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快樂!在 Google 上班就像交了一個很帥的男友,但我一點都不快樂

《TO》編按:Google 前員工 Ellen Huerta 今年 1 月毅然放下人人稱羨的工作,選擇做自己想做的事:開發新興趣、烘焙、慢跑、看夕陽。半年過去了,Huerta 仍在思考下一步,日前寫下這篇離開 Google 的心路歷程,希望讓大家了解,人生是最重要的,是去傾聽自己內心聲音並探索自己生命的可能性。以下文字以作者第一人稱撰寫。

  • 在不知道下一步是什麼,就決定離開 Google

大約六個月前,我決定辭掉眾人羨慕的 Google 工作,去探索生活的另一種可能性,其實也沒有太周詳的計畫。不過離開是因為沒辦法留下,當初也說不出所以然,只知道不能再繼續走下去,因為強烈感覺到目前在走的路,並不會帶我到想要去的地方,所以我得離開那裏。

越留下來,我越是覺得不安,甚至是憤恨。我本來可以等自己找到出路的時候再辭職,但我知道待的時間越長就會越難離開,況且我可能永遠也找不到那個正確的出路,我也知道沒有人會告訴我正確出路是什麼。我想過,也許我會有個很棒的丈夫、可愛的小孩和身為媽媽的奉獻精神 ; 也想過就此錯過好好思考人生的機會,總之我終於在 2013 年 1 月急轉彎離開 Google。

每次有人問起離開 Google 的感覺,我都說,這像是和大學男朋友分手。

他很帥、很棒、每個人都愛他,我也愛過他,但他就不是那個真命天子。我花很久的時間才認清自己必須離開他,最後才鐵了心做了令雙方都傷心的決定,我不確定自己以後還會不會遇到像他這麼好的人,但 離開他讓我的視野更開闊

之後我也覺得那是我生命中最關鍵的選擇。我花了幾年時間決定離開 Google,我幾乎沒辦法想像放棄薪水、放棄家人般的主管和朋友般的同事會是什麼感覺,我那麼努力得來的一切,即使過得不開心,我也無法說放就放。

  •  社會認同下的安全感、榮譽感,是無法離開 Google 的主因

我曾經認真思考自己在猶豫什麼, 我發現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不願意離開 Google 給我的聲譽和安全感 ,說來可恥,別人的認同變成驅動我的主力。

從幼稚園開始我就成為全班最聰明的學生,我身邊的朋友都有這段經歷,因此這一路上都走著大家認同的路:進國小榮譽榜、進私立高中、進前五大文理學院、在大學得獎、在 Google 工作,但我接下來想做的事情卻不是大家讚賞的那些事,我還沒有準備好面對大家的失落和失望。

  • 害怕輿論的不安,讓我不敢面對真實的自己

那種不安不像進 Google 第一年的緊張不安,當時的生活就像旋風一樣,根本沒辦法停下來思考自己在做什麼,整個腦子裡就是第一份薪水、新進課程、訓練和實戰經驗,我那時徹底愛上 Google,也愛上我的同事們,所以我幾乎沒有時間好好想人生的問題。

最後一次升遷的時候我才發覺有些事情真的結束了,我在工作上的成就和我的快樂不成正比,升遷只讓我覺得自己在為不確定的目標費盡心力,反而更不快樂,有更多錢沒錯,但錢也沒有改變我的生活,我當時覺得很有罪惡感,我會問自己:「Google 員工不是人人稱羨的工作嗎?不是應該好好珍惜百萬年薪、免費食物、免費按摩等等嗎?」

我是真的感恩在心,但我其實一點成就感都沒有,而且我不敢告訴任何人。

我期望心中的聲音會告訴自己:「嘿,雖然 Google 還會做很多有趣的事情,但你應該要離開了」。可是當時內心卻是一直想著:「嘿,每個人都渴望這份工作,你也應該要喜歡,想想辦法吧!努力一點吧!不要再抱怨了」,所以我繼續努力工作、到東京出差 3 個月、執行各種專案、訓練新成員。

我可以說是在 Google 長大的,在那裏我學會做好事情,那就是我的 MBA 訓練,只是我的心已經不在那了,可是我還是無法離開,我有能力改變我的人生但我卻不願意改變,害怕失敗、害怕輿論的恐懼讓我留下來,這種恐懼從早到晚跟著我,有時候甚至會跑進我的夢裡。那幾年我常常做惡夢,夢裡我被某樣東西追逐,我不斷跳過窗戶和門,但始終擺脫不了它,在現實生活中,我常常問自己為什麼在這裡?我在做什麼?我總覺得我在欺騙自己。

我的不安感到 2012 年末達到巔峰,所以我決定休息一個月,看看不工作個幾天會不會讓自己更明瞭,我就待在舊金山的家裡「好好生活」,大家對於我沒去歐洲大放一假感到很訝異,我早上就去上芭蕾課,我逛雜貨店、買東西自己煮來吃(對 Google 的人來說,煮東西自己吃是很新奇的想法),我又開始烘焙、開始閱讀、跑步、玩吉他、忽略每一封 email,我就是很簡單地享受工作時無法擁有的快樂,我過得很開心,但對於我工作上的不安感卻一點幫助都沒有。

  •  突然瞭解自己,並決定離職的轉捩點

假期的最後,我一時興起跟大學好友一群人到 Joshua Tree 國家公園。某天晚上我們圍在營火旁,有個朋友開始問起我的背景,當時在場所有人幾乎都是藝術工作者,所以我怯怯然說到我在大科技公司上班,這就好像承認自己是在國稅局上班一樣尷尬。

後來交代一些在公司做的事情和我的年資,那位朋友竟然回答「那妳一定是很喜歡妳的工作才可以待這麼久」,我當時覺得有些問題很令人困擾,好像自己被試探一樣,但我還是說了一些工作的優點,那次是我第一次動搖、第一次不相信自己。

話題結束後,我逕自遠離營火到附近看星星,我周遭一片荒蕪,身邊沒有任何人,只覺得了然萬物那樣地自由。

那瞬間我才真正覺得自己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我自己的手裡,這是我的生活,所以不必在意別人怎麼想,如果我想烘焙,我就烘焙;我想寫作,我就寫作;我想開公司,我就開公司;我想什麼都不做,我就什麼都不做;我想搞砸一次,那就搞砸一次;就離開營火的那幾分鐘時間,對我而言卻像永恆,我突然就這樣在一片荒蕪之中想開了,才發現原來這些年來我都在欺騙自己,只是一直不願意承認。

回公司上班的第一天,我隨即交出我的辭呈,我辭職的理由(開發新興趣、做些新專案、多些時間烘焙)讓大家困惑不已,但他們依然很支持我,又諷刺又神奇地,回去的那天,我桌上竟然擺著「最有可能在五年內創立公司」的獎座。

  •  五個月後,依舊對未來不確定,但學會對自己誠實

幾個月過去了,我的家人、朋友、以前的同事或陌生人都問我現在的生活如何,其實有時候這生活很迷人,但大部分的時候(計算剩下多少存款可以用的時候)不怎麼迷人。

事實上,離開軌道到完全未知的生活是一件很恐怖又孤單的事情,有時候我幾乎被「自己什麼事都沒辦法做」的想法困住,但有件事情很重要,終於我的人生、我的身分第一次不是 100 % 跟我的成就連在一起,我比較不在乎別人怎麼想,也花比較多時間做感覺對的事情,我還學著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學著誠實和自己對話。

那些對話讓我學會拒絕,學會平衡自己的社會責任,好有多一些時間跟自己相處。

這也讓我搬到小威尼斯,去實現我想要有個寬敞單人公寓的夢想(舊金山的租金貴得不堪負荷),每天到海邊跑步,放慢之前那種舊金山「不工作則死」的生活步調。離開我最好的朋友和那人人稱羨的工作固然很難,但當我走在夏天暖暖的海灘上,看夕陽落入 Santa Monica 的山群裡,我才真正回到家。

雖然我對未來還是模模糊糊,沒方向,至少我不用再找正確的出路,多虧自己一輩子努力念書、5 年工作存錢,才有機會和餘裕享受這短暫的休息,但我認為每個人都有權利和義務去一趟自己的 Joshua Tree,每個人都可以放掉一切,最難的是真正聽見你心裡的聲音並去實現它

喔,順道一提,那個被追逐的夢後來就不曾再做了。

(資料、圖片來源:The Huffington Post

延伸閱讀:

前 Google 員工:我快樂的當了一年 Googler,但後來一切卻變成夢靨

Google 工程師不能沒有她 — Meckfessel,看她如何悠游於事業與生活之間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