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Square 做行動支付會成功?不躁進,只選擇成熟的市場進場

Square 上周遷移到了舊金山的新總部,新總部辦公室面積達 14,000 平方米,是他們原辦公室面積的三倍。同時,Square 的全球員工數量也較去年翻了一番,目前為 600 名。此外,Square 還計劃將在紐約以及加拿大滑鐵盧設立新的辦公室。

Square 的 CEO Jack Dorsey 一直有“紐約情節 ”,他在接受 CBS 的採訪時曾經表示自己想成為紐約市長。而紐約也正在成為 除矽谷之外的另一個適合創業公司成長的地方 ,Dorsey 不久之前在哥倫比亞大學的圓桌會議上也特別提及了這點。

Dorsey 一直想讓 Square 成為一家“紐約公司”,他們在五年之前就已經嘗試過在紐約創立公司,但當時沒有辦法雇佣到足夠多的工程師和設計師。Dorsey 還提前透露了他們的擴張計劃,Square 紐約辦公室將會於今年年底之前擴張到原來的三倍。

Dorsey 認為,除了人才緊缺之外,紐約目前存在最大的問題是缺乏社群,這導致了工程師和設計師們無法定期會晤,不過這個問題正在改善中。Dorsey 說,紐約與矽谷相比是一個很不同的城市,而紐約人所面臨的問題正是 Square 所想要解決的。

所以,除了紐約日趨良好的創業環境,Dorsey 選擇將紐約作為公司擴張重點之一的原因是當地對行動支付的需求。而事實上,後者或許更加有決定性的意義。Square 在北美之外的第一站選擇的是日本,這很大程度上與當地相對成熟的行動支付環境有關,而 Square 也善於靈活遵循當地的游戲規則——選擇與強勢的運營商和本地銀行發卡商合作,以實現快速的擴張和本地化。

  • 行動支付成熟度、政府開放態度,都是 Square 擴張的考量

Square 在選擇擴張地區時,除了需要衡量當地的行動支付需求,還必須考慮諸如當地是否以磁條卡為主流(歐洲的主流市場是以“芯片加密碼”的方式)、當地市場是否已經有成熟的行動支付解決方案,以及政策風險。

今年 8 月,Square 在佛羅里達遭遇了來自金融監管機構 50.7 萬美元的罰款,原因是他們沒有獲得現金傳遞許可證。類似地,Square 在伊利諾伊斯州也遭遇了來自當地金融監管機構的制止令。由於現金傳遞許可證是由州政府發放的,因此不同州的具體情況也各不相同。

除了擴張地區外,Square 也在業務線上進行了延展。今年 5 月,Square 發布了一款基於 iPad 的收銀硬件 Square Stand,並於 7 月登陸蘋果零售店。這款硬體產品需要與 Square 讀卡器合作使用,能夠為商家提供實時的分析報告,並改善收費體驗。而早在去年,Square 就已經與星巴克達成合作,後者向前者投資了 2,500 萬美元,並開始在美國的 7,000 家星巴克分店裡接受 Square Wallet 進行的行動支付。

到 2012 年 9 月,Square 就已經完成了 D 輪 2 億美元的融資,而這家創業公司也馬上要迎接他們創立的第五個年頭。雖然除了北美市場,Square 的全球化腳步目前只邁及了日本(香港或許會成為下一站),但對於他們來說,小心選擇市場遠比盲目擴張重要得多。

(轉載自合作媒體《PinW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