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賣了!借了 10 億美元、找新 CEO,黑莓準備起死回生

(本文合併自合作媒體《36kr》<黑莓新 CEO 程守宗是何許人也?> 與《愛範兒》< 黑莓不出售了,融完資、更換 CEO 重新再來 > 兩文)

黑莓今年難得有好消息,一直上演著裁員、銷量低迷、股價下跌的慘劇,最近則是說要打包出售。這對於一家 3 年前仍然炙手可熱的公司來說,絕對是一件冰火二重天的事,也側面反映了科技行業競爭之激烈。

如今,這家持續隕落的公司終於迎來了節點,出售計劃終於有結果了,不是賣給 Firefax 金融控股,而是通過發行可轉換債券融資 10 億美元,其中 Firefax 金融控股將認購 2.5 億美元,剩餘的其他投資者瓜分,這一筆融資的目的令人難以捉摸,因為黑莓仍然手握 26 億美元現金且無任何債務。

  • 領導人換血,新 CEO 程守宗上任

與此同時,現任 CEO Thorsten Heins 離職,他於去年年初加入黑莓,但沒能力挽狂瀾,黑莓遭遇了令人失望的 2 年,他的離職也表明了黑莓承認其移動策略的失敗。和諾基亞前 CEO 艾洛普一樣,Heins 也有望獲得數千萬美金離職補償。

在黑莓官方的聲明中,並未講述 Firefax 金融控股收購黑莓失敗的原因,但仔細揣摩可以得知,47 億美金畢竟不是小數目,何況是溢價收購,此時黑莓仍然沒有復蘇的跡象。

素來由其內部人士掌舵,比如創始人之一、早期投資人或者公司老臣,然而這個加拿大公司的首位「外來」CEO 即將在接下來兩周內上任,他就是程守宗(John S. Chen),一名 1955 年出生於香港的美籍華裔。

程守宗是一位華人商業領袖,在黑莓之前任職多家科技公司擔任高層,他和 Steve Jobs 一樣,都在 Walt Disney 任董事,能和 Jobs 並列董事會,程守宗的能力毋庸置疑。

而事實上,程守宗確實是一個有著光鮮背景的人。他上一個職位在軟體公司 Sybase,從 1997 年開始,他在該公司擔任總裁兼 CEO,在第一年便帶領團隊實現連續三個季度的業績增長。隨後程守宗又兼任董事長,對公司架構進行重新組織以及提供新的軟體服務方式,使得 Sybase 在行動嵌入式電腦不斷擴大,一度占據了 73% 的市佔率。

而在此之前,他任職過的其他公司職位大多是總裁、CEO、董事。

可以看出, 程守宗對管理以及銷售十分擅長,這正是當前黑莓所欠缺的 。前任 CEO Heins 以及更早的管理者對產品更為熟悉,對市場了解不多。黑莓的產品、研發並不差,但在消費者這端做的遠遠不夠,這或許和其習慣服務企業客戶有關。

上任的艱難抉擇:黑莓是否要放棄行動端市場?

不過與此同時,面對黑莓糾結的產品線,程守宗還需要做出一些艱難的決定。是否要放棄消耗如黑洞但前景誘人的移動設備市場?還是大力扶持通訊軟件 BBM,或者是企業服務等,很少有公司能將企業市場、消費者市場同時做好,黑莓最好在其中選擇一個。

  • 程守宗過去擔任 CEO ,表現頂尖

擁有美國布朗大學電氣工程學士學位和加州理工學院電氣工程碩士學位的程守宗是科技業老兵了,他的職業生涯可謂相當豐富,從科技企業高層到各大公司董事會或智囊團成員,甚至是小布希政府出口委員會。但是其最為人稱道的成績應當是擔任科技公司 Sybase CEO 時期的出色表現。

曾經和甲骨文這樣的巨頭角力的 Sybase 在上世紀 90 年代後期迅速隕落,根據彭博商業周刊去年的一篇報道,當程守宗 在 1998 年上任時 Sybase 的情況已經糟糕到被一家分析公司定性為「有 70% 的可能倒閉」。花了 13 年,程守宗把 Sybase 的市值從接手時的 3.6 億美元變成了 58 億美元。

程守宗在 2006 年就看出行動端市場的先機

在進入 Sybase 之後,程守宗做出了一些十分具有遠見的改動,他把公司重心從原本的數據庫轉移到當時的新市場  — — 行動端企業服務。

雖然這個轉變如今看來合情合理,但是在當時可不是一個人人能夠理解的決定,在 2006 年向紐約時報解釋 Sybase 的轉型時,程守宗表示他希望跳過一個世代走到競爭者的前面:「大家都笑話我們過早地進入行動時代,他們說這個市場還沒有經濟價值,無線只是個夢想而已,市場裡的玩家都在虧錢。現在,我們成了最大的無線企業服務供應商。」

黑莓已經足夠側重企業服務,在同樣方面有著豐富經驗的程守宗,無疑會加大這方面的投入。這符合程守宗為 Sybase 的轉型而做的改變,逐步地把公司導向諸如數據分析和行動服務這樣的高速增長領域。企業服務無法像行動設備和行動操作系統那樣為公司帶來大量關注,但是程看中的是這些領域在不久的未來的經濟潛力。

  • 黑莓有足夠的資本結構轉型

程在動手調整 Sybase 的商業模式之前,首先動手止住了公司長達 4 年的頹勢。

在他剛上任時,Sybase 已經連續四年虧損。他的第一步棋就是為穩定員工情緒,這也正是現階段的黑莓所急需的。2005 年時,程守宗對 Computer Business Review 說:「當我加入時,我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塑大家的自信。我需要讓他們知道,我有一個可行的目標。我不想再和公司的核心競爭力漸行漸遠。」

程守宗喜歡為公司創造經濟收入,在擔任 Sybase CEO 期間,他不允許公司碰任何不擅長的業務以及不賺錢的業務。此外,他還分解了公司結構,形成了數個更小的單位,因為這由於有助於提高靈活性和應變性。但即便除此,短期內黑莓出現重大改變的可能是還是很低的。他已經明確表示不會關閉正在虧錢的手持設備部門。

程守宗相信黑莓有足夠資本來完成逆轉,他對路透社表示:「我知道我們有打造一個長期可持續商業模式的必要條件。」憑著之前的輝煌成績,他用他的泰然給投資者吃了一枚定心丸:

「I have done this before and seen the same movie bef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