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那個命住豪宅:仿人民公社,舊金山創業家通通住到豪宅創業,結果咧?

《TO》編按:本篇文章轉載自合作夥伴《36 kr》,與 < 崩塌的英雄理想國 The Glint > 一文合併撰寫。

BuzzFeed 的 Justine Sharrock 寫了一篇關於 “ 公共創業豪宅(Startup Mansion)” 興起與衰落的文章,並深度分析了這個現象崛起的背後所暗藏的問題。

“ 公共創業豪宅 ” 一度在舊金山非常盛行起,很多創業者通常會一起申請租用別墅,這些公共豪宅+創業育成中心+宿舍形式的居住辦公一體化場所,被業界俗稱為 “ 公共創業豪宅(Startup Mansion)” 和 “ 駭客之家(Hacker Houses)”, 申請的人各種各樣,有的是駭客,有的是大公司的程式設計師,有的則是初創團隊的人員,但基本都很年輕。

在 Startup Mansion,床位的競爭非常激烈,空床位的資訊,一般會通過 CraigslistAirbnb、社交網絡和大家的口耳之間進行傳播,也可以從這看出舊金山的創業氣氛有多興盛。

公共創業豪宅的管理方式很有新意,用 Google Docs 來紀錄創業家輪流倒垃圾,和每周末輪流做飯的順序。相比起大學宿舍生活的八卦話題,大家在 Startup Mansion 談論的,永遠都圍繞著創業,還會時不時邀請創投或者有名的創辦人來演講,並且每周二舉辦專門與矽谷公司交流的活動。

對於一些剛創業的團隊甚至是海外慕名而來的 Hacker,公共創業豪宅簡直就是天賜之物。在這裡他們能夠很輕易地接觸到一些寶貴的資源,與其不停地去參加活動找資源,不如直接入駐 Startup Mansion 。

公共創業豪宅的建築面積都出奇的大,並且都有漂亮到誇張的視野。事實上,對於這些年輕人來說,創業意味著失業,這在傳統房東那兒是不可能租到如此豪華別墅的,因為信用等級不夠。但 在 “ Startup Mansion  ”,他們唯一所需要擔心的,就是如何建立自己的公司

想複製出宿舍的居住體驗,其實就是為了吸引到年輕的創業者們,只不過是稍微奢侈了一點的宿舍生活。

  • 舊金山有史以來最有野心的 Starup Mansion —— TheGlint,八個月就以失敗收場

在 Startup Mansion ,不管是初創公司的創辦人還是實習生,都必須合租。每一個房間有三張上下鋪,很有軍隊的風格。而每一張上下鋪的租金達到了一個月 1100 美元。

我們之前也報導過一家類似的公司  TheGlint(《TO》編按:根據 Business Insider 的 報導 ,Facebook 的早期投資人 Peter Thiel ,曾經贊助一群輟學後,住在 TheGlint 創業的年輕人兩年十萬美金追求夢想。),2011 年 12 月中旬成立後,TheGlint 專注的領域,不僅僅是 IT 創業,而是包括了設計、哲學、藝術、科學等領域,而是找了在各領域各挑選了有作為的人入駐,比如一些非常著名的創投、CEO 和知識分子作為核心住戶,他們白天去上班,晚上則回來和借宿的創業家聊天。

The Glint 自稱為 “ 英雄主義育成中心 ”,致力從創業的角度,去探索人類思維和創意的極限,它可能是舊金山有史以來最理想化但卻最具野心 Startup Mansion 、駭客之家。

但它八個月後就垮了。

因為當一批志在改變世界、個性十足的創業者住在一起的時候,碰撞的不僅僅是思想和能量,還有他們的年輕氣盛的脾氣。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來改變世界的,根本沒時間撿煙頭、倒垃圾,而原本的核心住戶,卻忙著自己白天的工作,根本沒時間管理房子的事情。

在最開始的幾個月, TheGlint 確實是搞得轟轟烈烈,不過正是由於它太紅了,最終導致了它的夭折。三個創辦人都表示,他們根本沒想到 TheGlint 會發展的這麼快,因此對 TheGlint 的很多細節也沒有具體規劃。

而最終的結果是,人多事也多。很多創業家甚至為了房租、打掃、洗衣服這些生活瑣事吵了起來。(難道想法超前的天才們,在生活上真的是白痴?)一個在 The Glint 常被提起的笑話是, 他們一直覺得自己是來拯救世界的。但是卻連一棟房子都拯救不了

此外,到了後期,很多新來的創業家,開始倡導把 The Glint 變成類似 Y Combinator 風格的具有營利性質的育成中心。為了不讓自己一手創辦的理想國違背初衷,而變為一個賺錢的機器,幾名創始人最終決定還是關閉了 The Glint。

  • 接手的新公司「Rise」也面臨關閉命運

在那之後,開發者挑戰平台 CodeEval 的創辦人 William Hsu 接手了房子的租約,重新取名為 “ Rise ”。鑒於 TheGlint,Rise 的原則更加的務實,入駐人員不再是那些幻想如何拯救世界的人,而是試圖形成一個相互利用資源的創業社區。

然而,Rise 在這個月月初也不幸突然關閉。

這次關閉的主要原因,就不是創業家們難以控制的個性了,而是因為舊金山不斷攀升的房地產市場,讓 Rise 這間房子在市場上的競價,出到了 19000 美元一個月的高價,所以很明顯 Hsu 個人是支付不了的。因此,儘管入駐的創業者們表示願意支付,最終 Hsu 還是因為個人原則問題,決定放棄。

看來,要讓原本就非常有想法的創業家們,全天居住在一起,確實是比較難辦到的一件事。

還是進入的創業育成中心比較可靠,大家忙完各自回家吃飯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