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學 4 週 Coding,這位紐約的街友已經能開發 App 了

(本文以《BusinessInsider》科技記者 Caroline Moss 第一人稱角度撰寫)

  • 給他魚吃不如教他釣魚,紐約工程師邀請街友學 Coding

大約在一個月前,我首次在《Medium》上讀到 Patrick McConlogue 寫的 〈 尋找蒙受不公的街友並教他們寫程式 〉 一文時, 我承認我抱持懷疑態度。

McConlogue 在文章中向讀者保證,那位他每天上班途都看到的街友是積極有動力的,於是這位 23 歲、生活在紐約曼哈頓的程式設計師決定這麼做。

我的想法很簡單,為了尊重他,我將給他兩個選擇:

1. 我明天回來這裡給你美金 100 元現鈔。

2. 我明天回來這裡給你三本 JavaScript 的書 (基礎 – 進階 – 專業),和一台非常陽春便宜的筆電,接著,等你準備好之後,我會每天在我上班前一小時來教你寫程式。

掃視完文章其他部分後,我認為給街友食物或是住宿選擇,應該比教他們寫程式來得合理吧?果然,當時並非只有我這麼覺得,許多人嘲笑 McConlogue 的想法,在《ValleyWag》網站裡,甚至有篇 〈無家可歸現象已解決〉 (Homelessness Solved) 的文章,嘲弄他的做法。

後來,我撥電話給 McConlogue。

我問他:「你知道大家都在取笑這個點子嗎?」

他知道,而且他承認他後悔下了那樣的文章標題。

如格言所說,授人以魚只救一時之急,授人以漁則解一生之需。McConlogue 說他想實測這項理論,他不是為了他自己,而是因為他相信這位街友願意接受這項挑戰。

他說他隔天要去找那位街友,我告訴他,若有新發展請讓我知道。

  • 街友 Leo 選擇學 Coding,「我又不是沒時間學。」

隔天,McConlogue 在《Medium》上宣佈,「這位名為 Leo 的街友將學寫程式」。我再次撥電話給他,我說如果這計畫幾週後仍持續進行,請聯絡我,我想看看這實驗進行的過程。

Leo 同意後,McConlogue 邀請我與攝影工作人員在這週一前往其程式課程,當時正好是 McConlogue 安排給 Leo 的 8 週 coding 課程的一半。

我一早來到西城的公園,NY1 後來宣布那天早上是自 2000 年來最冷的 9 月早晨,McConlogue 和 Leo 很快地向前打招呼,而當攝影工作人員在為訪談作準備時,我與 Leo 聊了 20 分鐘,告訴他待會會有哪些類型的問題,我解釋說,我想了解一些基本面,但是如果他對某些問題感到不舒服,他並不需要回答。

他透露他在 2011 年時失去在壽險公司 MetLife 的工作;也因為他家附近建起豪華公寓大樓,使得他負擔不起原公寓住宿費用 。他說的事情我早已知情,那就是,紐約市生活費用高昂,無論他無家可歸的故事是否比他簡短的解釋更複雜,這仍是不爭的事實。

我問他,當 McConlogue 給他前述的兩個選項時,他是否有一絲猶豫,或是 McConlogue 有強迫他學 coding 以幫助他證明自己的做法給反對者看。

他說:「我可以在幾天內或一週內花完 100 元,但是他告訴我說我可以拿到一台筆電並學新東西,我想我獲得的會比 100 元更多」,「我又不是沒時間學」。

Leo 告訴我,McConlogue 週間每天早上大約 8 點都會來找他,碰面後立刻開始一小時的課程。他接著說,JavaScript 還有一個叫做 Nitrous.IO 的網站,也告訴我說,他寫的 50 個函數裡或許只有兩個是完全無誤的,我很難相信,眼前的他只學了 4 週 coding。

才經過 4 週,他們兩個已經開始合作設計 App,預計在 8 週課程結束時完成一個 App,Leo 就像一個好的企業家,不肯讓我向外界透露 App 的細節,但我向各位保證,這點子很棒。而且 McConlogue 離開前往工作後,Leo 就花 3-4 小時自己練習寫 code,還有閱讀 McConlogue 給他的三本 JavaScript 書籍,McConlogue 還給他一台 Samsung Chromebook 還有 WiFi 熱點使用。

訪談過程中,我們被各種噪音像是車鳴喇叭聲及施工聲等等中斷,我們受到干擾,但 Leo 卻絲毫未受影響,畢竟這是他長時間待的環境,但想像在施工區學習新事物,這可不是件易事啊。

  • 我不在意去 Google 辦公室、去接受採訪、是不是被利用,我在意的是學新東西

後來他們告訴我,他們隔天要去 Google 與科技部落格 Mashable 進行 Hangout 視訊通話。

「Google 的辦公室是什麼樣子啊?」Leo 問。我說我從來沒去過那裡,他非常的震驚,因為他無法理解,他為何重要到、有趣到足以被邀請到去 Google。

我需要知道 Leo 對這整件事怎麼想,他是否覺得自己像是 McConlogue 的墊腳石,讓 McConlogue 得到每個人都有機會得到的 15 分鐘成名時間?他喜歡 coding 嗎?他知道 Mashable 是什麼嗎?

他大笑說:「我不太在意這些,我在意什麼呢? 我在學新東西啊,不是嗎?我知道我在學新東西,而這就是我所在意的,Patrick (McConlogue) 是我的好兄弟。」

最重要的是,Leo 希望我知道在 McConlogue 來找他之前,他的人生也並不悲慘。他說,McConlogue 是個能突破大家對街友的刻板印象並且給他一次機會的人,他也承認他沒想過 coding,他以前甚至不知道 coding 是什麼,但他並不因此感到悲慘。「真的很難說服別人說你不是個壞人、毒品成癮者或失去理智的人,當你自己是街友時,你要怎麼說服別人?而這又正好是大家描繪街友的方式。無家可歸未必總是負面的,但人們不懂。」

Leo 告訴我說:「我在這之前也有許多美好時分,我現在只想著,或許學一些新東西可以給我更多機會擁有更多美好時分。」

(資料來源: Business Insider;圖片來源: Jeff Attaway , 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