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kia 的衰落對芬蘭不完全是壞事:新的創業生態系或可建立,Nokia 未來仍有作為


Nokia 對對於地廣人稀的芬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這種重要性是多方面的,一方面在感情上,另一方面則體現在經濟上。根據芬蘭經濟研究所的數據,從 1998 年至 2007 年,Nokia 的研發費用占全國研發總費用的 30%,而出口額則占芬蘭出口總額的近 20%。在 2000 年,Nokia 對芬蘭 GDP 的貢獻達到 4%。

在那段 Nokia 最輝煌的時期,Nokia 幾乎就是成了芬蘭的象徵。但是對於一個衰落中的 Nokia ,芬蘭人想必是比較糾結的,芬蘭經濟研究所的數據顯示,到 2012 年,Nokia 對芬蘭 GDP 的貢獻已成為負值。

  • 諾基亞手機也不再是芬蘭人民的最愛

《華爾街日報》網站近日則發表了《諾基亞衰落可以幫助芬蘭》的文章。從感情上來講,說 Nokia 的衰落對於芬蘭的創業環境是件好事,似乎有點刻薄,但是這是客觀可見的實際情況。赫爾辛基創業育成中心 Startup Sauna 常務董事和 Slush 創業大會組織者 Miki Kuusi 正是持這種看法。他說:

從短期來看,Nokia 到如今這步田地是國民之痛。Nokia 曾經是全國的驕傲,但是創業界的大部分人,都認為這將驅使優秀人才前往創業企業。

過去的一些年裡,Nokia 的員工一直在減少,在 2010 年 3 月,Nokia 尚有近 12.6 萬人,而到今年初,Nokia 員工已經不到 9.3 萬人。在微軟收購 Nokia 設備和服務部門之後,約有 3.2 萬 Nokia 員工將被納入到微軟麾下,包括位於芬蘭的 4700 人。

Miki Kuusi 表示,那些離開了 Nokia 的員工有些正在從事一些非常前瞻的研究工作。一位 Nokia 前員工就向他談到,利用空氣中的靜電給手機無線充電的創意。

再說大家都比較熟悉的手機設計公司 Jolla,Jolla 主席 Antti Saarnio 表示這家公司約 9 成的員工來自於 Nokia,他們重拾被諾基亞棄之不用的 MeeGo 系統製造智慧型手機。在 Nokia 的工作經驗對於新公司非常有用,比如在開發產品,進行國際化管理運營方面皆有所幫助。

  • Nokia 不再吸引優秀人才加入

諾基亞往外輸出人才是一個方面 ,Nokia 的不景氣造成的對人才吸引力下降也是另外一個方面。Miki Kuusi 認為,在諾基亞鼎盛時期,幾乎所有的芬蘭優秀學生都想去 Nokia 工作,但是這幾年來這種情況發生了巨大的轉變。

從數據上來看,Nokia 獲得了芬蘭非常大的一部分工程師和有技能的畢業生。來自芬蘭經濟研究所的數據,在 2010 年,Nokia 有 60 % 的員工小於 30 歲,43% 的員工經歷了專業技術學習課程,而有碩士和碩士以上學歷的員工約占 37 %。足以證明諾基亞是一家年輕化高技能高學歷化的公司。

這樣的情況曾經發生在瑞典愛立信身上,對於曾經的瑞典人來說,愛立信是他們就業的第一選擇,但是現在不同了。許多成功的科技創業公司在斯德哥爾摩出現,讓這個城市成為一個科技中心。

  • 全心投入研發,未來 Nokia 仍有作為

顯然,說 Nokia 將死是落井下石的說法,雖然設備與服務部門已被出售,但是瘦身之後的 Nokia 仍可以有所做為。Dmitri Sarle,報導北歐創業社區部落克 Arctic Startup 的 CEO 說:

Nokia 有錢,也有研發能力,設備也在銷售中,我不認為這是 Nokia 的終結。但是 Nokia 目前唯一的機會是把精力放在研發上,如果他們這麼做,我們可以預見到,將會有很多錢投向研發系統。

瑞典風險投資公司 Creandum Advisor AB 合伙人 Staffan Helgesson 認為,新 Nokia 不能重犯老 Nokia 的錯誤,老 Nokia 曾經一切都是在內部解決,而不是去創造一個由創業公司和創業者組成的生態系統。如果有這麼一個圍繞 Nokia 的生態系統,Nokia 不至於此。

關於 Nokia 對於創業的影響,Nokia 發言人 Doug Dawson 有不同意見,他認為,Nokia 本身就是非常支持創業公司的。Nokia 的 Bridge 項目造就了千餘家創業公司。而和微軟合作的 AppCampus 項目則拿出了 2390 萬美元支持 Windows Phone 平台的開發者。

對於人口僅有 540 多萬的芬蘭來說,Nokia 長期都在吸引著國內最優的人才,但是在這麼大體量的公司裡,許多人才都只是發揮了螺絲釘的作用。而在 Nokia 瘦身之後,對於創業來說或許真不是件壞事。

(轉載來源:愛範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