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也有《後宮甄嬛傳》?Twitter 創辦人 Jack Dorsey 其實很壞?

 

(原文作者為《紐約時報》科技作家 Nick Bilton

在南方公園中央,舊金山的金融區附近,有一個大型的綠色橢圓廣場,廣場中有一座破舊的遊樂場。對許多居住在矽谷的居民來說,這個遊樂場是一個聖地。

據說,在 2006 年一個微風吹拂的日子,Jack Dorsey 在這裡和他的兩個同事一起點了捲餅。他身穿黑色毛衣,戴著綠色的無簷小軟帽,像極了在西奈山上的怪胎版摩西。他提出了他對網路服務的想法,希望網路服務能允許用戶及時更新他們的最新狀態,並且分享他們正在做的事情。

  • 矽谷的點子真的滿街都是嗎?對,但很多都很糟

「我在那個遊樂場第一次提出了這個想法,」在今年稍早時,穿著白色迪奧襯衫與深色訂做夾克的 Dorsey 這樣告訴 CNBC。

「推特的想法嗎?」訪問者問他。

「沒錯。」Dorsey 回答。

在矽谷,點子滿街都是。在每一間咖啡館、露天花園啤酒店和科技會議,都有大批的新創業者,像是編劇,抓著他們的腳本,拼命的誇耀他們認為會成為下一波潮流的應用程式或是網站。然而,大約 75%的新創業者會失敗。通常不是因為那些點子很糟糕(當然有些是這樣沒錯),而是因為其他的問題。

有些人想法太過時;太有錢的人吃到被體重壓垮;沒錢的人又因為募不到資金最後餓死;還有一些新創業者則是因為沒有實際經營公司的經驗,或是因為管理不善而起內鬨。

那些成功的新創業者必然是需要很多運氣的。當初 Google 公司以 17 億美元收購了 YouTube 時,Youtube 是幾十個影片分享網站的其中之一;Instagram 也不是第一個能在 iTunes 上分享照片的應用程式,但是 Facebook 還是花了 10 億美元的天價買下它。Twitter 不是第一個能夠分享狀態的社交網站,但它無疑是最幸運的一個。

名人相繼加入 Twitter,之後女王、總統、新聞機構、當然還有小賈斯汀(Justin Beiber),也都跟隨這股潮流。在它成立的 7 年之後,這個有著朗朗上口名字的公司已經有 2000 多名員工, 200 多萬活躍用戶,以及將近 160 億美元的市場價值。

在 Twitter 首次公開募股後,很多 Twitter 的共同創辦人、員工和投資者都將變得非常、非常有錢。在第一年自掏腰包贊助 Twitter 的共同創辦人 Evan Williams,很有可能賺超過 10 億美元。而公認的核心創始人以及公司執行董事長 Dorsey 則能賺到數十億美元。

  • Twitter 不是在遊樂場誕生的,也不完全是 Dorsey 的想法

但是 Twitter 的點子不完全是在南方公園遊樂場誕生的,而它當然也不完全是 Dorsey 的想法。事實上,在 Twitter 問世之前,Dorsey 曾將 Twitter 最初的共同創辦人逼走,而日後他也漸漸的被公司排除在外(這個時候,他曾悄悄地考慮過加入他的最大競爭對手)

但很幸運的,Dorsey 能夠為 Twitter 編織一個非常有說服力的故事,好讓他能重新掌權,將 Twitter 發展成一間更成熟的公司。而最幸運的是,到現在為止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是什麼讓 Twitter 從一個模糊的概念,轉變成一們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生意。

  • Twitter 創業的故事在矽谷被 Dorsey 加油添醋許多

創業的故事在矽谷似乎被賦予了極大的意義。Steve Jobs 在就讀 Reed College 時輟學,在環遊世界的時候認識了 Joan Baez,接著創辦了一個革命性的計算公司。

Mark Zuckerberg 為了吸引女生,在他哈佛的宿舍裡寫下了 Facebook 的初始化代碼。這些故事被稱為「創世神話」,因為它們是真實的故事,卻又排除了創辦科技公司時會出現的動盪以及暗算。而儘管所有的故事都有被加油添醋一番,但 Twitter 故事的油醋添加得比別人都還多。

2005 年,Jack Dorsey 是一個 29 歲的紐約大學輟學生,他有時會戴著一個鼻環,並穿著一件印有他手機號碼的 T-shirt。他的運氣不大好,在為惡魔島的渡輪旅遊裝備寫了為期三個月的代碼之後,他被 Camper 鞋店拒絕錄用,某一天早上,當他正坐在南方公園的 Centro 咖啡店時,他的好運來了。

  • Dorsey 與 Glass 共同發想創辦 Twitter


(Evan Williams)

Dorsey 當時正在用著他的筆電,戴著耳機聽龐克搖滾樂,他抬頭並注意到一位與他年紀相仿的男子。33 歲的 Evan Williams 是舊金山一位小有名氣的技術人員。幾年前,他賣掉了他共同創辦的網路日誌服務,Blogger,一個他推廣的名詞,進而獲得了幾億元美金。

藉由身為鄰居與朋友的 Noah Glass 的幫助,再加上賣掉 Blogger 的部分資金,Williams 資助了一間製造 Podcasts 的新公司 Odeo。那灰溜溜的公司總部正好就在角落,距離南方公園一個路口的距離。Williams 進入咖啡館點了一杯咖啡。

在小時候經歷語言障礙之後,Dorsey 變得很害羞,不願意做口頭做自我介紹。於是,他打開了在電腦中的履歷,刪除了任何有關想要為 Camper 鞋店工作的跡象,並在網路上找到了 Williams 的電子信箱,寄了一封信詢問 Odeo 有沒有在徵人。

投資 Odeo 的 Williams 現在已經是公司的執行長,他很快地跟 Dorsey 約了面試。他與 Glass 兩個都是大學輟學生,相較於哈佛畢業生,他們更傾向 Dorsey 這種戴著鼻環和有蓬亂的頭髮的人。

面談後 Doresy 立刻被約聘為自由工作的工程師,他在工作場合如魚得水,常常贏得公司的每週「快速髒話完成獎」,並在下班後與新同事們出去,尤其是 Glass。工作結束後,他們會在城市周圍騎腳踏車,或是去聽現場音樂表演並喝酒到深夜,而他們最常談論的話題就是科技。很快的,Dorsey 和 Glass 要好到形影不離。

某一天下午,蘋果宣布將 Podcasts 加入 iTunes,此時的 Odeo 就顯得多餘了。

到了 2005 年底,Williams 和 Glass 對於公司未來的發展開始有了意見分歧。 Williams 在做決定時總是比較緩慢,而正當他在考慮是否要收掉 Odeo 時,Glass 試圖從 Odeo 員工身上獲得能讓公司轉型的想法。而此刻他即將走到盡頭的婚姻更加劇了他的壓力。

  • 失敗的婚姻,讓 Glass 想到了 Twitter 的原生概念


(Noah Glass)

在 2006 年 2 月下旬的某晚凌晨 2 點,大雨滂沱,Dorsey 坐在 Glass 的汽車裡,兩個人喝了整夜的伏特加與紅牛,現在他們酒醒了,正在聊天,話題和往常一樣是關於 Odeo。Dorsey 脫口而出:「我要離開科技業然後成為一位時裝設計師。」Glass 回憶他這樣說,Dorsey 甚至想要在世界各地航行。但 Glass 又說:「不可能真的想要離開商業界的,對吧?」

Glass 接著問 Dorsey:「告訴我你還對甚麼感興趣。」Dorsey 提到了一個網站,一個讓人們可以分享他們當下狀態的網站,像是他們正在聽的音樂或是他們正在什麼地方。Dorsey 設想,人們會利用它來發表一些關於自己的動態,像是「去公園」、「在床上」等等。

Glass 之前就聽過 Dorsey 的這個想法,但他不覺得有甚麼特別的,因為它跟 20 年前左右,人們在 AOL 及時通上會張貼的離線訊息似乎沒有太大的不同。此外,Glass 認為這個想法跟許多新創公司的點子有點過於相似,其中包括 Dodgeball,一個利用便籤讓手機使用者分享當下位置的服務。

在 Dorsey 講話的時候,Glass 盯著窗外,回憶起他失敗的婚姻,不禁感到一陣孤單。此時,他突然頓悟,這個「狀態」不只是分享你正在聽什麼樣的音樂,或你在哪裡,它可以是一個對話;它不是單方面的報告,而是雙向的連接,這可是一筆很大的生意,而他肯定會喜歡這樣的服務。

當他一個人在公寓的夜晚,一個人在辦公室,一個人在車上,如果有能夠與人互動的網路,他會覺得不那麼孤單。兩人集思廣益了一段時間,之後 Dorsey 走出車外準備回家,Glass 說:「我們明天跟 Ev 還有大家談談這個吧。」

  • 起初 Twitter 的名字是:Friendstalker(朋友跟蹤狂)?

第二天早上,於 2006 年 2 月 27 日,Dorsey 和 Glass 走進 Odeo 的一間會議室,將他們的想法告訴了 Williams 以及 Williams 以前認識的好友,現在是 Oden 的同事 Biz Stone。Williams 和其他 Odeo 的高層已經連續好幾週都在研究與這個十分類似的想法,人們可以透過音頻剪輯與他們的朋友對話,而他們稱之為「組(Groups)」。

但是他們昨晚的點子, 藉由狀態的更新來連結朋友聽起來更前途有望。於是,Glass 負責這項計畫,他寫下了一些網站執行的指導方針和功能列表。他增加了不可或缺的元素,包括時間標誌,好讓人們知道一個更新在什麼時候被分享出去。Stone 開始摸索設計,Dorsey 和另一個程序員 Florian Weber 一起編碼,Williams 設計了一個類似 Blog 的模板,在頁面中能夠顯示人們過去的訊息。

不久,問題出現了,究竟該取什麼名字呢? Williams 開玩笑的建議將這個計畫命名為「朋友跟蹤狂」,但這個名字讓人有點毛毛的,所以被排除了。

Glass 則是有點瘋狂,一個字一個字的慢慢翻閱物理字典,試圖尋找適合的名稱。某天傍晚,當 Glass 一個人在公寓時,他將他的手機轉成靜音,當手機震動的時候,他腦中閃過震動這個字,接著又衍伸到了「twitch(抽蓄),不過他丟棄了這些想法,而選擇在字典中找尋「Tw」開頭的字:twist(扭曲)、 twit(嘲笑)、 twitch(抽蓄)、twitcher(觀鳥者)、 twitchy(抽動的)…… 啊,就是這個!

他大聲念出單字的定義:「某些鳥類所發出的小小叫聲。」就是這個了。「Agitation or excitement(攪拌或興奮);flutter(鼓翼)。」Twitter(推特)!

Dorsey 成為最重要的工程師

在經歷了許多會議、報告以及結合零碎的想法之後,Williams 做出了一個關鍵性的決定,他決定向 Glass 和 Dorsey 的狀態概念邁進。Williams 寄了一封 e-mail 給 Glass 以及一些 Odeo 的高層:「在所有的新計畫中,我對 Twitter 最有感覺。我們可以再討論,而我也很有可能改變主意,但我的直覺帶領我走向 Twitter。」

此時,Dorsey 還只是一位沒有被列在 e-mail 收件人裡的 Odeo 小員工,但是很快的他便成為 Twitter 團隊裡非常重要的工程師。在 2006 年 3 月,Dorsey 首次發出了 Tweet(推文),而 Stone 和 Glass 則緊跟在後。(最後,Dorsey 決定將推文的字數限制在 160 字內,或是手機簡訊上的最大字數限制,但是之後會降到 140 字)

  • Williams 和 Glass 的鬥爭開始

隨著新服務的發展,Williams 和 Glass 之間的權力鬥爭,從在 Odeo 的暗潮洶湧,轉移到 Twitter。Glass 想要保護他的新想法,又被離婚弄得心力憔悴,所以他變的越來越煩躁和焦慮。當較低級別的員工不小心讓有名的高科技企業家加入 Twitter 時,Glass 會對他的員工大吼:「這是我們的敵人。」、「我們需要一個戰爭地圖,他們會攻擊我們。」他還拉著 Dorsey 到一邊,告訴他 Williams 想把他趕出去,而他很害怕。

而 Glass 不知道的事情是 Dorsey 才是那位想把他趕出公司的人。也許是因為他感覺到不安,也或許是因為 Glass 是唯一誰能夠堅持「狀態更新」這個想法不是由 Dorsey 一個人想出來的。

無論是因為什麼理由,總之 Dorsey 已經與 Williams 碰面,並威脅如果不讓 Glass 離開,他就會辭職 。對 Williams 來說,這是一個很容易的決定。Dorsey 已經是 Twitter 的首席工程師,而 Glass 的個人問題已經影響到他的判斷。(有一段時間,公司部分是存在於 Glass 的 IBM 筆記型電腦。) 在與 Odeo 部分董事商議後,在 2006 年 7 月 26 日 星期三下午 6 點左右,Williams 請 Glass 與他一起到南方公園散步。當他們坐在綠色的長椅上,Williams 給他的老朋友下了最後通牒:6 個月的遣散費和 6 個月屬於他的 Odeo 股票,否則他將被公開解僱。

Williams 說這是他一個人的決定。那天晚上,深受打擊的 Glass 與 Dorsey 相約在附近的俱樂部,在那裡喝酒到深夜。正當他們要再點一輪酒的時候,Glass 告訴他自己今天經歷的一切,Dorsey 假裝錯愕,並指責 Williams。當夜色降臨時,Glass 抱了抱他的朋友之後走回家。兩個星期後,他被迫離開他共同創立的兩家公司,而 Dorsey 很快的成為 Twitter 的執行長。

  • 矽谷投資家的冷酷現實

剛起步的創業者將自己視為「企業家」是矽谷的眾多怪僻之一。大多數提出創立公司想法的人都不知道該如何經營一間公司,或是扭虧為盈。所以,有想法的企業家與資助他們的風險投資家之間的關係會變得緊繃。當 Instagram 最早的風險投資公司之一 Andreessen Horowitz 支持 Instagram 的競爭對手時,Instagram 的共同創辦人 Kevin Systrom 覺得他被輕視了。在 Tumblr 賣給 Yahoo 之前,公司的創辦人 David Karp 一直在掙扎著想要讓公司獲利,但是公司的風險投資者已經很不耐煩,甚至討論要踢掉 David Kap。

但是在最後,金錢通常可以治癒所有的傷口。矽谷孕育了許多人類歷史上最驚人的財富創造故事。根據全國風險投資協會,新創公司在一年之內可以募集到超過 20 億美元的風險投資。

在 2007 年,矽谷的風險投資商將他們的興趣從消費者與企業家身上,轉移至社交網路。MySpace 和 Friendster 是社交網站的鼻祖,但是幾年前才成立的 Facebook,已經在短時間內迅速的攻陷了大學生市場。專門管理與分享相片的網站 Flickr,被 Yahoo 已將近 4000 萬美元買了過去。

而儘管有些人嘲笑 Twitter 的 140 字微部落格服務,自掏腰包資助公司的 Williams 研究 Blogger 的以往紀錄,替自己贏得了良好的聲譽。在 Glass 被趕出公司的一年後,Williams 從一堆投資者身上獲得 500 萬美元的資金,其中包含聯合廣場投資公司的合夥人 Fred Wilson。

  • Twitter 開始分歧:Dorsey 被 Williams 警告,必須要在經營上用心

Dorsey 駭客般的個性幫助他茁壯成長為一名工程師,但是卻阻擾他帶領與他一起在 Odeo 工作的程式設計師。Dorsey 的確缺乏經驗,在一場與 Yahoo 總裁 Bradley Horowitz 的會議中,當大家在討論有關收購的事宜,Dorsey 安靜的坐在位置上直到會議結束。由於在談論對於 Twitter 未來的發展時,Dorsey 並沒有說出令人印象深刻的遠見,於是 Yahoo 虛報低價,並說他們是在建立一個更好的競爭對手。

當 Williams 要求 Dorsey 寫一封建立 Twitter 理念的 Email 給全公司時,他第一稿的主題行是「3 件我想要 Twitter 達到的事(理念)」,每一個理念都是以令人討厭的「我」開頭。Dorsey 常常試圖表現出他有掌握一切,並假裝他的行動都是大計畫中的一部分,但是員工經常看見他一臉挫折的在南方公園裡踱步。

他還習慣性地在晚上 6 點左右離開公司,去上畫畫課、高溫瑜伽課程、還有一堂在當地時尚設計學校的課程(他想學習如何做 A 字裙還有牛仔褲)。Dorsey 的手錶和 Twitter 自原版之後就沒有再升級過,所以他常常離線或斷線,時間可以長達好幾個小時。

一個夏天的午後,Williams 約了 Dorsey 在一個被稱為 Odeo 高地的高級會議室見面。他們推開門,走進小房間,幫彼此拉了椅子,面對面坐著。Williams 告訴 Dorsey:

「你可以當裁縫師,也可以當 Twitter 的總裁,但是魚與熊掌不能兼得。」

Dorsey 默默地吞下怨氣,但是兩個人對於 Dorsey 的管理方法有了更深層次的分歧。Dorsey 仍然相信 Twitter 主要的服務是讓人們能夠更新最即時的狀態;但 Williams 擔心只有這項吸引力會讓 Twitter 的壽命短暫,在看到用戶如何回應了那一年的種種事件,包括地震和車禍,他有了不同的結論,而這個與 Glass 當初所想的比較相似。 Twitter 要能夠讓人們談論並分享發生在自己周遭的大小事。當 Williams 闡述他的觀點,說 Twitter 是有關「發生甚麼事了」— — 許多業內人士,包括那些曾經駁回這個想法的人,都開始明白它的潛力。

  • Williams 告訴 Dorsey ,Twitter 需要我來當 CEO

這場談話很尷尬的結束了,但因為 Twitter 實在是太引人注目,Dorsey 跟 Williams 沒有選擇,必須一起工作。他們通常一起擔任執行長。

在 2008 年 6 月,要募集新的資金時,有些投資者會有點困惑,因為他們竟然接到兩通電話,一通來自公司的董事長 Williams,另一通則來自公司的執行長 Dorsey。最後 Williams 決定讓投資公司 1800 萬的美元的 Spark Capital 擔任最主要投資者,而 Bijan Sabet,一個受人尊敬的合夥人很快的將加入董事會。

起初,Sabet、投資者 Fred Wilson 和其他董事會成員有點擔心 Dorsey 的某些決定。他大力推廣人們使用 Twitter 超過簡訊,使公司每個月多了接近六位數的賬單。

而 Dorsey 在對帳的時候也有錯誤。除此之外,許多重要的文件都沒有備份,如果電腦壞了,重要的數據很可能會丟失。Williams 和 Dorsey 開始每週晚餐一聚,討論這些問題,而有一天晚上 Dorsey 變得很防禦性。他問:「你想要成為執行長嗎?」Williams 本來試圖迴避這個問題,但最後他回答:「是,我想成為執行長,因為我有經營一家公司的經驗,而這是 Twitter 現在需要的。」

Dorsey 衝回家,試圖構思他的辭職計劃,但是 Twitter 的董事會提供他為期三個月的時間好修復網站和其它的問題。

之後一切都沒有太大的改變,帳單的金額持續上升,而網站繼續壞掉。Dorsey 回憶,在 3 個月的期限來臨之前,Sabet 和 Wilson 帶他到了 Clift 飯店享用早餐,他們告訴他,Williams 會取代他執行長的位置。

Dorsey 獲得了股票、20 萬美元的遣散費,而他們給他了「沉默董事長」的位置以保全他的面子。沒有人需要知道他被解雇。(投資者不希望被視為讓兩位創始人蠶食鯨吞彼此的壞人)Dorsey 在公司沒有投票權。他被踢出來了。

  • 臉書創辦人 Zuckerberg 想要雇用 Dorsey,被拒絕

這個時候離開是很危險的。幾個星期以來,Facebook 已經在思考是否有可能買下這間羽翼未豐的公司。

在 Dorsey 被趕出公司的第二天,他立刻秘密的跟 Zuckerberg 分享這個消息。Zuckerberg 問他事情還有沒有迴轉的餘地,而 Dorsey 斬釘截鐵地說沒有。所以 Zuckerberg 決定改變計畫,原本他想要收購 Twitter,但他現在則是想要雇 Dorsey。

Dorsey 跟 Facebook 產品部門的 Chris Cox 約在舊金山的 Philz 咖啡館見面。Zuckerberg 希望 Dorsey 加入 Facebook,但不確定他的職位。Dorsey 衡量了 Zuckerberg 的提議,並思考了這個決定會引起的後果:加入 Facebook 絕對會讓刺激到 Williams,更別說會削弱投資者對 Twitter 的信心。

但是由於他沒辦法在 Facebook 獲得一個舉足輕重的職稱,這會不會看起來像是一種示弱的表現?Dorsey 告訴 Zuckerberg:「我們就不停地談吧,看看是否能為我找到一個合適的位置。我需要想一想。」反正他有更大的計劃。

被剝奪在 Twitter 的權力之後,Dorsey 利用媒體大量宣傳他與 Williams 已經交換角色的消息。他甚至更詳細的描述成立 Twitter 的故事在數十場訪問中,Dorsey 完全地抹去了 Glass 的蹤跡。他將自己在 Twitter 上面的簡歷改成「發明家」

不久之後,他也開始排除 Williams 和 Stone。而 Dorsey 也跟 Barbara Walters 抱怨他才是創辦 Twitter 的人,於是當她隔天與 Stone 和 Williams 錄 The View 時,她便提起了這個話題。Dorsey 還告訴洛杉磯日報時報:「Twitter 是我一生的心血。」他甚至抹煞了 Glass 替公司取名的功勞。

  • Dorsey 編了許多創造 Twitter 的假故事

Dorsey 的故事隨著時間逐漸改變。他告訴《Vanity Fair》,有關 Twitter 的想法可以回朔到 1984 年,而當時他只有 8 歲。一段 60 分鐘的報導指出,Dorsey 創立 Twitter 是因為他「對火車和地圖很著迷。」

之後他表示,第一次提出這個想法的時候,他人在南方公園的遊樂場。一直以來,Dorsey 都視自己為 Steve Jobs,並與 Steven Jobs 一樣的稱呼自己為「主編」。他也採用單一的裝扮:有鈕扣的迪奧白色襯衫、藍色牛仔褲和黑色西裝外套。

開始創辦 Square

Dorsey 不甘只待在他沉默的董事會席位,他正在著手一間提供行動支付的公司 Square。(「Jack 總是不聽指令」是 Biz Stone 私下對他的評語)而 Williams 不止一次的想要開除他。但 Williams 擔心會遭到公眾的反彈,也擔心如果永遠的驅逐 Dorsey,他有可能會做些可怕的事情 — 兩者都有可能毀掉 Twitter。

在 Williams 的帶領下,新用戶、訪客、還有其他有關 Twitter 數據的數量都不斷的在以倍數成長。在 2007 年,平均一天的總共有 5000 則推文,但兩年之後,數字成長至 350 萬。

雖然一些 C 級和 B 的名人也陸續加入 Twitter,但一直到 2009 年,知名影星 Ashton Kutcher 加入之後,它才正式的進軍好萊塢。很快的,Justin Bieber、約旦的 Rania 王后、世界領袖像是委內瑞拉的 Hugo Chávez 總統以及達賴喇嘛等也相繼加入。

董事 Peter Fenton 支持 Dorsey 回 Twitter

那個時候,Williams 常常要拒絕別人想要購買公司的提議。Al Gore 招待 Williams 跟 Stone 至他在舊金山的瑞吉酒店套房,一起暢飲大量的葡萄酒和培恩龍舌蘭。而微軟的執行長 Steve Ballmer 在 Bill Gates 舉辦的私人晚宴中接近了 Williams。

大約在這個時候,Williams 也邀請非常渴望進入 Twitter 的風險投資家 Peter Fenton 成為公司的董事會。(他 2100 萬美元的投資替公司賺了將近 2 億 5 千萬美元的獲利)

Fenton 在身為投資者之前,他與矽谷的每個人一樣相信 Dorsey 在 Tiwtter 佔有舉輕重的地位。然而,在他的第一場董事會會議中,Fenton 查覺到 Williams 與 Dorsey 之間的劍拔奴張。隨後,Fenton 便私下約了 Dorsey 碰面。

在餐廳裡,Dorsey 告訴 Fenton,Williams 已經剝奪他在 Twitter 的權利。他落落長的抱怨公司最近期的趨向。Williams 很積極的終止了 Dorsey 在擔任執行長時設立的簡訊服務合夥關係(他並不知道這樣一個月花了公司好幾百甚至好幾千美元)。

Fenton 相信現在是高科技業寵兒的 Dorsey 一直被輕視。在 Dorsey 結束抱怨之後,Fenton 拍了桌子說:「在你回公司之前,我是不會善戰罷干休的。」

  • Williams 偏愛雇用周遭親友,Dorsey 說服董事會決定開除 Williams

Williams 無力經營這間快速成長的公司,Fenton 很為此擔憂。

Twitter 需要新的首席技術長、首席營運長以及首席財務長,但 Williams 無法下定決心,他比較喜歡從一群朋友中挑選,找那些不會試圖低估他或是不會嫌他辦事慢的人。所以 Fenton 想找人擔任顧問,而他的最佳人選是 Intuit 的前任執行長 Bill Campbell,他指導過 Jobs、Google 的 s Eric Schmidt、以及很多最高階管理人,並擔任過哥倫比亞大學橄欖球隊的總教練。

在第一次會議上,Campbell 就給了很簡單的建議。當 Williams 問他:「身為執行長,我能下達甚麼指令,糟糕到會毀掉公司?」Campbell 回答:「雇用你的朋友。」然後他​發表了​一則 10 分鐘的長篇大論,告訴 Williams 朋友和生意不應該混唯一談。Williams 把這些詳細的紀錄在他的記事本裡,之後他們同意開始每週一次的會議。

Fenton 認為第一次的會面是很鼓勵人心的,但 Williams 卻置之不理。他認為他的成功是來自他的努力以及很多好運,所以他想要給予他認識的人機會,讓他們一起共享成功的甜美。他錄用了他的姊姊,讓她掌管公司的股票;而他的太太 Sara,被聘來設計新辦公室;他也錄用了許多他在 Google 認識的朋友,其中一位是最近以 1 億美元賣掉他新創公司的 Dick Costolo,他們在 2009 年的一場派對上相遇,Williams 便請他擔任 Twitter 的首席營運長。

Costolo 第一天上班時發了他的第一則推文:「明天我將是 Twitter 的首席營運長。任務 #1:削弱 CEO,鞏固權力。」

Dorsey 重回 Twitter

在 Walter Isaacson 為 Steve Jobs 寫的傳記中,蘋果的設計主管 Jonathan Ive 回憶:「Jobs 偶然發現我的想法時,他會看著我的點子然後說:「這個不好。那個很不好。我喜歡那個。」之後新產品發表會的時候,我就會坐在觀眾席看著 Jobs 侃侃而談,好像那是他想出來的點子。」Jobs 的創新的確改變了歷史,但 Ive 在書中也提到了,點子很少只來自一個人的構想,但是總是有空想家藉此邀功。看來 Dorsey 很明白這一點

Twitter 在 2010 年快速增長,而他的成功被歸給 Williams 和 Stone。同時,一些 Twitter 的高階管理人員對 Williams 的管理方式感到挫折。Dorsey 開始在他 Square 的辦公室跟他們碰面,然後換成 Blue Bottle 咖啡店,再之後換成他在 Mint Plaza 的閣樓,Dorsey 遊說他們告訴董事會他們的不滿。董事會以及 Dorsey 很快地便決定開除 Williams,並將 Dorsey 請回 Twitter。

Dorsey 不可能同時擔任 Square 和 Twitter 的執行長,但他可以成為 Twitter 公開認同的創始人。這個時候,很多 Twitter 的投資者開始相信 Dorsey 在過去兩年告訴媒體的故事。更重要的是,他們知道大眾相信。董事會很感謝 Costolo 以 2500 萬美元與微軟和 Google 達成交易,而且他與 Twitter 的員工關係很好;Dorsey 可以代表 Twitter 面對大眾,而 Costolo 能負責管理公司。所有的投資者已經擬好協定。

9 月下旬,Costolo 被選為臨時的首席執行長,而 Dorsey 也回來了。

  • Costolo 接任 CEO,把 Twitter 經營得有聲有色

沒多久,Campbell 告訴他「請坐。接下來的談話可能會有點艱難。」Williams 跌坐在沙發上,不適很確定接下來他會聽到些什麼。

Campbell 告訴他:「董事會希望他繼續前進,因為他的優柔寡斷對 Twitter 的發展有潛在危機,董事會希望看到更多的投資以作為回報。」之後,根據一些 Twitter 的員工表示,Campbell 已經知道了開除的事情,所以他告訴 Williams 他將要被 Costolo 取代。

等 Campbell 離開他的辦公室之後,Williams 震驚的拿起電話,開始撥號。Bijan Sabet 感到很抱歉,但說他們堅持將他擺到產品諮詢的職位。然而,根據幾個公司的職員,Fred Wilson 一直認為 Williams 是很糟糕的執行長。「我從來沒有將你視為創辦人」「Jack 創辦了 Twitter。」(Williams 拒絕了這個交換條件)

Williams 打電話給正從機場開車回家的 Costolo。Costolo 已經請 Twitter 的董事會婉轉的傳達開除 Williams 的事情,他不想被認為是他逼走了 Williams。現在,他在忠誠與商業利益之間擺盪。

他告訴 Williams,他跟董事會說,除非 Williams 同意,否則他不會接受這份工作,但是已經太晚了。在 Twitter 董事會的授意與 Dorsey 的幫助下,他當上了 Twitter 的執行長。2010 年 10 月 4 日,距離那天兩個星期後,Williams 走出辦公室告訴 Twitter 員工告訴他要下台了。在幾個街區之外,Dorsey 正在 Square 的辦公室打包,準備回歸 Twitter。

Williams 離開後,Costolo 解決了因為代碼和基礎設施出狀況,而常讓 Twitter 自動離線的問題。他開始思考如何使公司獲利,並創立了一支有將近 400 位員工的銷售團隊,在 Twitter 上販賣一系列的廣告。近年來, Twitter 和電視廣播公司的關係很不錯,常常在現場電視節目看到推廣大家使用 Twitter 的訊息,或是將主題標籤(#)融入電視廣告。

  • Glass 和 Williams 在公園巧遇談心

上個月,在首次募股的消息公佈前,Noah Glass 正要穿越教會區。在被開除之後,Glass 心灰意冷的從朋友圈中人間蒸發。他現在跟他的女朋友、他的小女兒、跟他的狗 Ewee 一起住在防地震的小窩。

在他帶著小女兒與 Ewee 走到 Dolores 公園的時候,他遇到了他的老朋友 Evan Williams。經過幾秒的震撼之後,這兩個 40 出頭的男人親切地聊著天,回想他們曾經住在隔壁,曾經是非常親密的朋友,曾經是共同創辦人,而這些事情都只發生在幾個街區外。他們同意往後應該要相約喝杯咖啡,之後便各自離開。

  • 矽谷成功的新創公司,背後都有好幾種不同版本的故事

在矽谷,大多數公司都有自己版本的 Twitter 故事:一個共同創辦人、永遠的朋友、在背後出點子的人,被另一個很有野心的共同創辦人趕了出去。

Ronald Wayne 也沒有被寫進 Apple 的創辦故事中,雖然他是第三位共同創辦人。Chad Hurley 和 Steven Chen 因為發明 Youtube 而獲得個人信貸,Youtube 之後以 20 億美元的價格被 Googel 買了過去;但另一個人 Jawed Karim 也有參與公司的創辦。

而最新的高科技寵兒 Snapchat,現在正面臨一場官司,提告者是在創辦初期被趕出去的 Reggie Brown。還有 Mark Zuckerberg,對於 Facebook 的所有權,他歷經千辛萬苦,面臨許多官司,甚至還得面對一部關於他涉嫌剽竊創意的電影。

但和 Facebook 不同,Twitter 真的集結了許多想法;它是在正確的時間,從一間失敗的 Podcast 公司身上誕生的點子。雖然 Dorsey 擁有點子的核心,但是沒有 Odeo 員工的集思廣益,那個點子就永遠只會是個點子罷了。

Glass 最初有關「將人們與他們的朋友連結」的概念是很重要的,而他所想出的名字也具有重大意義 ; 沒有了 Williams 與 Stone 在 Blogger 學到的技術,這個點子也不會成長茁壯 ; 少了 Williams、Wilson、Sabet、Fenton、Costolo 和數十位投資者的資金,還有 2,000 名員工的努力,Twitter 是不可能從一個點子轉變成如此巨大的生意,甚至成為地球上最大的社交網站之一。

矽谷每一間公司的情況都差不多,當然他們不會把這個寫在創辦神話中。當 Twitter 公開亮相之後,Dorsey 可以賺 4 至 5 億美元,而 Glass 的薪水跟 Dorsey 在 Square 的秘書差不多。

一個早期的 Twitter 員工說,公司的成功是由於環境等種種因素使然,而就某方面來說的確是這樣。Twitter 會成功這件事大家一直都知道,但很多 Twitter 的員工私下告訴我,一直到最近他們才了解,Twitter 不會是下一個 Myspace 或是 Friendster:好的想法會因為不當的管理而失敗。

Dorsey 究竟可以承擔什麼責任,目前還不清楚。而一位前任的 Twitter 的員工說:「Jack Dorsey 所製造過最棒的產品就是 Jack Dorsey。」

(資料來源:NYT ; 圖片來源:The DEMO ConferencejdlasicaMai Le,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