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小鴨在桃園埤塘呱呱:國際藝術與在地文化怎麼適當揉合?

許多人都在評論,這次小鴨到桃園,不但臉上多了三條線,更抱怨動線不好。但是,如果你認識桃園這個地方,就會知道,這次的桃園地景藝術節算是個成功的國際藝術與在地文化接軌的嘉年華。

國際的定義是什麼?大導演盧貝松來台取景遭到狗仔偷拍就不夠國際?黃色小鴨引進小小的桃園縣新屋鄉,格局不夠?住在桃園縣新屋鄉 30 多年的我,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首先,小鴨為何不到新竹南寮或是桃園永安漁港?就像香港和高雄一樣,坐落寬闊的海港?這樣不但交通較為便利,不會有電線杆來干擾,視野也更加好呀?很多人不知道,桃園是千埤之鄉,擁有的池塘面積是全台最多的縣市;桃園會舉辦這樣的活動,把小鴨放在埤塘,主要是為了保存在地文化。

桃園縣政府近年積極為保存埤塘作努力,甚至積極爭取為世界文化遺產,池塘的功能除了灌溉、養魚之外,更有調節氣溫之功能;根據師大環境安全衛生中心主任方偉達的研究100 年來,台灣氣溫平均上升約 1 度,然而,全台的平地溫度卻只有桃園縣百年以來沒有改變,堪稱世界奇蹟。(可參考「六藝草堂」部落格、「MAG 雜誌櫃」)

這次將小鴨選擇放在池塘而不在漁港,就是為了要保護埤塘、彰顯埤塘價值。

而且除了霍夫曼的黃色小鴨之外,還聯合了國際藝術大師草間彌生以及韓國崔正樺作品「蓮花」,散布在新屋鄉各處,更與在地藝術家結合,舉辦大型戶外演出、創意市集以及藝術交流工作坊。這儼然是個國際與在地文化結合的完美結合,不是嗎?

或許很多人沒聽過新屋,畢竟新屋鄉本來就是一個務農的小鄉鎮,無法跟一級都市相比,沒有寬闊的馬路或是大型停車場,但話說回來,哪個大型活動是不擁擠、不排隊的呢?

任何活動都會有需要改進的地方,但是就以桃園縣的特色與文化出發,策展團隊算是打出漂亮一仗,不但成功結合國際趨勢,更符合在地文化;就連霍夫曼都說了,小鴨臉上三條線,算是融入地方生活。 其實我想霍夫曼當初同意讓小鴨游進池塘而不是海港時,就很清楚明白這一點。

很多人罵媒體、狗仔應該更國際觀,讓盧貝松好好拍片;站在電影製作的立場,拍攝場景能夠不曝光最好,但是如果思考所謂的台灣文化,就可以理解,這樣的衝突是無法避免的文化進步。誰不希望看到黑寡婦現身台灣拍戲的畫面?基於此點,媒體偷拍只是滿足民眾的胃口。同樣的情節,如果發生在國外,我想沒有人看到黑寡婦還會冷靜的說,「喔!全球最性感的人來台拍片,但是我要有國際禮儀,不可以去打擾。」(《TO》編按:不過之後盧貝松為這起爭端打了個圓場,說騷擾劇組的狗仔是「從香港來的」。)

個人認為的國際化,應是讓在地文化發揚到世界,而不只是讓國外的東西進入台灣,尊重彼此文化才是關鍵。不管是小鴨到新屋,還是盧貝松來台取景,什麼是在地?什麼是國際?我想大家各自心中都有一把尺,沒人說得準。

(圖片截自:Florentijn Hofman Facebook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