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的思考也有盲點,真正的創新來自於不同背景的團隊激盪!

(以下文字以《FastCompany》作者 Faisal Hoque 第一人稱撰寫)

牛頓說過:「如果我比別人看得更遠,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同樣的這句話也可以放在愛迪生身上,愛迪生腦中的點子並不是憑空發想而來。

微軟的創辦人 Bill Gates 在《Edison and the Rise of Innovation》這本書的 前言也寫道

愛迪生的點子,有些建立在前人的理論架構之上、有些則需要同時期的科學家的研究合作。更重要的是,愛迪生打造了一個團隊,包含了工程師、化學家、數學家、機械師,他信任自己打造出來的團隊,並一步一步實踐自己的點子。

Batchelor 還有 Kruesi 這兩個名字在今時今日也許毫無名氣,但,少了他們兩人的貢獻,愛迪生可能也無法將名字深深地鑿刻在歷史上。

  • 環境塑造我們,我們塑造環境

從小到大父母的諄諄教誨、教育環境,甚至到了大學選擇自己想要就讀的學科,我們的人格、思想、特質,在這其中慢慢地被塑造出來,每個人因為不同的變因顯得獨一無二,但也因為 這些獨一無二將限制住我們的觀點

我們總是無法跳出自己的觀點,這也是為什麼,當我們試著做好自己的工作,特別是創新一事,我們需要很多很多的其他人的幫助,我們必須要藉由他人來證明自己的缺失與無知。

  • 經典的思考「盲」點

很久很久以前在印度有位國王,某一天突然跟身邊的臣子說:「去牽頭大象過來,讓幾個瞎子『瞧瞧』什麼叫做大象。」不久之後大象牽來了,五個被國王召來的盲人只能開始以手代替眼睛「看」大象,在大象的身上摸來摸去。

不久之後,國王便詢問這些盲人「你們剛剛看到的大象,究竟長得什麼樣子呢?」

摸到大象鼻子的盲人便說了:「我覺得大象應該長得像蛇一樣。」;摸到大象牙齒的盲人便說了:「我覺得大象應該像條光滑的蘿蔔。」;另外有個盲人摸到大象沾滿塵土的腿便說了:「我看倒像綠豆糕 …」

這些盲人都用自己平常接觸到、環境、甚至是受過的教育來想像大象,每個盲人有自己的想法,不過很明顯的這些想法都充滿了限制感。

  • 個體的思考上容易有盲點,團隊激盪才是創新的關鍵

我們很少警示到自己受限的觀點、偏差的長度、盲點的大小,不管你有多聰明、看了多少書、去了多少國家、可以叫出多少菜名,你還是你自己。

「你」代表了自己的獨立不可取代性;你的這份獨立則包含了你自己獨立的觀點;而觀點就必然存在自己觀察不到的偏差、盲點。

當你宣稱自己「創新」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你只是抱著一小部分的象腿沾沾自喜而已?

如果一間公司全是由工程師組成的,他們可能比較不擅於行銷產品;如果在團隊中的成員全部都是男生,可能無法為產品取一個可以吸引到女性的好名字;如果一隻球隊五個人都是 Kobe,可能就完全沒有助攻;如果想要帶來更具「創新」的產品設計,我們就需要更多來自不同背景的團隊成員。

藉由不同背景、不同環境成長的團隊成員,互相彌補盲點與偏差,激盪出真正的創意與創新。

(資料來源:Fast Company;頁首圖片:thinkpublic ,CC Licensed;文中圖片來源:Fast Comp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