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時工作、壓榨勞工有理?該怎麼改善跨國企業的血汗工廠?

《TO》導讀:該怎麼抑止企業為了更具競爭性的生產效益,而造成的「血汗工廠」?

我認為根本除了完整相關勞工法規的建立和執行,就是應該提昇企業領導人的道德認知。無論技術高低,都應該要把員工當成「人」一樣對待、尊重,而不是像郭台銘口中譬喻富士康員工的「一百多萬頭難以管理的動物」。

員工應該要是企業主感激的對象,而不只是可拋棄式的賺錢工具。

新聞中常看到諸如 Apple、 富士康 、惠普等知名科技廠,為了自身更具競爭性的生產效率與成本效益而面臨「血汗工廠」的指責。

在社會與輿論的壓力下,這些科技廠紛紛採取了相關的因應措施,像 Apple 在 Tim Cook 的領導下,就對供應鏈廠商進行了全面的檢查,在 2012 年就針對主要供應商的勞動條件進行了 393 次檢查,較 2011 年增加了 72%。

但,仍然發現多例使用童工、就業歧視和薪酬等方面的問題。

  • Apple 關注企業濫用「實習」

Apple 的運營資深副總裁 Jeff Williams 也表示,Apple 正進行勞資關係的改善,以解決最具挑戰性的兩大問題,也就是確保供應鏈廠商中不存在童工,以及工人每週工作時間低於 60 小時。

Jeff  Williams 同時表示,Apple 在 2013 年的關注重點是學生實習問題,以確保供應商不會濫用實習體系。

大學生實習比例被大大提升

依據美國全國大學與雇主協會的統計,到 2009 年,美國大學生中超過 5 成的畢業生,在畢業前為了增加個人求職履歷的工作經歷,擁有在大學階段從事實習工作的經驗。

而這個數字,在 1992 年的時候僅僅只有 17% 左右,短短不到 20 年間,實習制度已經成為大學生為了日後求職「沒有選擇而必須」從事的「必備條件之一」,而保守估計,這些實習工作,有 1/3 到 1/2 是無薪實習。

美國總統歐巴馬上任後,勞工部(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Labor),依據現有法令,發布了一份行政命令,確認多數的實習工作屬於雇傭勞動,因此,雇主應該給付實習員工最低薪資,以及加班費等的相關保障。

世界各地都有壓榨勞工情況

然而,諸如此類關於工作環境、勞動尊嚴、甚至性別平等的問題時有所聞,像是位於中東的卡達,平均每人 GDP(Per Capita GDP)62736 美元,是全球之最。

在 2006 年時耗資 28 億美元舉辦了杜哈亞運,之後更申辦 2022 年世足賽成功,然而為了進行大規模的相關城市建設,卡達的雇主虐待外來勞工。

光是 2013 年就有 65 名尼泊爾人死於過勞死,使得人權組織向國際足球協會抗議,認為卡達沒有資格舉辦世足賽;另外,像是日本企業雇用了約 750 萬的派遣勞工,造成經濟每況愈下等。

  • 相關法規無法約束問題,只能靠勞工團體?

雖然多數國家都已制定了相關法規來約束這些問題的產生,但違反法規的企業所在多有,況且僅僅只有法規的約束力是不夠的。

勞資關係與企業策略、權力的平衡有關,政府往往無法直接介入,所幸目前有許多的勞工組織聯盟正在為實現尊嚴勞動而努力。

像是國際工會聯盟就主張在團結、民主、平等的信念之下,尊重全體人類生而平等的天賦人權,維護社會正義人類尊嚴與和平,保障勞工公平的勞動條件,團結各國的工會影響各國法令,並透過集體協商推動以下的工作目標:

1. 經濟、社會和環境三支柱結合發展。

2. 保證全球勞工的勞動尊嚴和基本權利。

3. 產生所有的正式 〈職〉 勞工。讓大量的貧窮結束,以及在國家的範圍之內減少本質上的不平等。

4. 推動公平的收入分配。

因此,科技廠商應該透過國際合作,結合政府、資方與勞方的聯合行動來尋求雙贏的局面。

(資料來源:sina遠見雜誌TVBSITUC ; 圖片來源:Greenpeace SwitzerlandPrachatai、 ,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