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巴菲特熱衷於慈善事業眾所周知,今年七月初,他又捐了 26 億美元 (約台幣 780 億) 給五個慈善機構;不過到了月底時,他兒子彼得.巴菲特卻在《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抨擊慈善事業的文章〈The Charitable-Industrial Complex〉中文版〈我爸是巴菲特,但我反對慈善〉),狠狠地潑了老爸和許多企業家,例如號召各方組成 Internet.org 的 Facebook 執行長 Mark Zuckerberg, 和創辦 Grameen Bank 的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Muhammad Yunus 等人一桶冷水。

  • 彼得在該文中的幾個主要論點包括:

1. 慈善事業不過是富人讓自己良心好過一點的消極手段。

2. 捐款人總是自以為能幫當地人解決問題、拯救世界。

3. 非營利事業是門大生意,資源的分配一點都不平等。

4. 隨著商業人士不斷跨入慈善界,商業的規則也正不斷扭曲慈善的本意。

5. 「投資報酬率」的概念已經變成現行慈善事業唯一的衡量指標。

6. 只要人們還為「慈善」這個詞沾沾自喜,那貧富不均的狀況永遠不會改善。

7. 慈善事業的模型從根本上就錯了,應該要砍掉重練,發展一套新的模式。

  • 外界對這番言論的看法不一,彼得再跳上媒體回應

雖然彼得有他的立場,但略為偏激的言論也引起一些批判與討論,有些人認為他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也有人認同他的某些論點。為了知道彼得.巴菲特要怎麼回應這些聲浪,Idealist Careers 便請他來進行訪談:(以下為重點摘譯)

Q:請問是甚麼原因促使你寫這篇文章,而你希望引起何種共鳴?

A:「慈善的殖民主義」是我這七年來一直在研究的詞彙,因為我發現,當非營利組織在講述慈善事業時,多數人的響應都只是捐錢了事,而非正視當地發生的問題,並仔細去了解。

Q:那這樣的觀點要如何運用在工作上和你底下的基金會 (NoVo Foundation)?

A:我們正不斷的挑戰現有體制的缺失,也會不斷質疑並檢視自己,我還不能說自己已經知道甚麼方法最好,但我們會不斷嘗試,並以身作則。

Q:之前比爾.蓋茲在 Bloomberg BusinessWeek 的訪談中提到第三世界在資訊流和科技援助上的迫切性,你是否認為慈善事業在解決問題上有其優先順序?

A:其實你要說解決問題有優先順序也可以,不過我認為應該看得更深入一點,要分成系統上和功能上兩種問題層面,例如提供食物就是去解決一個功能上、立即性的問題,但重點應該擺在系統層面上,就是制度面的革新。資本主義的商業模式絕不是慈善事業的出路,我們要創造一個新的系統、一種新的經濟模式,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Q:在你發表文章後,有許多批判性的聲浪湧現,質疑你不夠瞭解經濟學以及慈善機構的執行面,也引發了一連串的討論,你怎麼看待這些?

A:這次讓我從中發現到,在一個對的時間點開啟一個正確的話題所引發的能量是非常大的,尤其又發生在我身上,讓我的感受更加深刻。不過重要的是,我們在 NoVo 接下來要走的下一步,我並不想落入一個誰對誰錯的爭論之中,是要聽更多的真話,而不是聽自己想聽到的 (這也正是慈善事業的問題!)

我也希望盡量保持開放的對話和交流,朝更好的方向前進,而不只是意識形態的辯論,當然我知道人們都會想要有一個確切的答案,但改變與創新的行動結果並不是那麼容易預測的,必須藉由信念帶領自己在過程中找到解答。

  • 慈善機構全然是彼得說的那樣嗎?我不這麼認為

目前的慈善事業或許像彼得.巴菲特所說的有許多缺點,但我覺得也沒必要全盤否定目前慈善機構的所作所為,以及熱心投身於其中的慈善工作者,其實被彼得批評的 Grameen Bank 鄉村銀行小額貸款,就不像他所說是單單接受援助的慈善事業,而是一個既能解決社會問題又可自給自足的社會企業才對。

同樣是為了彌補非營利機構的運作缺陷,社會企業的發展已經在各國逐漸步上軌道,也有許多成功的案例出現。雖然彼得說他願意保持開放的對話,不過還是希望他真的能多少聽得進各界有用的建議,身為基金會的負責人,也應該要多加了解目前世界上許多人們正在嘗試的創新模式比較好。

  • 延伸閱讀:

比爾蓋茲退休後投身公益:改善未開發國家排泄系統
社會參與的程度決定企業家的高度,Bill Gates 的新成功定義:讓貧童死亡率降到與富有小孩一樣低

(參考資料:idealist careers;圖片來源:David Blackwell.,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