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石油可用,第三次工業革命必須趕緊開始!而中國將成為帶動的火車頭!

第一次工業革命起於 18 世紀末期,英國開啟人類使用煤與蒸氣機,機械動力代替手工勞力,引領社會變革。

第二次工業革命以石油等化石燃料為基礎,美國利用電力、內燃機(石油)、交通工具(汽車)和通訊技術(電報和無線電)宣告 20 世紀大量生產的時代來臨。

但如今人類過度消耗石化能源,天然資源的枯竭和全球暖化的危機一一浮上檯面,IPCC 警告,如果全球溫度再上升個兩度,毀滅性災害將提早來臨。如此看來,在 21 世紀這快速發展的時代,喚醒人類反思的第三次工業革命已是刻不容緩。

但誰將會擔任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推手?Jeremy Rifkin:「崛起的中國」。

享譽全球的美國華府經濟趨勢基金會(Foundation on Economic Trends)總裁、歐洲執委會與歐洲議會的顧問,兼暢銷書《第三次工業革命:世界經濟即將被顛覆,新能源與商務、政治、教育的全面革命》的作者,知名經濟學家兼未來學家 Jeremy Rifkin 剛結束他為期兩個星期的初次中國訪問,為當地和他國的官員描繪出一個「後碳」時代和網路建設所構成的世界藍圖。

去年底,自從官方的新華通訊社報導,現任中共國務院總理、黨書記李克強是 Jeremy Rifkin 的書迷後,Jeremy Rifkin 馬上引起中國政策者的關注,李克強甚至要求高層經濟策略決策官員都必須閱讀 Rifkin 的著作。

  • 《第三次工業革命》的中文版銷量已超過 30 萬本,Jeremy Rifkin 在書中預測:

1. 未來再生能源(太陽能、風能、地質能、地熱能、水力等)將取代化石能源(石油、媒、天然氣)。

2. 每一個國家內數以百萬個建築都將轉化為微型發電站。

3. 大眾交通工具將轉型為插電式電動車和燃料電力車。

4. 利用網際網路,將多餘的能源轉換給能源網路(energy internet),不僅能降低浪費還可以促進經濟發展。

美國最具影響力的商業週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於 9 月 23 日搶在 Jeremy Rifkin 離開中國前,在天安門廣場與這位前瞻性作家 Jeremy Rifkin 進行訪問:

 Bloomberg Businessweek》:可以請您解釋當前全球經濟面臨的挑戰和必須採取的對策嗎?

Jeremy Rifkin:第二次工業革命很明顯已經日薄西山,石油和化石能源正日益枯竭,價格因此大幅提升,全球石化能源的市場幾乎是呈現大幅波動、反覆無常的狀態。

說得更嚴重一點,現在的我們正處在一個不是成長就是減緩的五年循環中,這一切是始於 2008 年七月,石油價格飆破 147 美元的紀錄,民生物資等服務因過度仰賴石油,引發全世界購買力崩潰,2008 年上漲油價嚴重壓垮全球經濟,連帶 60 天後的金融瓦解、股市崩盤的結果。

於是乎,我們努力想盡辦法解決當前問題,試圖補充存貨,設法成長,然後當我們再次達到石油每桶 122 到 140 美金這高價金額後,石油的價格又再度迫使所有其他民生物資、產品的上漲,購買力又因此下降,周而復始的循環,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現在正處理第二階段的經濟減緩當中。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全新的經濟藍圖,他必須是強制性且可達成的計畫,而且有必要讓開發中國家和已開發國家同時快速的推動此項計畫,石化能源過度的消耗和人為因素造成的氣候變遷危機不等人,我們必須要在 30 年內脫離對碳能源的依賴。

 Bloomberg Businessweek》:可以請您形容一下「後碳」時代的第三次工業革命嗎?

Jeremy Rifkin:太陽能、風能、地熱能、生質能、潮汐等這些再生能源全球可見,不同於碳、天然氣,或是鈾這些提煉精華,需要大量動用軍隊挖掘和地理政治學的投資和資本,再生能源輕而易舉的就可以在地球上每一平方英吋上取得。

十年之後,我們將會有數以百萬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建築來生產小量的綠色能源,在二十年內則能達到好幾億此類的建築數量,而人口數居世界之冠的中國將會成為與與歐洲一同帶領這項革命的領導者。

此外,當再生能源的技術越趨便宜的時候,就會如電腦和手機一般的技術擴張效應,而後一但我們將技術投入,加上免費的太陽、風和地熱能,就能達到如網路資訊傳播般的零邊際成本效益。

Bloomberg Businessweek》:為什麼你會認為你的想法可以引起中國的共鳴?

Jeremy Rifkin:第一、中國有必要在新的領導體制下做出新的經濟改革計畫,第二、中國必須要加速國內的都市化,第三,中國要開發中國西部已達到和東部相同的水準。最後一點,中國必須好好處理國內嚴重的污染問題。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耗國,也是僅次於美國第二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國,如果中國想要為人人打造一個美好的中國夢(中國總書記習近平上任提出復興中國的構想),必須要擺脫對石化能源的依賴。

曾經有許多與我面談過的人是這樣對我說的:「中國徹底錯過第一次工業革命,第二次工業革命也幾乎沒參與到,直到第二次工業革命步入尾聲的最後十五年才進入。」所以他們試圖在生活支持上也能模仿另一場革命。由此可見,中國已經下定決心要帶領第三次工業革命了。

 Bloomberg Businessweek》:為什麼中國會在第三次革命中扮演領導者的角色:

Jeremy Rifkin:中國擁有三大資產足以與歐洲一同領導第三次工業革命。回顧前兩次,英國之所以能開展第一次工業革命是因為英國有大量的煤炭,進一步還發明了蒸汽機的運作;美國開創第二次工業革命則是因為德州和奧克拉荷馬州有蘊藏豐富的石油,還要歸功於內燃機和哈利福特汽車的發明。

而中國是有哪三大潛力足以引領第三次工業革命?

第一、中國再生能源資源潛力遠遠高於世界多數國家,他擁有可觀的太陽能、風能(海上風能資源占四分之三)、生物能,還有蘊藏在鄉村和農業地區的地熱能,比起沙烏地阿拉伯的再生能源還要豐富。

第二、中國擁有如歐洲一樣的社會市場經濟,這潛力不可小看。我們都知道,公共建設需要社會市場經濟的推動,而建設則必須有賴於政府與商業團體之間的攜手合作,目前為止還沒有公共建設是由私人市場主導,畢竟商業界是不會願意製造公用的產品,提供幫助,再說如果我們要仰賴那種只著重在每三月一季短期成果展現的商業、投資還有財經界,是無法開創第三次工業革命。

第三次工業革命是需要長期投資的,所以對中國而言,政府有將近五年的計畫可以好好開創,要擔任起領導的角色簡直輕而易舉。

第三、從文化上來看,中國可說是第三次工業革命與生俱來的領導者。對西方國家來說,不論是宗教還是哲學傳統,都強調大自然是最大的敵人,而人類的出現就是要成為自然的主宰。但中國的儒家學說中可不這樣認為,孔子主張當以「萬物一體」的理想,讓大自然與人能共生共榮、和諧共存。也許這樣的論點並不適用在任何情況,但追朔其文化根源,這就是中國與生俱來的潛能。

石油和化石能源正日益枯竭,世界各個角落也因此面臨因全球暖化而到來的氣候變遷災害,第三次革命刻不容緩,而且其實各國都很清楚,在這三四十年裡,如果想要擠身世界強權之一,勢必得擺脫對化石能源的依賴,全力投身於第三次工業革命的反思與推動。

  • 延伸閱讀:

《經濟學人》封面故事:第三次工業革命來了,製造業的社群化

歐巴馬正在理解第三次工業革命,為什麼我們的總統連網路都不懂?--小全通訊社

(資料來源:BloombergBusinessweek;圖片來源:Oesterreichs Energie,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