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20 日在矽谷 Mountain View 的計算機歷史博物館外,只要看看沒有一個空位置的停車場,在南灣空曠的建築群的反襯下,就知道是個重要的日子 —— 創業育成中心 Y Combinator Demo Day,夏季訓練營的成果展示。

有創業者對我說 “ YC 就是創業公司的常青藤 ”。我不喜歡這種誇大的形容,也不想把進了 YC 訓練營的創業者視為明星,在和本期訓練營的創業者交談之後,綜合他們的不同觀點,我們就來看看一個創業公司在 YC 的三個月裡是如何度過的,和他們究竟能獲得什麼。

  • 申請:沒有國籍之分,重點是你想到矽谷獲得 YC 的資源

我們報導過的創業公司 Prim 創始人 Xuwen 對我說,其實你可以把申請 YC 看成美國大學的招生,他們當然更傾向於找到英語講的更流利、思維模式更相近的美國本土創業者,這也是為什麼早前有說法 Paul Graham 不喜歡英語不好的創業者。

相對更傾向於從海外找創業公司的 500 Startups,YC 顯得更關注美國本土的創業者。但是在和從荷蘭、英國來的創業者,談過他們申請 YC 的過程時,我發現其實重點根本不在於你是哪個國家的人,而是你是否真的想到矽谷來接受三個月的訓練,甚至留在這裡更長的時間,同時,你是否非常清楚自己要做什麼。

來自美國本土以外的歐洲團隊,他們申請 YC 的經歷也和所有人一樣。他們希望到矽谷來,從融資、增長、發展路徑等方面獲得 YC 的幫助,都在網上填寫申請,隨後接到電話獲得面試的機會,立刻飛到矽谷來參加著名的 10 分鐘面試。

  • 面試:10 分鐘,只問最基本的問題:你是誰,你的產品是什麼,產品給誰用,你有何與眾不同?

幾乎所有採訪的公司都向我提到這個 10 分鐘的面試,幾個 YC 的合伙人坐在面前,他們只問你最基本的問題:你的產品是什麼,你的用戶是誰,給用戶解決什麼問題。其實這些創業公司也有一個共同點,他們在進入 YC 之前,已經多少有個產品的模型,或者已經做了一段時間,並不是帶著一個想法就跑到矽谷來的。

來自荷蘭的創業者 Bart Dirkx 和 Ruud van der Aalst 對我說,你必須準備的非常充分,知道你的用戶是誰,市場規模有多大,競爭對手在做什麼,你的願景是什麼,你現在做到什麼階段了。如果你自己可以回答這些問題了,才會有機會通過面試。

不過情況也並非絕對如此,Kivo 的創始人 Zefi Hennessy Holland 提到也可以通過朋友的推薦,他的一個朋友從 YC  畢業,在他申請 YC 的過程中給 YC 的合夥人寫了一封郵件介紹 Kivo 和 Zefi 本人。至於這是否有用,Zefi 告訴我 “ 這就要看,幫你寫介紹信的人對你的評價了。

” 像我們報導過的創業公司 Prim 創始人 Xuwen,他因為是第二次參加 YC 的訓練營了,只跟 Paul Graham 聊過想法沒有參加面試就直接被招進了本期的訓練營。在強調人脈和個人信譽的美國,有合適的介紹人和建立過的個人信用,顯得非常重要。

  • 指定導師,獨立工作

和 500 Startups 為創業者提供一個 250 人的導師名單和一個 co-working space 不同,YC 的導師就是他們自己的合夥人,並且讓創業者自己獨立辦公。Zefi Hennessy Holland 告訴我,現在 YC 一期訓練營有 60 個公司左右,四個全職的合夥人每個人負責 15 個創業公司,還有 6 到 8 個(或者更多)的兼職導師選擇負責的創業公司。

“ 他們不會像老師一樣,跟在你後面問你最近怎麼樣、做到什麼程度了。所有你該做的事情就是來到矽谷,自己找個地方住,自己找個地方辦公,做你自己的事情,當需要幫助的時候再找他們。”

也就是說,在這三個月裡,如果你沒什麼事情,YC 的人不會經常找你。

  • 星期二晚餐:建立人脈、分享經驗

進入 YC 的創業公司都會參加這個常規性活動:星期二晚餐。在這個晚餐裡 YC 會邀請矽谷的知名創業者來分享經驗,其中一位創業者對我說,他覺得 YC 最不同的不止是邀請像 Mark Zuckerberg 這樣的當紅明星,還有一些 “ 失落的創業者 ”,像被趕出公司的前 Groupon CEO Andrew Mason、前 ZyngaCEO Mark Pincus、雅虎創始人楊致遠等等。

“ 他們會從自己的經驗裡分享當時為什麼要做這個決定,自己做錯過什麼,會很平心靜氣的跟你說,建議你不要犯我犯過的錯誤。” 他告訴我,在星期二晚餐上的這些談話內容完全保密(YC 的一些導師也是保密的),他只能告訴我請過誰、主題是分享自己的錯誤,但是不能告訴我具體談了什麼(所以也在這裡隱去了他的名字),“ 在 YC,活動內容保密是大家的共識。”

  • 最像常春藤盟校的地方:內部社交網絡

在美國的大學裡,如果你的家人曾經畢業於常青藤盟校,會對家族中的其他人再申請學校有幫助。

在這些創業者的介紹中,我認為最像 “ 常春藤 ” 的地方在於他們都談到的內部社交網絡。YC 為所有參加過訓練營的創業公司,設立了一個不公開的聯繫名單,進入這個名單後有個簡單的共識是大家要互相幫助。

Ixiplay 來美國後要拍產品 Demo 的視頻,就是找 YC 畢業的公司做的;Prim 最早找用戶也是從這個聯繫人名單裡找的。你可以找他們來做用戶測試、推廣、介紹投資人、了解行業訊息,只要你們都有一個 “ YC ” 的標籤。

  • YC 會指導你做兩件事情:優化產品和與用戶交流

Zefi Hennessy Holland 對我說,當他到 YC 之後,他們談的最多的就是增長。“ YC 不會管你遇到了什麼幾乎問題,他們只是和你一起討論對用戶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你怎麼獲得用戶。” 以 Kivo 為例,他們做的是協同辦公的產品,早前 Kivo 的模式,是賣授權給大企業的 IT 經理,後來他們發現這種模式是把設計給用戶用的產品賣給 IT 經理,而且大企業要決定一個服務的供應商,需要很長的流程,對 Kivo 來做增長慢。

在進入 YC 後 Zefi Hennessy Holland 把模式改為把產品做給每個消費者都會用,強調簡單直接,不再賣授權而是用下載安裝和注冊來作為增長的標準。

  • YC 的投資持股在 2%-10% ,通常是 6%-7%

所有的公司都會獲得 YC 的內部投資,投資的規模和 YC 的占股比例,都根據具體的創業公司的情況而定。簡單來說,如果創業者的經驗豐富,產品模式簡單易懂,YC 的占股會相對較少;如果創業者是第一次創業,特別是做企業級的產品或者看起來盈利路徑比較長,YC 會占較多的股份,最多會到 10%。正常的情況下,占股在 6%-7% 左右。

  • 訓練展示產品、和投資人對話的能力

YC 很看重創業者展示產品的能力,他們會在 Demo Day 的前一個星期對創業者進行訓練,主要是關於如何展示產品、強調重點。但是這些創業者也都告訴我,在 YC 的感覺是他們不會干涉你太多,因為創業的產品,是創業者自己的。

(圖片來源:roundedbygravity, CC Lis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