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編按:本文作者為金山網路 CEO 傅盛,曾在 2012 年獲《環球企業家》頒發「年度創新領袖」,其產品獵豹瀏覽器獲得「2012 年度最佳創新產品獎」。

金山網路是一家以資訊安全為核心,為網路用戶提供基礎應用服務的網路公司,產品線涵蓋了金山毒霸、金山衛士、金山網盾、可牛影像等。員工數超過 450 人,在中國資訊安全領域中,居於領先地位。

去年 10 月份,我去美國參觀 Tesla (《TO》編按:Tesla 電動汽車,由「現實生活中的鋼鐵人」Elon Musk 創辦),那時候它已經在矽谷很火了。後來再去的時候,就經常可以在大街上看到 Tesla ,不再是一輛概念車,而是滿大街跑。

他們公司的人告訴我,他們是拿蘋果的思想去設計這輛汽車。什麼是蘋果的思想?就是極簡化的設計,在每個體驗點上都做到極致。

我在想,為什麼 Tesla 誕生在矽谷而不是汽車大城底特律?實際上,這是兩種文化的交鋒。

以前所有的汽車廠商都沒有這樣去做一輛汽車,為什麼 Tesla  可以?因為最好的造車人才全部集中在傳統汽車業。其實這就跟當年小米做手機一樣,大家覺得小米不懂手機,但是互聯網本質就是追求單點極致,而小米做到了。

最近 Tesla 股票大漲也證明了這一點,我覺得它很快會超過很多傳統汽車廠商,因為它是在用一種不一樣的思路做汽車,而不是電動車。做汽車和做互聯網產品是一​​樣的。Tesla  的風靡確實給我帶來了很多啟發,我簡單談一下:

  • 一、要反覆思考用戶真正的需求

我以前做產品的時候,也經常為自己的一個概念而著迷,覺得要改變世界了,每次講概念的時候都手舞足蹈。但現在我經常會反問自己或別人:用戶到底需不需要?這個概念本身對用戶來說,核心需求是什麼?

在這個浮躁的年代,我們很容易被一個概念打動。難道大家真的認為 Tesla 的成功就是因為它是一輛電動車嗎?其實真的不是。準確地說,它是一輛超酷的、超跑的、又很實用的、時尚便宜的、至少不貴的汽車。所以,真正弄清楚用戶的需求非常重要,用戶一定不會為一個所謂的「電動」概念買單。

Tesla 認為需求分為三個層次:高端需求、中端需求和低端需求。

他認為汽車最開始是要走高端需求,找到最喜歡車的那幫人,然後形成整個用戶傳播。這個觀點我在很多場合表達過。我認為,所有產品最開始全部都是為小眾設計。如果你一上來就要搞一個所有人都喜歡的車,一定會完蛋;你要搞一個所有人都喜歡的手機也會完蛋,想搞一個所有人喜歡的瀏覽器同樣會完蛋。

所以,最開始主要是為小眾高端用戶打造極致口碑,這件事情在很多點上都得到了印證。包括我們獵豹瀏覽器做得很酷炫,為什麼第一款選黑皮膚,之前沒有哪一個大眾軟件用黑皮膚的。因為我覺得第一個階段就叫高端用戶的口碑傳播,再往後才是到了中端,變成輻射傳播,再往下就是滲透到傳統行業,等他們真的開始考慮 Tesla  的時候,它已經開始向普通大眾的用戶傳播。

所以,Tesla 最初的這個定位非常準,就是為了做一輛媲美法拉力跑車的超酷汽車。

  • 二、用戶體驗比概念更重要

就是說你要靠技術給用戶帶來體驗上的優勢,而不是靠概念。比如電動是一個概念,但是電動車給你帶來到處充電的麻煩,所以 Tesla 首先要解決的就是充電的問題。

我記得美國電壓是 110 伏,比我們(中國)的電壓還低,在這種低壓情況下怎麼充電?他們大膽地把整個底板做成一塊電池,此前幾乎沒有任何一輛電動車這麼做過,但是大家都認為 Tesla  的電池做得極牛,它在細節上給用戶帶來了便捷極致的體驗。

因此,不管技術有多強,要清楚技術應用才是核心,就像每次技術同事給我講這個代碼有多強,我都會反覆追問,「這個對用戶到底有沒有用?」你的技術代碼再強,如果用戶沒有體驗,其實就是成了悶死在自己腦海裡的一個東西了。

當然,有人說,我們需要追求創新,是的,這沒錯。我記得賈伯斯說過:創新就是 1% 創新加上 99% 的執行。我們以前都認為,創新就是一個藝術活,後來發現其實是一個執行的活兒。

所以,做產品一定是有一個符合用戶需求的定位,而不是你腦海裡的某一種概念;而且,有時候我們認為的需求,本質上可能是一個偽需求。要想摸清用戶的真正需求,絕對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過程。

以前,我給產品經理做培訓的時候,其中重要一章是如何保證你能真正體會用戶的需求。要知道,所有的偉大想法都不是在浴缸裡面突然想起來的,那種靈光一現靠的都是積累。如果你接觸用戶足夠多、思考足夠深入、不停地思索和探尋,你就有機會在某一天做出一個正確的決定。

除了接觸用戶之外,自己怎麼用也很重要。如果自己不使勁用,你很難說這個東西真的是一個用戶需求。微軟開發有一句話是「自己的狗屎自己吃」,其實做產品更是這樣。

當然,也有一些原則要堅持,就是說你不能簡單成為用戶意見的收集器,如果僅僅變成用戶的投票選擇,那就太簡單了。我們還是需要在產品上不斷地深入思考,在一些看似平常的點上做得不一樣,但是這種不一樣一定是靠「單點切入」,而不是靠「多」去完成的。關鍵是怎麼深入下去,順著用戶行為,怎麼把用戶真正的行為和它的場景結合起來,讓它變成一個有感知的軟件,在市場上樹立一個我們真正的競爭壁壘。

總的來說,就是我們要不停地挑戰自己、追問自己,不停地想哪個地方錯了,不能做我常說的「第五隻猴子」,要能夠找到一個點極致地深入下去,把別人習以為常的、麻木的事情做到不同凡響。

(轉載自合作媒體《虎嗅網》;首發於新浪創事記,作者為傅盛;圖片來源:Bogdan L,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