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玩 iPad 會不會變笨 ? 專家:父母陪同使用是關鍵


(以下文字以《The Verge》作家 Ben Popper 第一人稱撰寫)

我出生不久的兒子 Oliver ,最近剛好到了感官開始接受外界刺激的階段,光是「醒來」對他來說彷彿就已經刺激過頭了,有時候我們開個燈或是關門不小心太大聲他都會哭鬧起來。有一天下午,他又坐在我的大腿上哭鬧著,而無論我怎麼安撫他、餵他,或是換尿片全都沒用。

在即將崩潰前,我做了一件一直以來都抗拒不做的事: 讓他玩我的 iPhone。我打開了看漫畫的應用程式,而當我不斷滑動手指,Oliver 居然也隨著一張張不斷出現的金剛狼圖片而停止哭鬧。他專注地盯著螢幕看到都嘴巴忘了合起來,我則抓著他的小手指滑過螢幕。隨著新的圖片跑出來,他也開心的笑了。

這時,我的母親走過來,驚恐地問:「你在給他看什麼?你不知道這對他大腦來說傷害多大嗎?」我隨即回她:「哪有這麼嚴重?才玩一下下而已,才不會對他有害。」我的老婆在聽到我們的對話後也開始加入:「你會害他變成智障!」我忍不住大喊:「妳們都瘋了!」但我還是把手機收回口袋,Oliver 則又開始哭鬧起來。

  • 每一項劃時代的新科技,在剛推出時都會遭受妖魔化的命運

家長曾警告世人要小心收音機,因為電台節目十分令人上癮,會讓小孩廢寢忘食只為了聽廣播;電影會讓觀眾變成性變態罪犯、電視會讓人變腦殘,電玩遊戲則是變態殺人犯製造機。

我認為我母親只是反射性害怕新科技,認為所有新東西都會容易上癮、都很危險,且對身心都有害。然而,就在那次 iPhone 事件之後,我收到了來自母親的一封電子郵件,裡面塞了約六份關於電視、電腦與電玩影響孩童大腦發展的 科學研究報告

根據這些研究,長時間暴露在螢幕前將導致孩童語言能力發展遲緩、專注力不足、情緒不穩,以及更高機率出現注意力缺失症(ADD)。在 2011 年, 美國研究 顯示,小孩在兩歲前就觀看螢幕對他們有害,而 英國也有類似研究 顯示,若小孩在五歲前,每天看螢幕超過三小時,就會有更高機率發展出愛打架或偷竊等反社會人格。結果看來,我好像不只妨礙了 Oliver 的智能發展,還差點讓他變成一個流氓。

  • 長時間盯著螢幕可能導致注意力受損

UCLA 神經學暨人類行為薩摩爾研究院教授兼《iBrain》的作者 Gary Small 博士表示:「我十分關心科技對於幼童的影響。長時間盯著螢幕可能導致注意力及社交能力受損。」Small 認為,最近流行的智慧型手機與行動裝置比電視更能吸引小孩,並表示:「當我們把孩子帶進一間放有 iPad 的房內,他們都選擇了 iPad 而不是其他的玩具,甚至連他們的母親都敵不過 iPad 的魅力。」

雖然以上這些看法聽起來十分惱人,但它們畢竟是客觀的實驗結果,我無法就這麼置之不理。我是個常常讀 Twitter 讀到睡著的人,而且我每週至少會有一次因為玩 iPhone 遊戲玩到太投入,而搭地鐵搭過站。就目前來看,我這個沉迷於科技的爸爸似乎對兒子有害,彷彿當我在使用筆電上網時,坐在我大腿上的兒子正在不斷吸收會傷害他大腦的「二手菸」。

  • 希望孩子提早善用數位工具,錯了嗎?

小孩在一兩歲時頭腦會快速成長,而且從此之後就再也不會出現成長如此快速的黃金時期,因此,早期幾年是人類智能發展的關鍵時期,且將大大地影響這一生的腦部發展。

這讓我覺得應該要盡早讓我兒子接觸科技才是。假如滑動手機和玩互動式遊戲有助於他啟蒙,及早使用科技勢必對他有益。就如同電報與打字機之於我們這一代,假如書本將在他進入青春期時成為歷史古物,為何我現在非得逼他讀紙本書不可?

若 Oliver 將來想成為花式溜冰選手或是收費站員工,我一定會支持他的選擇,但身為有能力培育小孩的父母,我十分相信 Douglas Rushkoff 的座右銘:「設計,不然就等著被設計(program or be programmed)。」既然身為軟體工程師,我最有把握帶給兒子的競爭優勢,自然是學會如何愛上科技以及撰寫編碼。

  • 不用過度恐懼,「父母陪同下使用」才是 真正重要的關鍵

為了證明我的論點,我打了電話給西雅圖兒童醫院的兒童健康、行為和發展中心主任 Dimitri Christakis 醫生。他表示:「螢幕只是個機器,家長真正要注意的是螢幕上所顯示的內容。」他認為禁止小孩看螢幕是個非常不合理的規定:「我得說,很多觀念十分過時。最重要的關鍵在於,你是被動還是主動去獲得資訊。」

在他所指導的一項實驗中,有一組小孩玩積木,另一組看電視,而玩積木的一組在之後的語言測試中獲得了明顯較好的成績。Christakis 目前打算要將實驗改為一組看電視,另一組則是玩 iPad 上的互動式遊戲。雖然研究結果尚未出爐,但 Christakis 認為 iPad 那組的成績將會接近積木組的,而不是電視組的。我也認為觸控式螢幕很有潛力成為絕佳的學習工具,尤其會比電視好很多。

父母陪同,互動式裝置對小孩是個很棒的學習知識與分享的工具。

現代人很常在一起吃飯時分別低頭使用手機,形成「孤單的一群人」的奇觀。但我認為 iPad 遊戲不只不會讓我跟 Oliver 陷入各自的小世界,反而能夠幫助我們更愛彼此,而且一部分專家也認同這點。

庫尼中心芝麻卡通工作室執行董事 Michael Levine 也認為,假如有父母陪同,互動式裝置對小孩來說會是個很棒的學習知識與分享的工具。他認為:「父母與其嚴厲限定使用時間,還不如在一旁與孩子共享使用科技的過程。」他也認為,完全不讓小孩接觸科技根本不切實際,因為「我們即將面臨一個滿街都是穿戴式科技的新時代。」

最近,我和老婆帶著 Oliver 一起搭火車前往加拿大參加婚禮。在婚宴結束後,我們一起在蒙特婁郊外露營度過週末。營地那裡既沒有手機訊號也收不到網路,但我第一天還是很不死心不斷查看手機,暗自祈求有迷路的電波不小心闖進我的手機裡,好讓我收個 Twitter,直到最後我才終於放棄嘗試。但 Oliver 不一樣,他很快樂地沿著湖畔散步,所以我們後來就一起去森林走走,還駐足看一群鵝在岸邊餵食寶寶。

我突然發覺自己還真是庸人自擾,擔心若不趕快逼他接觸科技的話,他將來就會成為科技白痴。這跟擔心小孩用一下新科技產品或是看幾眼螢幕就會傷害大腦一樣白痴。無論我現在多努力強迫他使用或禁止他使用任何科技,對於青年時期的 Oliver 來說都會是陳年舊東西。

麻州大學心理學教授 Daniel Anderson 曾說過:「數位媒體變化速度日新月異,研究結果根本難以跟上現實情況。理論上現代人看電視的習慣和四十多年前差不多,但使用電腦的方式卻與十、二十年前非常不同。」我相信只要平衡 Oliver 身邊各種要素、鼓勵他追求自己的興趣並防止他過度沉迷,一切將會船到橋頭自然直。

(資料來源:The Verge ; 圖片來源:techsavvyed ,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