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作者為《福爾摩斯思考術:讓思考更清晰、見解更深入的心智策略》的作者瑪莉亞.柯妮可娃(Maria Konnikova),她擁有哥倫比亞大學心理學博士學位。

2013 年 9 月 24 日,Popular Science 宣布,未來將禁止所有人在其網站上留言。有編輯認為,匿名的網路留言使科學降格為攻訐與嘲諷,網路內容主管 Suzanne LaBarre 也表示:「就算是一小群人,也很容易會影響其他讀者如何解讀文章。」

  • 研究顯示,匿名留言是把雙面刃

根據 Pew 於 9 月的問卷顯示,有四分之一的網路使用者曾發表過匿名留言,且隨著使用者的平均年齡逐漸下降,不願使用真實姓名來留言的比例也越來越高。

匿名留言有個常見的問題,就是留言的內容與其本人的身分之間常有段極大的落差,心理學家 John Suler 稱之為「去抑效應(online disinhibition effect)」:在隱藏身分後,行為上的枷鎖也會隨之消失,因此容易變得肆無忌憚,做出平時在生活中不會去做的事。

休士頓大學的傳播學教授 Arthur Santana 分析了隨機取得的 900 則關於「移民」的文章留言,一半取自可匿名留言的網站(如 Angeles Times、the HoustonChronicle),另一半則取自不可匿名留言的網站(如 USA Today、the Wall Street Journal)。他發現可否匿名造成了很大的影響:約 53% 的匿名留言魯莽又無理,但必須先註冊才能留言的網站則只有 29% 為粗魯的留言。因此,Santana 認為,匿名的確助長了無禮的現象。

  • 匿名的好處:提高參與率

雖然許多人會因為匿名而胡作非為,但其實匿名也有其好處,那就是讓內向的人更放心地發言,減少發言所帶來的壓力。此外,一份關於學習的研究也顯示,雖然面對面互動可以給人較大的滿足感,但匿名溝通卻能提高參與率,並讓人勇於發言,進而有助於訓練創意思考能力

  • 新研究趨勢:留言本身是否會影響讀者的意見

匿名的爭議性,加上網路出版業轉型,讓研究網路的學者紛紛開始研究語調及內容等等匿名以外的要素,例如一項由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所進行的研究,就聚焦在探討「留言本身是否就會讓人們變得比較不客氣」。

他們發現留言越不禮貌,越容易導致讀者的意見兩極化,他們將此現象命名為「厭惡效應(the nasty effect)」,但事實上這不是一個新的現象,也不只發生在網路上。長期以來一直有心理學家認為,由於書信、電報等間接溝通少了面對面交談時的手勢、聲調、表情等情緒線索,因此留言的語氣常會讓人感到疏離且冷淡

  • 禁止留言也不是最完美的解決之道

假如不讓網友在文章下面留言,只會導致他們將戰場從「專注於文章內容的讀者留言區」轉移至 Twitter 或 Facebook 等「不特定對象的自由開砲區」,而如此龐大的討論群體,常會導致責任分散效應 (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使發言者感覺不太需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因此較容易做出超乎常軌的事。

社會認知心理學家 Alfred Bandura 在他關於群體與暴力的研究中,發現隨著個人責任越來越分散於群體中,人們也越容易鄙視甚至欺凌他人,而且傾向以各種理由合理化自己的行為。許多研究也顯示,當人們覺得不必立刻為自己的發言負責時,思考容易趨於鬆散,因此傾向將複雜的議題單純化,進而產生思考是否周全及可信度的問題。

  • 但也不要把留言想得那麼「壞」!換個角度想,應該有因地制宜的留言準則

或許,我們該換個角度想,將這些實驗的結果視為「一個場域中,所有好壞因素的累計結果」,而不是「原來留言本身是這麼不好的東西」。

換句話說,人類天生就會為特定的場合訂定一些規則來約束行為,因此人們也會依照這些準則來規範自己的舉止,例如足球比賽與婚禮會場就會有不同的規矩要遵守。同樣地,當我們身在不同的網路論壇時,既有的留言及本身的風氣自然就會成為該論壇的主流規範,因此人們可以自在地在 PTT 酸、噓、吐槽別人,但若到了讀者文摘,就會自然覺得應該要收斂一些。

心理學家 Marco Yzer 和 Brian Southwell 表示「新的溝通科技事實上並未從根本上改變人類行為的準則,人們的行為依舊受限於基本的人性。」

無論是在網路上、電話中,還是面對面,我們都受到同樣的準則所約束。溝通的媒介或許日新月異,但人性不會。因此,問題或許不在於無禮的留言是否會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或是影響其他讀者的想法,因為事實上就算披上了「匿名」的金鐘罩,人們總會知道,會亂吠的狗到底是哪幾條,也會知道該如何對待他們。

(資料來源:The New Yorker;圖片來源:ChristophLacroix,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