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編按:網路普及率在現代已經變成一個國家競爭力的指標。藉由使用網路在經濟、政治和文化上佔有優勢,並且成為一個國家未來發展潛力的重要關鍵,就是「數位原住民」的多寡。

換句話說,高度網路化、行動化的數位市場,在未來是成長最有潛力的「新興市場」。在這個市場中,又以東南亞最具發展力道,包括了全球 Twitter 發文量最高城市 —— 印尼雅加達、台灣外 LINE 最受歡迎的國際市場 —— 泰國、全球網路普及度各位居三四名的韓國和馬來西亞,和亞太區 Facebook 到達率最高的國家 ——菲律賓。

儘管目前全球的數位原住民並沒有我們想像的多,但人口依舊在快速成長中。而數位普及是否為國家競爭力的關鍵,將隨著東南亞這些新興市場未來的發展自証。

這是一個充滿數位科技的時代。大家都知道現在的年輕人幾乎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而且從他們出生起就時時刻刻離不開網路,對吧?

其實,好像不完全是這樣。根據報導,全球只有不到 1/3 的年輕人是「數位原住民」(digital natives)

這份來自佐治亞理工學院和國際電信聯盟的研究指出,在 15 到 24 歲的年輕族群中,只有 30% 左右的人曾頻繁的使用網路長達五年。

在許多已開發國家中,超過 90% 的年輕人被認為是數位原住民,而韓國更是以 99.6% 驚人的數字一路領先。但是,許多開發中國家,下至大平洋島國東帝汶,卻是遙遙落後,在 15 – 24 歲的年輕族群中,只有 0.6% 左右是數位原住民。

  • 在開發中國家,數位原住民與其它國民之間存在著很大的隔閡

富國與窮國之間的數位鴻溝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不過新的研究似乎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

研究指出,在已開發國家中,網友之間幾乎沒有代溝。在富裕國家中,大多數的人都會使用網路,而網路的普及率在韓國成年人口中甚至超過 84%。

但是,代溝在已開發國家中是非常嚴重的。在布隆迪,厄立特里亞和東帝汶等國家,年輕的網友比成年的總人口多了將近三倍。而在其他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國家,數位原住民與其它國民之間的隔閡也比已開發國家更明顯。

協助這項研究的佐治亞理工學院教授 Michael Best 表示,這份研究強調了對數位原住民概念的悖論 。與其他國家相比,在工業國家中,千禧世代與上一個世代之間的差異其實沒有那麼明顯

  • 網路的普及是一個國家未來發展潛力的重要關鍵

Best 博士表示:「儘管數位本土化在美國或斯堪納維亞這種先進的國家造成極大的影響,但是被這個現象衝擊最大的地區是非洲或亞洲的地低收入國家。最顯著的是那些最不被關注的地區。」

開發中國家之間也有驚人的差異。例如,馬來西亞,在 15 – 24 歲的年輕除群中,75% 的人的是數位原住民。而在全國人口中,13.4% 的馬來西亞人是數位原住民,與其他富裕國家相比,差異並不大。

研究指出這個現象會成為一個國家未來發展潛力的重要關鍵,像是怎麼藉由使用網路而在經濟、政治和文化上佔有優勢,而在這項排名中,馬來西亞位居第四,僅次於冰島、紐西蘭和韓國。

  • 人口、網路投資與教育都是影響數位原住民的關鍵

人口是影響數位原住民比例的原因之一。一個國家若是充滿蓬勃發展的年輕人口,那他的數位原住民通常較高齡化國家來的多,即使後者的網路人口比較多。以日本為例,在 15 – 24 歲的年輕族群中,有高達 99.5% 的人是數位原住民,但這只佔日本總人口的 9.6%,故日本在這個標準上只排在第 47 位。

除了人口,網路投資與教育也有很大的影響。根據 Best 博士,馬來西亞會有如此驚人的表現是因為學校積極地使用訊息技術。而相對於阻礙女性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國家,提倡女子教育的國家表現的較為優異。

透過資訊與通訊技術的力量,年輕人正在改變我們的世界。」國際電信聯盟秘書長哈瑪德·圖埃 (Hamadoun Touré) 表示。

(資料來源:NYT ; 圖片來源:OneEighteen,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