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編按:當科技家與金融家表述各自產業對世界的貢獻與創新的重要性,的確很難有個高下。

一個是 Robert Shiller 是美國耶魯大學的王牌經濟學教授,一個是美國科技學界知名學者 Vivek Wadhwa 。一個認為金融創新對世界的意義深遠,沒有金融相關的創新概念發明,就沒有後續的經濟、社會發展。而另一個認為金融創新只不過是資本家的金錢遊戲,科技進步才帶給人類社會持續「正向」的進步。

但就像聯準會前理事 Frederic Mishkin 說過的:「金融制度是經濟的大腦 …… 扮演協調機制的角色,分配經濟活動的命脈『資本』,供企業和家庭做最具生產力的運用」。我認為完善的金融體系,絕對是科技創新後面最大的資本助力。因為即使像是 Google、Facebook 如此成功的公司,在新創階段成長的過程也需要「金融家」、「創投家」的投資才能日益壯大不是嗎?

也許兩位大師都應該輕鬆點,撇開兩者的交鋒之處,把金融與科技兩者合在一起做聯想。比特幣、Paypal 也許才是談創新最棒的交會點與最好的想像。

今年十月三十日在經濟學人所舉辦的Buttonwood Gathering 系列活動中,科技企業家兼專欄作家 Vivek Wadhwa,和經濟學家 Robert Shiller 有了一場非常精采的世紀辯論,內容主要為科技業與金融業對於當代發展的重要關係。

Vivek Wadhwa 目前是 Singularity University 創新與研究機構的副總裁,對於美國科技趨勢走向,和技術研發都有非常大的貢獻。

他寫過一本探討美國為何在全球企業競爭底下失去人才、機會的專書(The Immigrant Exodus: Why America Is Losing the Global Race to Capture Entrepreneurial Talent”)曾在 2012 年被經濟學人雜誌評比為該年優良書籍,也在今年被時代雜誌列舉為當代科技業最有影響力的 40 人之一。

以下內容是由第一人稱描述雙方論證,以及探討金融業與科技業,這兩大產業對於全球的發展布局為何。

(以下文字以 Wadhwa 第一人稱撰寫)

經濟學家;現任耶魯大學教授 Robert Shiller 在十月底的Buttonwood Gathering 辯論會上如此說:

「當你就讀金融相關科系時,就是在學習如何以一個影響深遠的學科,讓世界運轉,這比如何擠進 Google 大門,或是寫些程式,耍耍小把戲重要多了。」

Shiller 認為金融產業的創新和矽谷研發出的新技術同等重要,而且若是沒有金融產業的支持,今日世界根本不會有所謂的經濟流動,更別提科技產業了。

以上這些,我一概不能苟同。

當被邀請替科技業這方辯論時,我覺得這實在是非常可笑。

畢竟,到底有誰會認為現代最棒的發明是金融產業,然後還傻呼呼的去支持向 Goldman Sachs (《TO》編按:全球知名投資銀行高盛)這種跨國金融企業呢?

更別提最近的經濟不景氣,大半的責任都要落到金融業上頭。不過我馬上認知到,其時我是要替科技業這個重大角色辯護,這個不斷在提醒世界經濟泡沫化危機,和金融業危機的重要角色。而且 Robert Shiller 教授是真正在學術界有權威性、有貢獻的重要人物,並不只是一個路人。

所以我願意犧牲睡眠時間,來好好準備這場辯論。

  •  科技方看法

我的論點主要是債務擔保證券、信貸違約掉期、結構型投資工具,這些都是金融業在當代創造出來的代表性產物,這也是讓全球經歷次貸危機、房市泡沫化、金融風暴的主因。

隨著大量的交易、以及投資銀行用來規避股市稅率的電腦程式產生,造成這些投資客才是所謂的現代金融流氓。

另外一方面,檢視科技業,如 Google,在現代社會裡所扮演角色。網路提供給大眾知識之海,讓人可以無限探索;我們可以由線上收看當代傑出學者的講課影片;使用社群媒體和 email 與人溝通無距離;並且可以藉由群眾力量,解決問題

使用手機 App,線上轉帳、醫用檢測、即時導航服務都不是問題。

而且可以預見的是,自動駕駛系統將會大幅轉變現代運輸模式,塞車、車禍、停車、超速都不會再造成人門困擾。

未來也會持續開發現有網路科技,Google Loon 會提供超高速網路服務、3D 列印將可以帶來工業的根本性革命、水質透析科技讓飲水衛生安全無虞,總之一句話,科技能夠帶來的便利性與可能性列舉不完。

  • 金融方看法

Shiller 教授指出若沒有金融相關的創新概念發明,就沒有後續的經濟、社會發展。

他認為 Google 在某種程度上和投資銀行並沒有什麼不一樣,因為 Google 同樣進行併購公司的策略,並且併吞那些公司的技術。Shiller 教授也指出,若沒有貸款這個概念的產生,現代人不會有能力可以負擔起買房。而保險業(同樣也是一樣金融業的重大發明)讓自然災害的風險降到最低。「所有人類活動都需要資金的挹注。」Shiller 教授是這麼說的。

Shiller 認為 Google 像是投資銀行,還有撰寫程式只是一些小伎倆的這種看法,讓我了解到他其實並不是真的懂 Google 還有其他科技產業的運作方式到底是什麼,他也不了解例如 Paypal 這種虛擬電子貨幣的流通原理。

同樣的,利用網路架設群眾集資網站,讓新科技的研發資金花費需求降低,這種種例子都讓金融行業在世界創新這件事情上所扮演的角色日益輕微。

Shiller 教授的主要論點為年輕且富有崇高理想、抱負的畢業生應該要加入 Goldman 企業,這段論述我只有部分同意,有問題的是「富有崇高理想、抱負的畢業生」這一段,一直以來華爾街內,貪汙腐敗、內線交易一直沒停過,這部份是大眾必須積極監督的

所以,能夠加入 Goldman 又有道德感的畢業生,恐怕就很少了。

因此,我認為 Goldman 還有同類型的掛國金融業不應該再躲在納稅人,還有空泛道德圍牆背後了,他們既然規避了那麼多稅金,應該挪點錢出來,替美國高等教育盡一份心力,反正他們負的起。

  • 這場辯論給雙方什麼啟發?

在正式辯論之前,我有機會能夠會見 Shiller 教授一面,並且在會面後由衷的佩服他在專業學科上的學問以及貢獻。不過我和我的搭檔 Greg Ferenstein 在辯論上必須要給 Shiller 教授一番迎頭痛擊,所以我不怪他不懂社群網絡,或是不懂怎樣使用 Twitter。

而在辯論後,Shiller 教授也承認科技產業在 21 世紀的重要性,他說:

「比起金融人員,我們需要更多的工程師。可是,我們仍然需要金融人員不斷的提供機會、資源讓工程師們去尋求新可能,這不是非得要 Google 或是 Goldman 選邊站,兩個行業是相依相存的。」

延伸閱讀:

從高盛銀行和 Facebook 出走的日本女性創業家:Akiko Naka

(資料來源: VentureBeat ; 圖片來源:SEIU International、ttnkandrewarchyWorld Economic Forum,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