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這些表情設計師!你每天和朋友互傳的表情圖案就是這樣畫出來的

本文作者 Josh Horwitz,原文載於TNW

表情符號的使用,在現在的智能機時代已經成為了一種常見現象,它起源於亞洲,並且在這兒,表情集已經幫助公司取得利潤並且成為文化思潮標杆。它們現在在短信和社交平台中很流行,比如 Facebook, Path, Viber, Kik。

關於表情的概念一點也不新奇,很多人可能會記得,那個彎眼睛的笑臉在 AOL 中首次出現的年代。為什麼表情在移動設備時代如此成功呢?答案很簡單:設計優良。社交媒體平台迎來了樹立品牌的機會,可以通過字符集、小圖片來傳達情感,或有趣的圖形來點綴平淡的對話。

為了更好的了解表情創作背後的故事,TNW 與知名社交 App 表情製作的平面設計師進行了對話。

  • 來自台灣的 Cubie:我們是個小團隊,在表情上敢說敢做!

台灣的 Cubie 在表情設計方面,採用了合作和研究導向的方法。這個內部的設計團隊和其他成員經常碰面,用頭腦風暴來研究情感表達,然後畫出來。表情的雛形經常用 Facebook 的粉絲、活躍用戶和同事來做測試。

Genie,如下圖所示,是 Cubie 表情中的佼佼者。在最初設計的階段,Cubie 團隊想用表情傳達出“請”的意思。

這引領了一系列的探索,到底怎麼去說“請”。當你請一些人停止他們討人厭的舉動時,它能表達沮喪。當小孩求他的父母“請多給我點兒糖”時,它顯得很有趣。

Cubie 設計團隊圍繞著不同的“請”畫了很多草圖:

最終,他們決定用積極正面點的,所以選了第三個:

Cubie 在與用戶數據深層次互動方面很出名。比起其他社交 app,它很多樣有時也很“極端”。James Hill, Cubie 的國際信使,將其歸功於它在市場中的獨特位置,

「我認為 Cubie 表情的主要不同,是因為我們是個小團隊,意氣風發,在表情上敢說敢做,比如說憤怒的臉,上廁所的表情,和其他搞怪表情。我們很冒險的“照片表情”項目最終也算有回報。所以我們可以做更多的嘗試。

我們聆聽用戶的建議,當他們的想法成為現實後他們會很感激。一個 Belfast 的伙計想要一個拉斯塔法裡教派表情,一個墨西哥用戶想要個墨西哥摔跤手的,別急,這些馬上就會實現。」

  • Facebook 表情圖案設計師:David Lanham,作品有 Meep, Hatch, Bun, Beast, Napoli, Baach

Facebook,表情領域的後來居上者,在做與皮克斯的第一次情感與面部表情的實驗時,才開始了他們的表情項目。當 Facebook 找 David Lanham 來做默認微笑表情符號(叫 Meep),他從日本“kawaii”風格中獲取靈感,現在已經普遍使用了。

「動畫和漫畫極大的影響了笑容符。表情眼距很開,比例越接近嬰兒,就越可愛,但不能太過分;這有一個神奇的界限,如果你拿捏好了,它看起來就像個可愛的寶貝。這是我個人的設計(在日本設計中尋找的靈感),不是 Facebook 的。(日本藝術家)已經將情感精簡,只剩下最基礎的特點,然後再誇張它。」

在完成了 Meep 之後,Lanham 繼續為 Facebook 設計表情。他的 Napoli 系列最初是綠色怪物一樣的外形,但他覺得這太玄幻了,所以改變了主色調,

「我之前一直喜歡用堆疊的方式,因為可以將不同的圖層用不同的顏色來填充。有幾個人建議我把它弄的跟尼泊爾冰淇淋一樣。我覺得這很有趣,因為我用了所有明亮的綠色調讓它看起來像一個怪物,但它慢慢變得遠離我們的生活中的原型了。所以我馬上改了回去。」

「在看到它之前,它觸發大腦一種懷舊的響應。這種情況下,大部分人見過尼泊爾冰淇淋,冰淇淋不錯,所以表情也不錯… 這樣很多東西就微妙的聯繫在了一起。」

  • Facebook 表情圖案設計師:Jared Nickerson,作品為 Skullington

Facebook 在第四個表情集即將上線時,他們找到設計師 Jared Nickerson。Jared 看了其他設計師的作品,覺得有個機會做出一種不同的感覺的表情來,

「這兒有太多可愛系的表情了…… 沒有黑暗系的、粗獷的,大多數設計是面向年輕人,用來表現幽默感的。在摒棄了無數個想法後,我們做出了 Skullington。」

Skullington 之所以用黑色小臉,一個是由於和 Facebook 的白色背景有著很好的對比,另一個是因為它給骷髏帶來了新的改變。

「做黑色骷髏表情是為了想做個完全不同的東西。大多數你見到的是白色或米黃色骷髏,我想做個獨樹一幟的。骨骼有些落伍但仍是設計文化中的一大部分,甚至其他領域也是。所以我想做個新的嘗試。」

因為 Skullington 沒有嘴巴和尖下巴,Nickerson 說如何準確的傳達情感是個很大的挑戰,因為只能用眼鏡和臉的輪廓來表現。越來越多對情景的強調和道具的出現,是個副作用。

「這不是說 ‘ 我要個生氣的表情’ 或 ‘ 我要個悲傷的表情’,它意味著更多,比如 ‘ 表情能與什麼互動,在什麼樣的場景,用戶的情感如何通過這些表達。’ 就拿巨蟒纏住了人來說,如果一隻巨蟒捆住了你,你該怎麼辦?會震驚、嚇壞。這些都會落實到表情上。」

  • KakaoTalk 表情圖案設計師:Hye-ji Yoon,作品有 Molang

KakaoTalk 是風靡韓國的短信 App,據說佔據了 90% 的智能機的桌面。像競爭對手 Asia, Line 一樣,他們的表情瀰漫著流行文化。
關於設計美學,Yoon 傾向於強調情感第一,

「我試著關注 Molang 面部表情和動作的細節,而不是道具或其他東西。我想設計出能表達日常生活中真正情感的表情。這樣的表情應該是直觀的,而且要表達的意思很清晰。同時我對我朋友在對話時的用詞也很注意,然後設計能表達這些意思的表情。」

KakaoTalk 的 Molang 表情如此流行,使其在聊天室中鶴立雞群,現實生活中也同樣流行,如手機殼,毛絨玩具和其他配件。

「當人們在用貼紙美化他們的手機的時候,我就已經在優化 Molang 了。在那時候,免費提供這些內容是不常見的。自然而然,Molang 在低購買力的年輕女孩兒當中的市場份額飆升。裝飾手機一下變的流行起來。就在那時,KakaoTalk 開啟了道具商店,提供表情和主題。Molang 是其第一個在道具商店上架的表情。」

  • 「表情符號」是通向品牌忠誠之路?

想想他們貼心的設計和社交 App 的流行,表情中的人物形像出現在電視節目和其他產品中,我們也並不感到驚訝。

先將營銷和授權機會放在一旁,表情是否可以作為一個後推力,使得平台在財務上取得成功,它是否只是 App 核心功能的附加產品,大家依然沒有結論。公司當然不可能把精力放在製造大批吉祥物上,以此賺取利潤。但是表情可以作為標誌性的內容,如果能帶來好心情的話,對有些人來說也許值得。

Path 依然執著於表情服務,它最近發布了加價付費等級,可任意使用表情(價值 14.99 美金),同時也在官方博客上大力推廣宣傳。 

表情,跟之前的表情符一樣,並不是適用於所有人;對平常人、給朋友發短信,舊的表情符足夠了。無論如何,表情集花​樣很多,就單單拿出來看,也算是件好的藝術品了。

文章轉自:36 氪;原文來源:thenextwe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