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辦人的兩難:想要掌控權,但不同發展時期,把自己換掉也許是成功的關鍵

一個創始人在早期被冷落一邊,他的名字從創業故事中抹去。另一個則被共同創辦人、前老板兼種子投資人趕下 CEO 寶座。不久,這位創始人也被 VC 解雇,眼睜睜看著最早的 CEO 攜另一位新 CEO,重新回歸日常運營。這便是 Twitter 的故事。

紐約時報 Nick Bilton 報導出的 情節 ,仿佛 TVB 撒狗血的劇情。但對於經歷了幾家創業公司,或者遍嘗創始人之苦的人來說,不足為奇。今年早些時候,哈佛商學院教授 Noam Wasserman 出了 The Founder’s Dilemmas 一書,其中包含一份近十年的調查數據,展現了創業公司的無數挑戰。在他看來,Twitter 的成功,恰恰來自這些狗血劇情。換句話說,在 不同發展時期更換不同的領導人,是 Twitter 成功的關鍵

  • 創辦人只能在「富有」和「國王」中選一個

Wasserman 認為,創始人可以選擇變得「富有(rich)」,或者變成「國王(king)」。當然,有些領導人甚至還成不了兩類之一,而按 Wasserman 的研究,能同時擔這兩個角色的人更是寥寥無幾。

「富有」模式可以讓公司更具商業價值,但會因取代了 CEO 的地位和重大決定控制權,而迫使創始人離開。「國王」模式則會讓 CEO 獲得董事會控制權、決策權,卻往往會導致一個並沒有價值的公司。對於創始人來說,兩者不分伯仲;重點是,每一個決定是否契合創業的初衷。

  • 不同的時期,需要不同類型的領導人

在通往「價值」的道路上,佈滿了「轉換領導權」的荊棘。並非 VC 用心險惡,而是他們意識到, 在不同時期,公司需要不同的領導人 。正如 Wasserman 所寫:技術導向型的 CEO 兼創始人,可能是公司早期最重要的人,但隨著發展,公司需要一個有不同技能的領導人。

Twitter 第一任 CEO Jack Dorse 曾與聯合創始人 Evan Williams 前公司 Odeo 的團隊合作,以首席工程師的身份開發產品(Williams 在創辦 Odeo 之前曾把 Blogger 賣給了 Google)。作為 Twitter 第二任 CEO 的 Evan Williams 掌門了兩三年時間。公司繼續迅速成長,領導人更迭的情況再次出現:董事會將 COO Dick Costolo 推向 CEO 一職。

Wasserman 總結道,當創始人們為一個產品慶功時,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結束。在那時,領導人們面臨著一系列全新的商業挑戰。他們需要建立一個能夠面向市場、銷售產品、為消費者提供售後服務的全能公司。企業的財務將更復雜,CEO 需要依賴財務主管和會計師。

組織架構將變的更有層次感,CEO 需要建立正規的流程,發展專業團隊,並創建管理層。一系列的 CEO 技能讓創始人應接不暇,捉襟見肘。 這對於經驗豐富的 Williams 也是不小的挑戰,團隊裡的轉型也就不足為奇。

  • 為什麼創辦人很難從高位退下?

如果董事會都能察覺變化,為什麼創始人會一言不發?因為創始人在這一階段出現了缺陷。習慣了作為投資人的寵兒,創始人很難接受從高位退下。在年輕的公司裡,他們的阻撓往往是領導人轉換的硬傷。

Bilton 認為,改變的動機源於領導人的不足。在這樣一個快速成長的公司,Dorsey 和 Williams 無疑都有著各自的管理挑戰,每個創業公司也大抵如此。而 Wasserman 卻認為,這些轉變源於成功,而非失敗。

公司的成功讓創始人稍顯不足,並改變了權利架構,也使他們更易受到攻擊。「恭喜你,你很成功!不好意思,你被解雇了」,這都是投資人向創始人發出的隱晦信息。

顯然,Twitter 是成功的,至少 Williams 和 Dorsey 都選擇了「富有」模式,而不是「國王」模式。從價值創造的角度,投資人最關心的是領導人的轉變,這對於公司成長至關重要。因此,領導人轉化不再是個人的情節,而是創業公司成功的關鍵。

(轉載自合作媒體《 36kr》; 原文出處:H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