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人權貴專欄】我夢見我幫馬總統上了一堂監聽課……

I have a dream. 哦不,那是 被監聽的金恩博士  對於爭取人權的一種未來式偉大夢想。 我則應該說: I had a dream.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 夢到我幫馬總統上一堂課:「獨裁者的資訊科技指南 — 監聽技巧篇」。

我好像正在跟指導靈爭論:「你怎麼可以說這世界上所發生的一切事情都適得其所? 劉政鴻任內有那麼多  公務員離奇死亡案件  (太離奇了)以及老百姓被逼死 ( 而且也死得很離奇 ), 特偵組完全卻不想調查真相, 難道這些人不明不白地死去, 也都是死得其所? 難道這個世界沒有是非了嗎?」

不知怎地, 我的指導靈逐漸變成了白卜庭議員 — 那個曾經  透過法律與程式碼企圖一圓帝國美夢的星際大戰狠角色 。「把你的良心交出來, 我暫時幫你保管一下。」我無法抗拒地從胸腔裡掏出良心, 交到他手上。 剎那之間我對白卜庭的厭惡立即轉化成我對指導靈的崇拜一般, 一心期待著他即將吩咐我進行的新奇冒險。

「你現在要去跟馬總統分享你的知識, 幫他上一堂『獨裁者資訊科技指南』課程。 哦, 對了, 你現在不叫『資訊. 人權. 貴』。 你現在叫做 『資訊人. 權貴』。」

  • 幫馬總統上監聽課一:記名悠遊卡、監聽雲、eTag 都是監聽、追查行蹤好物

議員像煙一樣地蒸發了; 等我回過神來,眼前已經是戴著耳機的馬總統。「白卜庭議員說要派一位資訊專家來教我如何監聽, 想必就是你了。」

「嗯, 是的。 您想從哪裡開始呢?」沒想到我竟然會有機會跟馬總統說話, 真是太興奮了。 冷靜、 冷靜。

「請告訴我一些監聽技術相關的新知吧。」總統很忙, 一邊聽我解釋, 一邊還要繼續維持正義、 繼續監聽, 看看除了王金平以外, 還有哪些立法委員涉及關說。

「好的, 我就把握時間摘要一下最近的新聞,您可以請您的團隊進一步研究技術細節。 荷蘭一家公司開發出 火柴棒大小的夢幻監聽器 , 可以在繁忙的街上鎖定特定的對象錄音。資安專家 Bruce Schneier 表示,這個技術跟無人駕駛小飛機、 訊號處理、 語音辨識合起來, 將會成為很強大的監聽技術。 另外, 最近汽車保險界流行『pay-as-you-drive』: 如果你願意讓保險公司在你的車上安置偵測車速、 急剎車、 行駛距離…… 等等資訊的裝置, 那麼也許可以享受比較優惠的保費,這個服務當然不會與 GPS 連結、 不會記錄車子的去處, 這樣, 重視隱私的消費者才會安心使用。 不過  研究指出 : 光是從這些資訊, 搭配出發地點, 一樣可以推斷出車子的實際行駛路線…..。」

「很好很好。」馬總統禮貌性地表達他的不耐煩,「但是這樣的市場在臺灣還沒起來。 有沒有哪一些我和我的政府已經掌握的資訊可以直接拿來分析應用的呢?」

「哦, 很多啊! 例如 記名式悠遊聯名卡 、  健康雲 、  被罵得有點慘  的 e-tag 其實都有很大量的資料可以探勘,您只要請行政院去向這些機關或公司把這些聽起來不怎麼起眼的 metadata 調出來, 再找一些資訊教授來分析, 一定可以挖出很多人的秘密, 跟很多很好玩的驚喜。 那些名嘴的爆料都會相形見絀。」我忍不住露出淫笑, 對總統使了個曖昧的眼色。

「嗯, 這樣啊……」總統忽略我的眼神, 只是滿意地笑著。「就說我用人沒有問題嘛。 根本不需要我交代, 重要的事情底下都有人會幫我辦得好好的。」

  • 監聽課二:要求全國上下使用蘋果裝置,政府就能與蘋果合作,用 MDM 技術遠端監控大眾

「說到用人, 我建議您應該好好獎勵一下江宜樺院長。 行政院資通會報技術服務中心的這份 行動裝置資通安全注意事項 , 以資訊安全作為號召, 誘使全國公務員 / 師生 / 民眾自願地將自己的手機 / 平板 / 筆記電腦納入國家即將建置的  Mobile Device Management 控管技術監控之下, 未來要取得民眾個資將變得更容易了。 這一招可以省下 刑事局監聽各種通訊 App 的 800 萬軟體開發預算  — 如果用戶的每個點擊和手寫輸入都在 MDM 的掌控之中, 哪還需要擔心無法破解 LINE 或是 WeChat 或是 WhatsApp 呢? 當然, 如此無時無刻監看全國民眾智慧手機上的活動, 一定會產生海量的資料, 也因此會需要發展強大的探勘與搜尋技術。 不過照目前的規畫看來, 這個 MDM 的技術可能將會掌控在蘋果電腦的手裡, 您是不是應該……」

這次換總統的臉上浮現詭異的笑容。「我們跟蘋果電腦早有合作關係。 不然你以為郝龍斌為什麼要  迫使 android 市場退出臺灣 、 又要  捨棄開機隨身碟 、 大推 iPad 作為電子書包 ? 只要我們配合蘋果電腦, 最後取得監聽資訊時, 相信我們也會被允許調閱的。」

這…… 我可不太確定蘋果電腦會分一杯羹給我們吃。  臺灣人太善良、 太相信強權的善意, 從來就不懂得談判的基本要件  — 例如  校長們沒有籌碼也想跟微軟談判 , 當然失敗。

面對蘋果電腦, 善良的馬總統手無寸鐵卻一派天真老實地信任他們, 實在令人替他擔憂。 不過今天我沒有時間岔開話題。「啊, 是的,  蘋果電腦對於過濾不和諧的言論一直不遺餘力 。 把這種『為了言論管制而過濾資訊』跟『為了保護用戶安全而過濾資訊』兩件事綁在一起, 用後者來掩護前者, 便可以提高大眾對於它的接受度, 真是一個好辦法。 難怪會  被美國國安局 NSA 讚譽為「成功控制洗腦花錢 大爺 行屍走肉的老大哥」。任何希望大權在握的領導人(例如美國政府)都會希望跟蘋果  有一腿  啊!

  • 監聽課三:學 NSA 分析社交網路,誰跟誰互動密切全收在眼中

這樣的公司的確值得我們多接觸。 這讓我想到: NSA 也有  很多策略與想法  值得我們學習。 雖然我們沒有能力威脅美國電腦廠商配合繳出用戶個資、  要求微軟在 Windows 裡安置後門 、 利用一般專屬軟體看不見原始碼的特性  在國際認證的加解密演算法的密碼產生器裡安插後門 , 但其實有些動作並不需要這麼複雜的手段也能達到詳細追蹤個人動態的目的。  NSA 從 2010 年來以開始 分析社交網路 , 就是一個例子。 比方說, 這樣你會比較容易鎖定誰可能替誰關說、 知道哪個法官是哪個部會首長的人馬暗樁之類的重要訊息。

  • 監聽課四:藉由保護智財之名,行管制網路、管裡言論之實

「嗯……」講到社交媒體, 讓馬總統有點不自在。「臉書 / 噗浪 /google+ 這些社交媒體實在是很糟糕, 讓社會動盪不安。 明明就是國會議長關說比較重要,但是現在大家都在談苗栗的命案跟特偵組的監聽, 根本就讓問題失焦了。 很羡慕陳水扁 — 在他的年代, 只需要『處理』一下主流媒體, 社會對於很多議題的走向就會照著總統的意志朝正確的方向前進, 不會偏差。 不過他當然還是不敵我黨的 正直新聞  啦, 哈哈!」

「我了解。 這也是為什麼您要推動 智財 、  國安 、 電信三個面向的網路管制, 讓我們的社會變得更和諧, 到處只有旺中唱旺兩岸中國人的觀點, 對吧? 我不得不再一次讚佩江院長的遠見 — 行政院資通會報技術服務中心的那一份『行動裝置資通安全注意事項』所推薦的 MDM 系統真是一石兩鳥的超完美計畫: 一方面它可以拿來監聽, 另一方面它也可以拿過濾每一位手機持有人的發言, 來實現  國安法封鎖不良資訊流通  的目標。

而且這國安修法的管制範圍並不局限於政府機關, 還涵蓋私人企業, 所以一般民眾如果沒有仔細研究的話, 他們『保護個人資安』的強烈動機, 未來正好求就直接跟 MDM 的訴求結合, 自願地被納入僱主『監聽』與『過濾不良訊息』的雙功能遙控管制範圍之內。

而  電信與國安修法  之後, 這些民間企業也將透過內政部各事業主管機關納入國安體系, 再向上呈報給法務部, 哦, 不, 是特偵組。 這樣黃世銘檢查總長就能為您掌握更完整的全國公私立機關行號的監聽情資了。

然後下一步我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學習偉大的祖國直接實施  手機實名制與封鎖 VPN, 讓全國民眾在網路上的一言一行都完全攤在我們的眼前, 而不必那麼辛苦地從  追蹤手機 / 監控 wifi 這個層級緩步前進, 也不需要像加拿大一樣, 這廿多年以來一直  暗中脅迫電信業者  如果想拿到執照的話, 就必須乖乖地安置後門讓政府監聽其客戶。  身處中美防火長城交集處的我們 , 就是有這種左右逢源、 可以向兩大強權學習的好處。」

「很好很好, 今天向你學習了不少東西。」總統伸出手來要跟我握手, 似乎是聽夠了。

  • 監聽課五:打壓自由軟體,因為開發原始碼太難藏後門了

我還想告訴他: 監視監聽要成功, 還必須繼續打壓自由軟體, 讓大眾不懂得要求看見原始碼、 讓大眾看不見  比免費跟好用更重要的事 。 有原始碼的東西, 太難藏後門( 就連強大的美國政府企圖在 OpenBSD 藏後門都失敗了)完全不利於希望掌控一切狀況的國家領導人。

自由軟體之父 RMS 知道這點,他的立場當然跟馬總統完全相反,不過  他對民眾的警告 正好可以拿來當做監聽者努力反向洗腦的努力目標。 可是總統似乎又監聽到新的關說事證, 必須再次挺身而出、 親上火線主持正義, 打擊邪惡的民意代表, 所以沒空再繼續聽下去了。 而且反正「打壓自由軟體」這一點, 許多政府機關、 銀行、 許多  失去職業道德的資訊教授 、  Office 證照卓越大學 、 以及其他推動 壞掉的資訊能力測驗  的諸多大學一直以來也都做得很好, 似乎不必我再多嘴。

於是,我也很自然地伸出右手…… 然後突然回神過來,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靈光乍現, 把我的右手掌向前翻開, 順勢閃過總統的手, 姆指以外其他四指兩兩併攏, 做出  瓦肯人告別的手勢  。

「祝總統 Live long and prosper。」

  • 夢醒了,希望今日的監聽風暴,成為民眾對於自由、民主、人權、隱私的覺醒

我還來不及聽總統的回應, 下一秒鐘, 總統辦公室的場景就褪去, 而總統的影象也被白卜庭議員取代。

「好玩嗎?」議員問我。

「嗯, 沒想到把良心拿掉, 可以玩得這麼愉快。 我能跟總統說話, 真是三生有幸……」

議員皺起眉頭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我。「奇怪,我只暫時把你的良心拿掉而已, 可沒把你的智慧拿掉啊……」他從口袋裡拿出我的良心, 把它裝回我的胸腔。

突然之間, 罪惡感湧遍全身。 我又記起我的名字是「資訊. 人權. 貴」。「我怎麼可以教政治鬥爭總統如何監聽民眾! 我怎麼變成了這個邪惡政府的共犯!」

但是當我再抬起頭來時, 議員又變回我的指導靈了。 他微笑地說:「別太認真。 投胎地球, 其實只是你們自己設計的一場夢境與遊戲。 你們每個人都曾扮演過『好人』與『壞人』, 所以別急著批判別人。 你把這個故事寫下來。 有一天, 等你從夢境裡醒來, 你會理解馬總統扮演這個角色的重要性,如果沒有他, 又怎能喚起大眾對於自由 / 民主 / 人權 / 隱私的覺醒呢? 臺灣人應該要感謝他啊!」

我感到有點困惑, 搞不清楚他是在諷刺還是說認真的。 在夢境裡我的眼皮越來越沈重, 然後就昏過去了。

貴哥(洪朝貴)在大學裡擔任資訊管理系副教授,在他眼裡,「網路」就是顛覆恐龍世界的廿一世紀最有趣、不必開發的現成玩具。現在,他的興趣是善用網路從事社會運動。想看更多,歡迎到他的個人部落格  資訊人權貴ㄓ疑

(圖片來源:billerr,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