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蓋茲:世界需要更多的創新革命,來改善窮困人們的生活

(《TO》編按:原文作者為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 (Bill Gates),現為比爾與美琳達·蓋茨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資助人,大力推動該基金會的各類慈善活動。以下文字以 Gates 第一人稱撰寫。)

我對肥料有點著迷,我的意思是對肥料所扮演的角色著迷,而不是說我熱愛施肥。我會參加討論肥料的正式會議,閱讀相關書籍以了解施肥的好處與過度施肥的壞處。

我在宴會上都得提醒自己不要聊太多肥料相關的話題,因為大多數人並不像我一樣喜歡談論肥料。

不過我跟許多人相同,認為自己的興趣很正當;肥料大大提高作物產量,養活了現今世界 2/5 的人口;肥料帶動了綠色革命,讓農業生產力快速地進步,進而使數以億計的人脫離貧苦。

  • 創新可以改善人類的生活

這些日子以來,我有幸得以投注許多時間來推動創新,而這些創新的成果就跟肥料一樣,可以改善人們的生活。

讓我以下列例子再次強調創新對於改善生活的重要: 今天地球上 40% 的人口得以存活,都得歸功於 1909 年時,德國化學家 Fritz Haber figured 想出製作人造阿摩尼亞的方法

過去 25 年來,小兒麻痺的案例大量減少,幅度超過 99%,而其中原因並非是此疾病已經自行滅絕,而是因為 Albert Sabin 及 Jonas Salk 二人發明出小兒麻痺疫苗,再由各界合力把疫苗散佈到全球各地。

  • 現在這個世代是歷史上最好的時光,但世界並不如我們希冀那般美好

上述發明讓我們的生活越來越好,雖然當我執筆寫作之際,超過 10 萬人在敘利亞內戰中喪失生命;而氣候變遷等難題也正困擾著我們,目前也還沒找到簡單有效的解決方式。

不過,若 縱觀人類歷史,並從各面向的進步程度來看,我們這一世代是歷史上最好的時光:戰爭不像過去那樣頻繁 。而上個世紀起,人類平均壽命也延長至兩倍以上,孩童接受基礎教育的比例也是史上最高,我們身處的世界比以往來得美好。

然而,世界還不如我們所希冀那般美好,如果我們想要加快進步的腳步,我們需要主動追求重大突破,就像前述所提。

由於創新能改善世界,所以創新越多,世界進步得越快,我和我的妻子 Melinda 就是秉持著這樣的信念在推動我們的基金會的工作。

  • 曾經參加一場野生動物之旅,卻因而看見極端貧困的生活

當然,不是所有創新都有相同影響力,我們希望把我們捐助予社會的金錢發揮出最大效力。因此,我們想要投資的是擁有最大收益的機會。

也就是說,我們想要解決世界上最嚴重的問題,而且資助最有潛力的解決方法,這個挑戰聽起來不容易,實行起來更為困難。

全球問題孰輕孰重?我並無法輕易判別,我並沒有這樣神奇的計算公式。

無論是貧窮,疾病、飢餓、戰爭、教育品質低落、政府統治不良、政治不穩定、貿易萎弱,或是女性遭受虐待等都是嚴重問題。我跟 Melinda 最後決定聚焦全球貧窮與疾病問題,另外還有美國教育問題。

我們之所以會選擇這些議題,是因為父母曾經對我們說過,每個人的生命都有同等價值

但是,當 我們秉持如此信念看世界時,我們很快就會看見殘酷的角落,在那裡,有些人的生命價值好似比較低而不如人 。如果在這些角落投注心力,我們就可以帶來巨大變革;在這些角落,每筆錢都必須要發揮其最大力量。

在我年紀三十出頭時,我已經決定要把我所獲之財富回饋給社會大眾。微軟的成功讓我賺進大筆財富,而我認為我必須小心運用這些資源。

我曾經閱讀許多文章,探討政府如何忽視基礎科學研究,且未有效投資該領域,我當時想,這真是大錯特錯阿。 如果我們不提供科學家空間去深化人類對於這個世界的基本認識,我們將無法提供下一代創新的基礎 。於是我當時想,我能做的最大貢獻應該就是建立一個機構讓人才齊聚作研究。

後來我跟 Melinda 在 1993 年去非洲旅行時乘車去觀賞野生動物,卻因而看見極端貧困的生活。我記得那時車窗外有一長列的女人,她們頭上頂著巨大水桶在路上走著。

我們當時想,這些女人居住的地方有多遠?當她們離家時,誰照顧她們的孩子?

  • 開始認識世界上最貧窮的人所面臨的問題

1996 年時,我父親寄一篇紐約時報的文章給我們,該文章指出,每年有數達百萬的孩童因為感染輪狀病毒而面臨死亡,而這是先進國家中的小孩無需面對的威脅。

我朋友則給我一份世界銀行的世界發展報告 (WDR),該報告詳細解釋兒童疾病所造成的問題。

Melinda 與我非常驚訝:「雖然先進國家政府默默給予支援,一些基金會也提供許多協助。但是,針對這些主要影響窮人的疾病,業界竟未研發相關疫苗或用藥,這些孩童死亡的消息也鮮少見報。」

資本主義沒辦法照顧貧困

上述發現讓我重新思考該如何改善世界。

我是資本主義的忠實信徒,資本主義使得有史以來最好的系統誕生,讓一己之利得以推廣及人,且此系統帶來許多重大發明,像是飛機,空調,以及電腦等等,造福了幾十億的人口。

但是 單靠資本主義,我們並無法照顧到赤貧者的需求;也就是說,由市場帶動的創新實際上會擴大貧富差距

我在 2009 年造訪南非 Durban 市的貧民窟時,我就親眼看見貧富差距的鴻溝;當我看見露天廁所時,我慚愧地發覺,我是多麼地視現代化管道系統為理所當然阿。同時,全球有 25 億人口未能享有適當的衛生設施,而此問題也導致每年 150 萬孩童死亡。

政府也不夠努力推動創新,雖然富裕國家伸出援手拯救了不少人,但政府已經習慣忽視研發領域,而若研發目的是為了窮人福祉時,政府投資量尤其不足。

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他們很討厭冒險。

畢竟政治對手都睜大眼睛,想揪出對方敗績以大力抨擊,而創新嘗試的過程中,通常會遭遇許多失敗,所以政府才不甚願意把錢交給創新人才運用。

  • 開始尋找企業與政府投資不足的領域

到了 1990 年代晚期,我放棄建立研究機構以鼓勵基礎研究的想法,我轉而的領開始尋找企業與政府投資不足域。我跟 Melinda 一起找到幾個急需慈善事業關注的領域,我稱這樣的慈善事業為「催化式慈善事業」(catalytic philanthropy)。

我已經與人分享催化式慈善事業的概念好一陣子了,其運作原理與財產私有化的經濟市場頗為相像:那就是人們透過投資來獲取巨大利益。但是,兩者之間有個很大的差別:投資慈善事業的人並不需要獲得任何利益。

我們採取兩種角度來推動催化式慈善事業:

1. 縮短貧富差距,讓富有階級者所享有的進步生活盡快延伸至貧窮階級。
2. 讓全球人才多花點心力來設法解決貧窮階級的人面對的問題。

當然,這件事本身就極具挑戰性,因為我們是在價值幾十兆的全球經濟中運作,與之相較之下,任何慈善事業上的努力都顯得渺小。

如果你想要發揮重大影響力,你必須找到一個平衡點,這個平衡點需要足以把每一元捐款或每小時的努力放大至其百倍甚至千倍的效力,進而有效幫助社會進步。

尋找市場與政府不太關心的問題

有一個方法可以找到這樣的平衡點,那就是尋找市場與政府不太關心的問題。

這正是我跟 Melinda 在 1990 年代中期所做的事:我們發現全球健康議題非常不受重視。當時由於缺乏疫苗,許多孩童死於痲疹,但其實痲疹疫苗成本低廉,不超過美金 25 分,這就是一個巨大的機會,讓我們可以用少少的錢拯救大量人口。

瘧疾的議題也是一樣:我們資助瘧疾研究的第一筆大額款項幾乎是全球瘧疾相關支出的兩倍。這並不是因為我們資助的金額異常龐大,而是因為瘧疾相關研究所獲得的資源實在太少。

不過,你未必要找到遭忽視的問題,你也可以從備受矚目的議題中發現其他人未曾想到的作法。

我們基金會處理教育議題的做法就是個例子:政府已針對學校投資鉅額經費,光是加州每年編列給 K-12 學校的預算就高達約 6 百 80 億美元,是我們基金會在全美地區支出的 100 倍。

既然政府已經在教育上投注這麼多錢,我們要怎麼在教育領域發揮影響力呢?

我們的做法是從不同角度伸出援手

對我來說,我們的教育系統最大的問題之一是老師獲得的幫助太少,導致他們無法向教學能力強的人學習。

在我們與老師討論其需求的過程中,答案逐漸明朗: 只要聰明地運用科技,我們就可以為教育帶來重大改變 。老師們應該要有機會能透過影片觀摩頂尖教育者的教學方式,也應該能夠錄製自己在教室上課的過程,並且與指導員一起觀看影片、修正自己的教學方式 —— 這正是其他人未曾想到的作法。

所以現在我們正與國內(美國)的老師合作建立系統,希望能給予老師們所需的教學意見與支持。

我們的主要目標之一是提供種子基金以實現許多不同想法;我們代替政府去冒險投資,我們相信總有些計劃能夠成功。等到計畫奏效時,政府與其他支持者就可以協助擴大計畫規模,而這正是政府與其他支持者較為樂意扮演的角色。

幫助企業投入創新

我們不只致力於吸引政府參與,也努力讓企業投入,因為大部分的創新都是企業帶起的。

我聽過有些人說,將來的經濟將成為「後企業主義(post-corporatist)及後資本主義(post-capitalist)」,在這樣的經濟型態之下,大企業將瓦解,所有的創新將從下向上發生。

這真沒道理,這樣說的人從來都提不出有說服力的說法,他們無法解釋屆時將由誰來製造藥品或低成本、零碳排放的能源。

所以,催化式慈善事業不是要取代企業,我們是要協助企業,讓他們的創新成果可以幫助到窮苦的人。

  • 我們需要創新帶動革命

我們來看看 20 世紀時農業的發展。

幾十年來,科學家致力於發展耐寒作物,但是其進展僅使富有階級受益,窮人未獲其利。在 20 世紀中期時,洛克菲勒和福特基金會踏入該領域,資助 Norman Borlaug 研發新品種之高產量小麥,遂帶起綠色革命。(如同 Borlaug 所言,肥料是推動這場綠色革命的燃料,但是這些新品種作物正是這場革命的催化劑)

由於無利可圖,當時沒有任何私人企業有興趣投資 Borlaug,但是今天所有逃離貧窮的人構成龐大商機,新公司爭相滿足此市場之需求。

Big Data 也可以改善一個產業的效率

我們也可以看最近的一個例子:大數據時代已來臨,由於我們可以取用大量資訊,所以美國健保、製造業、零售業還有更多更多產業將發生重大變革,這已是不爭的事實。

但除了以上影響之外,大數據也可以使 20 億赤貧人口受益;研究者現正藉由衛星圖片判斷土壤健康程度並協助窮困農夫提高農作收成效率。

我們需要更多如同此例的創新,否則我們將浪費這大好機會,錯過大數據消弭不平等的可能。

  • 人們常問我:「我可以做什麼?我該如何幫忙?」

先進國家政府得繼續維持海外援助,甚至增加援助,因為這些援助已經拯救數百萬的生命,也幫助許多人自力更生並脫離貧窮。

當政策制定者傾聽選民意見時,我們可以藉由發聲支持海外援助計畫來幫助窮苦階層;在經濟困頓的時代,選民是否支持海外援助計畫尤其重要,因為在上位者正四處刪減預算。

我希望大家可以讓議員或民意代表知道,這些援助是有效的,而且我們希望可以拯救他人生命。知名樂團 U2 主唱 Bono 所辦的 ONE.org 就是很好的發聲管道。

所有公司,尤其是科技領域的公司,都可以貢獻其頂尖創新者百分之一的時間來幫助那些被排拒於全球經濟之外的人,也幫助美國境內遭剝奪機會的人

科技正在把世界變小,我們可以利用它改善世界

如果你擅長寫程式、是基因組學方面的專家、或是懂得如何發展新種籽,我會鼓勵你更深入了解赤貧階層的人面對的問題,並且想想可以如何幫助他們。

我基本上是個樂觀主義者,科技正幫助我們克服偌大挑戰,而科技的另一重大貢獻則是把世界變小:我們現在可以坐在書桌前跟幾千英里以外的人即時視訊,而我想這也解釋到為什麼這代年輕人對於全球衛生與貧窮議題越來越關注。

因為生活在富裕之中的我們越來越難無視他人的貧窮與苦難,即使這些悲劇都發生在地球的另一端亦然。「感同身受」是我們與生俱來的能力,而科技正在喚醒我們憐憫人類同胞的能力。

最後,等到科學進步且全球良知覺醒後,我們將握有最強大、得以改善世界的力量。

  • 全球願景,廣植善行

以下為比爾與美琳達蓋茲基金會過去 15 年來的重大貢獻。

1999

認捐 7.5 億美元協助建立 Global Alliance for Vaccines and Immunization(現為全球疫苗免疫聯盟,the GAVI Alliance),受世界衛生領域的主要成員和國際兒童疾病的專家所支持
1999

捐贈 5 千萬美元給全球小兒麻痺症根除計畫 (Global Polio Eradication Initiative)

1999

發起蓋茨千年獎學金計劃(The Gates Millennium Scholarship Program),該計畫每年提供 1,000 位低收入及少數族裔學生獎學金與幫助以就讀大學.

2000

正式建立比爾與美琳達蓋茲基金會,主要關注健康、教育以及圖書館等議題.
2001

認捐 1 億美金給全球對抗愛滋結核瘧疾基金會 (Global Fund to Fight HIV/AIDS,TB and Malaria),在此筆捐款後陸續募集到 14 億美元,拯救了超過 9 百萬人.

2003

宣布「全球衛生重大挑戰行動」(the Grand Challenges in Global Health initiative),若有研究承諾能大力提升打擊疾病的工作以對抗發展中國家所苦之疾病,則該研究將獲得資助.

2006

與洛克斐勒基金會共同投資 1 億 5 千萬美元創立農業發展計畫(Agricultural Development),藉以建立非洲綠色革命聯盟(the Alliance for a Green Revolution in Africa),幫助農夫脫離貧困.

2009

發起「教學成果評量計畫」(the Measures of Effective Teaching Project),共 3,000 名老師參與,位教育者建立更好的回饋與發展系統.

2010

推動「疫苗十年」(the Decade of Vaccines) 之願景,目標在 2020 年前拯救超過 2 千萬人之生命,並認捐 1 百億美金以協助發展及廣布疫苗.

2010

發起「下一世代學習挑戰」(Next Generation Learning Challenges),催生能夠推廣學生個人化學習的創新發明.

2011

主辦「全球疫苗免疫聯盟誓師大會」,向政府、慈善家以及私人企業募集到 43 億美元,此募款將於 2015 年前讓世界上 2 億 5 千萬名貧窮兒童接種疫苗.

2011

頒發 4 千 2 百萬獎勵一位發明家,因為他為發展中國家發明一種廁所,這種廁所安全,衛生設備成本不高,且可將排泄物化成可再使用的能源、肥料、以及淨水.

2012

聯合 13 家藥廠公司,以及美國、英國還有阿拉伯聯合酋長國之政府,還有世界銀行及許多全球衛生組織,預計於 2020 年底前共同消弭或控制 10 種被忽視的熱帶疾病。

2012

美琳達蓋茲擔任倫敦里程碑高峰會 (the Landmark London Summit on Family Planning) 之主席,聯合了世界領袖來提供全球最貧窮的國家中 1 億 2 千萬的女性取得避孕用品的機會,此目標預計於 2020 年達成。

2013

支持在 2018 年前根除小兒麻痺,此計畫將花費六年的時間及 55 億的成本完成。

(資料來源: Wired ; 圖片來源:Gates Foundation,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