與《彭博商業周刊》共同選編,每週與紙本雜誌同步刊載當週最新科技相關內容,如果你還想看更多,快下載數位 App 版雜誌!

下載連結: App StoreGoogle 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