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讀心術可能成真?在頭腦植入晶片,就知道你在思考什麼!

你相信嗎?哈利波特魔法系列裡面的破心術或許就要成真了!

史丹佛大學的研究顯示出科學家真的有辦法藉由監測腦部活動來猜測人的思想,有人可能會懷疑這根本就是抄襲早期倪匡科幻小說裡面的外星人橋段,但是實驗證明,這真的可能。

  • 用電子感應器附在頭腦裡監控數據

現在的科技可以輕而易舉的取代人腦的計算功能,起先電腦就只是一台大型運算機,不過已經逐漸發展到可以了解人腦更複雜的思維。

一項在線上期刊網站《Nature Communications》刊登的研究顯示,這是第一個實際從病人實際生活去監測他們腦部活動,而不僅只是實驗室實驗的成果研究。

本來這個研究是為了研究癲癇病人,他們必須將電子感應器附著在頭腦表面,如此一來才能監測到腦的哪個部位引發癲癇,同時這也有助於探討是否能透過手術將癲癇患者腦部不正常運作的地方安全移除。

因為這些電子感應器必須附著在這些病人的腦裡長達數天之久,史丹佛大學的神經學兼任助理教授 Josef Parvizi 博士利用這個機會來觀察自願者的思想,必且將某些特定的腦部活動與自願者的行為、反應連結起來,例如:疼痛、飲食、交談等等。

在經過自願者的同意後,Parvizi 博士和他的團隊將自願者的反應全程錄影下來,過程中主要記錄病人與家人、朋友、醫護人員的互動,然後把這個過程拿去與腦部反應做交叉比對,「如此一來便可以探究腦內的神經元在真實的生活情況下是如何運作」Parvizi 博士表示。

  • 解析現代破心術,破破心怎麼破?

中文奇妙的地方在於老祖宗認為所有想法、情緒都是在「心」裡面產生的,但其實是大腦掌控所有的思想以及反應,而科學家現在似乎對於破解「內心」有了一些初步的進展。

在這次的研究裡,三位自願者必須要回答許多是非題,內容從數學計算到「你今天早上喝咖啡了嗎」都有。

之前的相關研究顯示,某區塊的腦神經會在人類計算數學的時候開始運作,接著他們對照自願者的生活錄影畫面便驚喜的發現,此區塊的腦神經在自願者討論與數量有關係的概念時也呈現運作狀態。

某一位病人在電話裡談論到今天醫生又「增加他的止痛藥劑量了」,同時腦內的頂間溝這部份開始運作,接下來這位病人又提到他有「十到十五分鐘的癲癇發作」,相同的腦內區塊也就開始運行,每當這位自願者提到與抽象的數字與份量概念時,腦內都是同塊區域的神經被記錄到起了反應。

「這項發現讓人興奮,卻也有點可怕」史丹佛大學的生醫倫理中心主席 Henry Greely 如此評論,「這個實驗代表我們的得知人腦如何處理數量概念,也代表或許某天我們可以進而操作人腦如何操作數字概念。」

  • 人類用思想操作機械手臂移動已成真

更可怕的是,或許將來即使是呈現昏迷狀態的人、或是因為癱瘓而無法說話的病人,我們也可以用這項科技讀他們的心。

布朗大學的神經學教授 John Donaghue 對此項技術發展抱持正面態度, Donaghue 教授目前正在 研究如何透過植入式療法幫助癱瘓者重新動起來,他已經成功的讓許多患者透過大腦皮層植入療法,用思想操作機械手臂的移動 ,其中有一名已經癱瘓女性,因此成功喝到十五年來的第一杯咖啡。

Donaghue 表示這項技術預告了未來有些事情可以「光想就好」,電腦可以讀到人的想法然後代替人完成那個動作。Donaghue 的研究團隊表示猴子可以靠想的就學會更多事情,「而當動物意識到他們不用動手做事情就會成真的時候,他們就變得懶惰不想親自動手做了。」

  • 現代破心術真的可以了解人心?

目前這套解讀腦內活動的技術尚未發展成熟,如果真的要弄懂人的思維還有語言模式自然是加倍的困難,沒有人可以真正說出人腦到底蘊含了多少概念、語言還有數字。

目前這項研究其實只能大略的了解數量概念在人腦中怎麼進行,但是卻無法得知當下人到底在思考什麼。舉例來說,數字 2 的反應神經迴路是哪幾組?「非常多」這個概念又存於腦內的什麼地方呢?

Parvizi 博士說:「現在我們能確定的就是哪部分的腦神經是負責數字的。」換句話說,科學家可以猜測你正在想你的保險箱密碼,可是卻無法知道確切密碼到底是什麼。

而 Donaghue 教授說:「每當人正在思考一件事情的當下,大腦也同時動用數以千萬計的神經元運作思考。如果真的要徹底讀取他人思想,就會需要非常精密的測量腦部活動儀器,問題是現在不可能達成。」

去監聽電話或許比較快。

倪匡早期的科幻小說十分著重在大腦思想以及監測腦部活動,並且認為外星人之所以可以與人溝通都是因為高科技儀器讀取人類思想後再行翻譯,這些以前讀起來全然不可能的事情,在現在、未來即將變成可能。

對照到這篇文章裡面,是不是聽起來很耳熟?

沒錯,這項科技的確在未來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Parvizi 博士說:「我們還停留在初期研究的腳步,這就像拿到一張 NBA 季後賽的門票而已,遊戲才正要開始。」

(資料來源:Times ; 圖片來源:Ars Electronica ,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