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最性感的科學家,教你怎麼用「數據」賺錢


你知道什麼是二十一世紀 最性感的職業 嗎?沒錯,就是我們之前講過的「數據科學家」(Data Scientist)。他們是一群運用數據和科學,創造新東西的工程師,是現在職場中搶手的明星職位。現在我們來看一看由《VentureBeat》所選出的五位成功創立公司的數據科學家 CEO 吧!

  • 這個資訊氾濫的數位時代,數據科學家就如同罕見的煉金術師

數據科學家:他們從我們每天產出的大量無意義資料中摘出價值。

數據科學家之間的競爭非常激烈。而尋找數據科學家的職缺公告在 2011 年至 2012 年間,激增了 15 倍不只,起薪範圍大約在 11 萬至 12 萬美元間。與其待在一間舒適又有高薪保障的大公司,有些數據科學家選擇開拓自己的未來。

《VentureBeat》採訪了一系列後來成為創辦人和 CEO 的數據科學家,藉以了解他們的背景是如何影響他們的領導能力、產品和業務策略,以及如何在這個競爭日益激烈的數據世界中成功。

以下所有數據科學家出身的 CEO 們都認為,數據在他們的業務中是非常重要的。數據是他們策略、營運和決策過程中的核心。最終,只有在正確使用的狀態下,數據才會展現它的價值。比起一般人,這些自稱「數據書蟲」的 CEO 們,的確比較有優勢。

一、

公司名稱:Lattice Engines
公司類型:美國數據公司
創辦人兼首席執行長:Shashi Upadhyay

Shashi Upadhyay 擁有康乃爾(Cornell)大學的物理學博士學位。在他的部分博士研究中,他分析了堆積如山的數據集。畢業後,他的許多同學和同事在華爾街工作,而他們也充分的運用了他們所擁有的數學和統計知識。

Upadhyay 接受了麥肯錫諮詢公司(McKinsey Consulting ,一家全球性的管理諮詢公司)的聘請,在成立 Lattice Engines 之前,他在麥肯錫度過了六年半,為銷售和行銷的問題提供專業諮詢。

在受訪時,Upadhyay 說:「這是一個數位的時代,數據量已經爆炸了,而零售商往往有堆積如山的數據。 我發現了能讓我藉由自身經驗來一展長才的機會。大部分的公司很難組成一個數據科學團隊,並在才能的戰爭中互爭成長。所以我認為,他們會尋找自動化的解決方案。」

  • Lattice Engines 自喻「海量資料才能帶來廣大銷售」

這個平台會分析數據,並提供含具體數據的即時報表,讓銷售代表能利用這些資訊創造機會和完成交易。 他們採用預測分析,幫助銷售人員預測客戶的行為。

Upadhyay 說,數據公司的創辦人和高級管理者必須是三個領域的「大師」:

1. 他們必須是獨特主題內容的專家。
2. 他們必須對機器有一定程度的理解。
3. 他們必須擁有構建可擴展系統的能力。

不過,要找到完全能符合以上三項條件的領導者是幾乎不可能的。

「如果你跟我一樣,將所有的心力都投注在分析數據上,那某些事情自然就會成為肌肉記憶(Muscle Memory),」Upadhyay 表示,「你知道對最終用戶來說什麼才是重要的、你知道可能會有什麼問題、你知道什麼是可行的、你也知道這件事要花費多長的時間完成。讓我們與眾不同的是,我們都擁有這三點中的某些部分。」

Upadhyay 的數據科學背景也是招聘數據科學家至 Lattice 團隊的重要關鍵,而且公司會確保他們是高效率的快樂員工。Upadhyay 說,其他公司以對待開發者的態度對待數據科學家,而這是錯誤的,因為他們根本不一樣。數據科學家關心的是自己對業務的影響力,但公司對他們專業領域的訓練總是不足,甚至還可能讓他們負責自己專業外的領域。

二、

公司名稱: Growth Science
公司類型:發明新演算法,以預測新創公司成敗的企業
首席執行長:Thomas Thurston

當談論到數據科學時,就不能不提到多才多藝的 Thomas Thurston。他擁有工商管理碩士和法律學士學位,同時還是「哈佛成長暨創新論壇」的成員。Thurston 在 Intel Capital(英特爾投資)工作兩年,之後他到風投公司 Ironstone Group 擔任首席技術總監與基金經理。他現在則是 Growth Science 的創辦人兼首席執行長,這是間利用數據來預測企業的成敗的公司。

Thurston 說:「我認為數據科學就是依據假說、測試、自信與誤差範圍來看待世界。擁有科學數據的背景往往得以讓首席執行長們提出更好的問題,並得到更好的回應,因為把談話提升至現實性和實用性的水平。事實、數據和機率能夠去除一場談話中的自我、政治以及空洞的話。」

  • 比起直觀的考量,Thurston 更喜歡硬體數據

跟 Upadhyay 一樣,在有數據證實之前,他們都會不停的挑戰所有的想法,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麼是理所當然的。但 Thurston 又說了:「這並不是說我不重視直覺或「軟」投入,因為有時他們重要到可以覆蓋一切。 只是往往在數據科學中,我們會看到直覺、軼事與感覺被實際數據推翻。每個人都認為地球是平的,而它的確看起來很平、感覺起來很平、這是很直覺的一種想法,但它是大大的錯誤認知。我們必須牢牢記住這一點,因為不管我們喜歡與否,我們在任何時刻都有可能犯錯,所以我們必須『願意』去適應。」

Thurston 說,他最喜歡的「數據科學的瞬間」,是當他得知關於傳統智慧的新想法,而這些可以成為顯著的商業優勢。然而,數據科學和這個優勢還不能使讓他們成為更主流的企業。Thurston 和 Upadhyay 都期望,這個領域的未來發展能使小型、精通技術的企業更容易的使用數據科學。

三、

公司名稱: Ayasdi
公司類型:一家將海量資料變成可控知識的數據公司
聯合創辦人兼首席執行長: Gurjeet Singh

閒暇之餘, Gurjeet Singh 喜歡分析數據集與製造「多足機器人」(Multilegged Robots)。但是身為 Ayasdi 的創始人與首席執行長,他發現他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利用海量資料來解決複雜的全球社會經濟問題。

  • 數據是每一家公司的的核心競爭優勢

Singh 說:「數據是每家公司的的核心戰略,因為它是一般情況下最有差異化的競爭優勢。數據科學家將數據轉化為知識,而在這個數位化的世界,我們需要比以往更多的數據科學家。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比需要讓他們事半功倍,並培育更多的數據科學家。」

Singh 擁有史丹佛大學的計算數學博士學位,他在求學期間認識了 Ayasdi 的合夥創辦人 Gunnar Carlsson , 現在 Carlsson 正在研究如何使用「拓撲數據分析」(Topological Data Analysis)來解決社會和經濟的問題。

Ayasdi 是在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畫署(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簡稱 DARPA)的贊助研究中誕生。它擁有天然氣、石油等很多方面的客戶端,Ayasdi 利用數據來優化客戶的鑽探方法(Drilling Approach),也藉由數據來識別許多疾病的遺傳傾向,以優化醫學研究。

Singh 表示:「Ayasdi 創造能幫助客戶發現並藉由知識賺錢的產品。因此,我身為一個數據科學家,對產品的方向有很大的助力,因為我能感覺到終端用戶的痛苦。此外,我們用自己的軟體來分析我們的業務與做出更好的決策。」

四、

公司名稱: Birst
公司類型:商業智慧和數據分析公司
聯合創辦人兼首席執行長: Brad Peters

在創辦商業智慧(Business Intellence,簡稱 BI)公司 Birst 之前 , Peters 在 Siebel 系統公司擔任分析師,而該公司在 2005 年被 Oracle 資料庫軟體公司以 58 億美元收購。Peters 看到了建立更好的軟體公司的機會,於是他便在隔年創辦了 Birst。

Birst 是一個從多方來源匯集數據的「商業智慧」平台。 它將數據以報告、圖表和儀表板的方式呈現,使沒有高科技背景的人能更好地利用分析工具。

Peters 表示:「大家對數據科學家有過分的強調。知道大量的統計數據、學習技術和算法的純數據科學家已經成為吉祥物。但數據科學家對技術越不在行,他們與企業方面就有越少的連結。」

  • Peters 呼應了 Singh 先前說的,數據在經營策略的重要性。

數據在企業的各個階段都能發揮作用,而 Birst 將部分心力投注在呈現凝聚整個企業的圖片,甚至是在「非技術」的區域。他說,不使用數據的企業會漸漸死去,因為他們處於「後視鏡」的位置,他們就只能看到「見解」。就像其他的數據科學家、首席執行長們,Peters 喜歡在業餘時間從事一些個人的數據科學計畫,一方面能更了解他的客戶,另一面則能並保持自己的技能。

五、

公司名稱: Udacity
公司類型:提供免費線上教育的私立教育組織,公司的目標是「為世界上的每個人提供教育」
Udacity 的聯合闖使人與首席執行長: Sebastian Thrun

不是每一間由數據科學家創辦的公司都與海量資料的產品或服務有關。將海量資料與機器人技術結合的 Sebastian Thrun ,正是教育科技公司 Udacity 的創辦人。

Thrun 告訴《VentureBeat》:「把數據帶入科學教育領域是非常令人興奮的,因為在過去,教育這個領域與數據一直有非常小的關係。教授很少衡量其超越學生評價以外,細部層次的教學成效。不過,有了 Udacity,這不在是個問題。」

Thrun 已經有一個非常傑出的職業生涯。他擁有計算機科學和統計學博士學位,並修了在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知識發現」的碩士課程,以填補在統計和計算機科學系沒有學到的東西。這個計劃變成美國的第一個關於「機器學習」的博士課程。

他後來成為史丹佛大學的教授,擔任史丹福大學人工智慧實驗室的主任,之後他在 Google 工作,並創辦了 Google X 。

  • Peters 現在利用他的專長,致力於提高高等教育。

Udacity 提供由教授和行業專家所教授的免費線上專案式課程。公司的使命是讓教育更普及化,並提供負擔的起的教育費用,同時鼓勵主動的終身學習。「科技和數據科學」是使命的核心部分。

Thrunu 表示 :「在 AB 測試中,我們隨機分配學生到我們其中一個教室,而其他人到另一個教室。 在一天之內,我們就可以測量到差異性。 這種即時的數據和回應在傳統的教室中從不存在,畢竟這並不存在於許多教授的 DNA 中。 Udacity 藉由海量資料來改變高等教育。」

Udacity 還提供了由 Cloudera 、 Facebook 和 MongoDB 專家設計的數據科學課程,並計劃在未來幾個月內,要提供更多這樣的課程。Thrun 認為數據科學是任何業務中的重要組成部分,而這些課程可以幫助需要這項技能的管理人員和工程師。

Thrun 認為他的背景代表了數據對 Udacity 的重要性,特別在於日常的運作上,「我很歡迎公司的任何人提供關於投入和附加的數據,就算是定性數據也沒關係,因為這也是數據。我相信有純數據無法提供完美答案的地方,而這個時候直覺就很重要,尤其是當它涉及到創新。 能結合創造力和直覺,並掌握數據的人擁有最大優勢。」

  • 不「只是」大小重要

這個被《哈佛商業評論》稱之為「二十一世紀最性感的職業」,不論性感與否,數據現在已經被視為能預測未來的強大力量。 我們以前靠直覺和運氣,但現在數據可以提供我們前所未有的洞察,而對數據痴迷的心態正在蔓延,不只有商業界,也蔓延到了各個領域。

FitBit 、 MapMyFitness 與 MyNetDiary 這樣的健康探測器和應用程式,提供人們體力活動與卡路里攝取量的數據,以幫助實現健身目標和減肥;「智慧型自動調溫器」(Nest Learning Thermostat , 其實就是中央空調)等等的家庭設備和應用程式,利用數據來省電;DigitalGlobe 公司利用收集來的數據創造及時的「熱圖」(Heat Map),好在第一時間知道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數據甚至可以幫助人們找到靈魂伴侶,以及預測運動和選舉結果。

然而,所有的 CEO 們都謹慎地說,「只有數據是不夠的」。 人類的靈感與投入仍然很重要,尤其是當它涉及到創新的時候。

關鍵就是在兩者之間找到平衡點。

  • 延伸閱讀:

二十一世紀最性感的職業:Data Scientist

(資料來源:VentureBeat;圖片來源:justgrimes,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