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Apple vs. Google 世紀大格鬥:一場盟友反目成仇,無聲改變世界與生活的科技大戰
原文書名:Dogfight: How Apple and Google Went to War and Started a Revolution
軟精裝 :352 頁
出版商:三采 (2013/12/06)
作者:弗雷德・沃格斯坦Fred Vogelstein
譯者:洪慧芳
語言:中譯
ISBN:9789863420422
書本尺寸:14.8 x 21 cm   ( 到博客來看更多詳細訊息

2007 年,賈伯斯發表第一支 iPhone 時,
Google 執行長施密特是 Apple 的董事,
Apple 和 Google 是事業夥伴,擁有共通的敵人。
但,這一切都在 Google 推出 Android 系統後變調,
Apple 與 Google 成為頭號死敵,開啟了一場世紀商戰。

Google 和 Apple 在邁向偉大企業的過程裡,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勇於創新。

矽谷有一則傳說大家都知道:想要惹毛 Google 共同創辦人暨現任執行長佩吉最快的方法,就是盡可能讓自己的想法短視近利、簡報時強調某個專案可以賺多少錢。

這個傳說不是最近才出現的,這個傳說由來已久。八年前(2005 年),Google 自己還是個八歲的年輕企業。當時 Android 創辦人魯賓跟佩吉大談「有電腦功能的手機」時,Android 團隊才六、七個人,還沒被 Google 併購。魯賓拿同樣的想法和原型向三星高層(包括執行長)簡報時,根據《Apple vs. Google 世紀大格鬥:一場盟友反目成仇,無聲改變世界與生活的科技大戰》中的描述,三星的反應是:「你在做夢嗎?…… 你和多少人要做出這個東西?你們才六個人,你恍神了嗎?」

如果,我是說如果,HTC 和 Acer 是兩間「矽谷的」公司,很神奇地,他們目前的狀況看來就不會這麼嚴重、沒那麼令人心驚。

莊惠婷和我從 2006 年底開始籌備 Richi,當時她和我都不那麼具體清楚行動上網的模樣,但我們都是 1996 年進入台大,親身體會過電腦上網帶來的衝擊。當時我們對 WIMAX 會不會是標準莫衷一是,但對高速行動網路的潛力極度認同。2007 年年初 iPhone 面市,某種程度上決定了 Richi 的第一個服務:Skype 來電答鈴 / 廣告,也就是 VoIP 的加值服務。當時沒多少人知道,我們瞄準的不是 PC 上的 Skype,而是 Mobile 上的 Skype。(本文作者戴季全為 Richi 創辦人,2007 創業之初,做了 Skype 自選來電答服務)

當時我們花了 $150 萬台幣做這個嘗試。讀了這本書後,我才知道蘋果為了開發第一代 iPhone,花了 $1.5 億美金。

我在《Apple vs. Google 世紀大格鬥:一場盟友反目成仇,無聲改變世界與生活的科技大戰》書稿上折了數十頁,畫了各種註解。對我來說,這本書極其寶貴。美妙之處不在這場大戰,而是這本書把 Android 和 iPhone 從概念開始的有機創新過程,深刻而細膩地揭露出來。這個過程,一向是創業者最難以從書本或演講中取得的實驗經驗。

另外一個唯獨在全書脈絡中才能襯托的寶貴的教訓,則是 Marc Andreessen 在書中提及的一段描述:

一九九三年已經可以明顯看出,每個人都有高速連線及大螢幕時,世界會是什麼樣子,因為我們在伊利諾大學(他的母校)就有那些東西。我們之所以有那些東西,是因為政府付費供應……

整個矽谷不是只有矽谷。在一個創新的生態系中,企業會為了未來投資,Google 和 Apple 為了八年後的未來投資。政府會為了看見未來投資,協助這些負責未來的人,竭盡可能打開一個窺見未來的可能。

但是的,我們還在恐懼,恐懼破產,恐懼年輕,恐懼未來。也是的,創新從來都不是低風險的事業。真是的,危險是真實的,但恐懼,是你的選擇。

  • 延伸閱讀:

Apple 與 Google 作業系統大戰打不完,兩方乾脆合作稱霸好了?

(圖片來源: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