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App 堅持不賣廣告、貼圖,但是靠年費真能生存下去?

Hamish McKenzie 是《PandoDaily》的記者,專門關注媒體、政治、與國際新創企業。以下報導以 McKenzie 第一人稱撰寫。

《TO》導讀 :明年開始,WhatsApp 要收取 $0.99  美元的年費,如果他們所公布的 3.5 億活躍使用者明年都還繼續死忠、願意付費,也不過達到一年近 105 億台幣的收入。可是,到了明年大家會為了用 WhatsApp 付這錢嗎?《TO》的大家都一致搖頭呢!如果大部分使用者都跟《TO》一樣,那 WhatsApp 要如何營利,維持市場需求?

發跡於日本的聊簡訊通訊軟體「Line」,現在擁有超過 3 億使用者。根據該公司的聲明,單單上個月就有約 1 億的使用者申請。

對於該公司來講,這並不是什麼大事:不過就是公告另一個使用者人數的里程碑。但這其實象徵著更大的改變。因為 Line 最近的成長反應了整個傳訊應用程式的快速增長。南韓的 KakaoTalk 擁有 1.1 億使用者。中國的 WeChat 聲稱有 6 億使用者。以加拿大 Waterloo 為根據地的 Kik 也回報了 0.9 億的登記使用者。(注意,這裡所提的數字都是以「註冊帳號」計算,與「活躍使用者」非常不同。)

在這個同時,「WhatsApp」的數字看起來也還算安全,擁有 3.5 億活躍使用者 。 但 Line 的成長顯示出,過去的即時傳訊霸主 WhatsApp 正開始處於劣勢。

  • WhatsApp 是擇善固執?

WhatsApp 是由兩位創辦人 Jan Koum 和 Brain Acton 在 2009 年 8 月創立。當時已經在 Yahoo 共事超過 20 年的兩人,決定一起離開 Yahoo 另外創業。WhatsApp 的設計理念就和它的名字由來--「What’s up」這個日常的打招呼用語一樣簡單。WhatsApp 持守著「Do one thing and do it well」(只做一件事,但把它做好)的精神,將整個 App 的重點放在「傳訊息」這個單一的功能上。由於適逢智慧型手機興起的階段,WhatsApp 趕在即時簡訊的熱潮前端,很快的在世界傳訊市場上佔有一席之地。

WhatsApp 與其他傳訊 App 最大的不同在於,他們 堅持不銷售廣告 。他們認為,廣告不僅是美學上的破壞,更會侮辱使用者的智商和打斷思路。他們還認為,當網路公司開始依賴廣告銷售賺取盈利時,他們最好的工程師就會把重心從「開發最好的用戶經驗」轉為「創造最好的廣告收入」,有違 WhatsApp 一直以來以顧客為中心的服務理念。其次,比起琳琅滿目的貼圖、表情符號等附加功能,WhatsApp 的創辦人更重視該軟體是否能讓所有機型的用戶順利使用,特別是機型較舊的用戶。他們相信,當 WhatsApp 能以用戶的角度出發,全力為用戶服務時,用戶就會願意付費使用他們的服務。

因此,雖然其他傳訊軟體紛紛興起,加入各種形形色色的功能,WhatsApp 仍是「以不變應萬變」,堅守純傳訊軟體的定位。面對越來越多的質疑,WhatsApp 這樣的堅守立場顯得勇氣可嘉。相較於 Google 上市時高喊「Don’t be evil」,最後商品搜尋結果卻全都變成付費廣告這樣的諷刺結局,WhatsApp 似乎相當有原則。然而,這到底是堅持抑或是固執?謹守原則的背後,代價很可能會是淪為輸家。

  • 傳訊應用程式不再只是傳訊息

反觀,新一代的傳訊應用程式其實不只是傳訊息而已,而是關乎到整個行動平台。

Line 不只搶攻了日本市場,也包括台灣、泰國、印尼,並且在歐洲和拉丁美洲使用者人數也在快速增加。Line 已經告訴 網路媒體《The Next Web》,在他們的計劃表上,下一步就是要大舉進攻美國市場。

這些傳訊應用程式在吸引、留住使用者的策略上與 WhatsApp 非常不同。對於 Line 而言,傳訊息只是個入門,接著就是讓使用者能體驗遊戲、照片分享、貼圖、以及一個實實在在應用程式商店,讓消費者能夠下載其他的相機、工具軟體。 Kik 其實是一個手機版的網路瀏覽器,它承載了自己的 HTML5 應用程序,但現在第三方開發者也能夠自己建立。KakaoTalk 擁有自己的虛擬 eBay。而在中國,人們用 WeChat 來支付實體商品。

至於傳送訊息的部份,雖然很顯然的,這就是這些程式之所以存在的理由,但它卻是一個非常容易模仿、同質性很高的商品。不幸的這也是 WhatsApp 唯一擁有的功能。

WhatsApp 堅持守住他們單一的願景「作為一個跨平台、跨裝置的頂尖簡訊傳送服務供應商」。就連增加語音訊息功能對於這個奉行極簡主義的公司都是樁大事,但 Line、WeChat 和其他應用程式都早在幾個月前就擁有這項功能了。WhatsApp 唯一的賺錢方式,就是向使用者收取每年 $0.99  美元的費用。

  • 傳訊軟體,不再是「萬中選一」

但這再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伎倆了。在我的 iPhone 裡,我有個資料夾裡面放了 6 個傳訊軟體。我用 WhatsApp 來和英國、香港的朋友聊天;Kik 用來跟美國和加拿大的朋友聊天;WeChat 用來跟中國的朋友、Line 用來跟泰國的朋友聊天;Couple 在我旅行的時候用來和女朋友聊天;而 Snapchat 用來發送照片給朋友。我也很常用 iMessage。(至於紐西蘭的朋友,我還是靠飛鴿傳書。)

有了這麼多的 App,我主要是在看到推播通知的時候才會回覆訊息。在那個時候,這個訊息是從哪個 App 來的都不重要。我只要點一下那則通知,然後就會連結到相關的訊息輸入區域。另一方面來說,當換成我要寫信的時候,我會去用我所要聯絡的人有在用的 App。沒有任何一個 App 在我的朋友中有獨佔的地位,雖然這個結論顯然會受到區域不同的影響。

  • WhatsApp 的優勢在哪裡?

作為這些通訊軟體的重量級用戶,我無法看出 WhatsApp 和其他軟體在最基本的層面上有任何清楚的分別。在傳訊部分,唯一的差別就是操作介面,而在這方面,WhatsApp 完全沒有什麼好得意的地方,它比 Couple 和 Kik 要差,然後和其他的一樣醜。

另一件重大事情是,在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對媒體放出任何消息後,今年開始,WhatsApp,或者應該說是「和 WhatsApp 親近的人們」,開始對公關變得積極。在 2013 年,我們已經學到了 WhatsApp 不賣給 Google(喊價 10 億美金),也不賣給 Facebook(喊價 20 億美金)。在一個少見的訪談中,CEO Jan Koum 告訴媒體《AllThingsD》,WhatsApp 的規模比 Twitter 還大。上個月,Koum 發了一則 Twitter 信息,公開 WhatsApp 使用者每天分享超過 4 億張照片。

現在,有幾個可能原因讓 WhatsApp 對於公關變得積極:

一、也許它正想要賣出,因此想要提昇它的評價。

二、它可能在尋求 IPO ,因此需要向大眾提出一個比較好看的故事。

三、或許這只是一個自尊問題,表明「欸,我們比 Twitter 好!」。

四、又或在 Snapchat 和 Twitter 所帶起的一陣熱潮當中,它不想被遺忘在各樣的雜音中。

五、它開始因為這些其他通訊軟體的興起感到憂慮,並且發現,由於他們只提供聊天服務而沒有平台,終於把自己困在死角。

不論是哪一個,可以確定的是,在未來的 12 個月裡面我們一定會更常聽到 WhatsApp 的消息。問題只在於,到時候的標題是不是還能一直維持那麼積極正面。

到了最後,WhatsApp 看來仍堅持「Do one thing and do it well」的精神,不願像 Google 一樣沉淪、妥協。但是消費者究竟會不會為了 WhatsApp 每年付費?而聽聞他們還有永久免付費版,其中又有多少消費者是這種不需要付費的族群呢?還是到了最後 WhatsApp 真會像本篇作者所猜測,把自己賣出去?

最後問問大家你們為如何選擇?你們會為了 WhatsApp 每年付錢嗎?還是去找永久免付版的 WhatsApp,或乾脆不用它了?

(資訊來源:PandoDailyTechNewsTECH2IPOHouse News;圖片來源: Tsahi Levent-Levi,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