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 張育寧、鄒家彥

當一個公司傳出裁員訊息,你想到的可能原因會是什麼?

美國科技新聞媒體《The Next Web》正進行組織「瘦身」:從今年七月開始,五名資深編輯人員分別以被解雇、自願離職的方式離開《TheNextWeb》,據稱是為了媒體經營轉型--《TheNextWeb》將減少即時性新聞內容,增加更多評論與分析類文章。

根據科技新聞媒體《Pandodaily》的報導,《The Next Web》員工去職的狀況包括:副主編 Alex Wilhelm 離職並隨即加入《TechCrunch》、從《TechCrunch》轉任進《TheNextWeb》的 Robin Wauters 被解雇、專題編輯 Harrison Weber 和執行編輯 Matthew Panzarin 也離開公司,甚至在《TheNextWeb》擔任過執行編輯、業務開發負責人,並負責籌辦《TheNextWeb》創業學園(TNW Academy)的 Brad McCarty 也離開了。

編輯大頭走光,誰來寫稿?

外部寫手。《TheNextWeb》決定拋棄大量仰賴 in-house 編輯撰稿的形式,廣召外部作者協作文章內容。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人事波動?當然,被解職的員工也有些不甘的心事想抒發。被解雇前已在《TheNextWeb》任職 18 個月的 Robin Wauters 深信,這次人員調動一定是《TheNextWeb》財務出狀況、養不起這麼多人;他說,他恰巧、可能是薪水最高的那幾個員工,所以就被裁了。

不過,他強調,他對《TheNextWeb》一點恨意都沒有,「只是,《TheNextWeb》說了要當引領全球的科技新聞網站,現在他們更改經營策略,我不確定這個遠大的目標是否還能達成」,Wauters 最終還是透露了自己對公司新策略的質疑。

Wauters 的擔憂似乎成真了。《TheNextWeb》的瘦身成果,從以下這張由媒體分析公司 Quantcast 針對《TheNextWeb》流量做的數據,一目了然:

  • 到底是人太多還是錢太少?

人事波動後,《TheNextWeb》的流量表現跌到谷底。好的內容才吸引得到閱聽眾,《TheNextWeb》的內容質量有沒有變化?這些變化對流量有沒有影響?答案很明顯。雖然,這只是短期觀察--你也可以說是短期陣痛,但這已經很清楚的說明,媒體很難依靠 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為主要內容生產線。

最矛盾的是,《TheNextWeb》裁掉資深編輯後說,他們期望網站內容能朝評論與分析類文章增長。業界人士提出質疑,評論與分析報導需要長期追蹤關注特定路線的資深編採記者才做得來,因為他們不僅熟知業內動態,經年累月的採訪寫作訓練,讓他們知道如何擬定採訪大綱、撰稿方向、結構寫作的邏輯與思維等;資深編輯的價值就是「編輯力」。

因此外界自然會揣測,這波裁員動作其實反應《TheNextWeb》的經營困境。在《TheNextWeb》的維基百科條目上,科技新聞聚合網站 Techmeme 將《TheNextWeb》評為最具公信力、權威性科技媒體中的第二名,但他們的好內容並沒能幫他們創造營收,這是所有媒體正在面臨的問題。《華爾街日報》評論作家 Brett Arends 今年 5 月的一篇文章 “The news media is even worse than you think” 道盡媒體業的經營窘況。

  • 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

網路媒介特性讓媒體從嚴謹、厚重與高成本製作轉向追求快速、簡單與低成本經營。當新聞記者被要求和 Twitter 比速度,他們再也沒有時間思考,是,不只是查證,是沒有時間思考。所以《CNN》、《紐約時報》、知名評論家,再知名的媒體或記者都可能犯下荒謬的事實報導錯誤,Arends 的評論切中要害:「當記者愈來愈像無頭蒼蠅瞎忙,公眾就無可避免的只會看到一堆垃圾。」

《大西洋月刊》曾邀請一位自由撰稿者免費寫稿,這位部落客一怒之下在自己的博客上公布雙方往來郵件,抨擊《大西洋月刊》不重視編採價值。讀者們群情憤慨,為這個撰稿者抱屈,Arends 這樣評論這些讀者:「他們沒搞懂!如果這些讀者不願意花錢買這份雜誌的新聞,他們又怎麼指望雜誌社花錢買作者的文章呢?讀者們自己不會願意免費工作,但不知怎麼回事,他們覺得記者應該要免費寫作好內容。」

工作環境的崩壞導致另一個結果,編輯與記者開始只做名牌人物,追捧有錢的企業家或受大眾歡迎的名人,比起辛苦挖掘議題得罪一票既得利益者還得不到掌聲和應有報酬,前者顯然輕鬆又討喜多了。一個好的新聞工作者,得是個敢向主流挑戰、提出刁鑽問題的反社會份子,而現在的媒體裡,很難再找到這樣的人了。

我們每天看新聞都像在吃沒營養的高熱量垃圾食物,一種看似眾聲喧嘩卻其實只有單一主流聲音的虛假自由。

媒體業的經營困窘是網路時代的公眾社會危機,很多人不認為新聞業有什麼未來可言,例如 Arends 就認為這些問題根本無解。還好還有不少人不像他這麼悲觀。(否則我們怎麼還會在《TechOrange》呢?哈!)

媒體業正在遭遇破壞式的創新的前階段,破壞才剛結束,創新正在發生。截至目前為止的創新還集中在出版形式,下一步要創新的是新出版後的商業模式。誰能最早發現有效的新商業模式,誰就有機會成為新的媒體大亨。

  • Bezos:我們要重新發明媒體,以讀者為試金石實驗創新模式!

Amazon 創辦人 Bezos 買下老牌嚴肅媒體《華盛頓郵報》後發了一封公開信

《華盛頓郵報》的價值不需要任何改變。仍然要對讀者忠誠,而不是滿足所有者的私慾…… 我們仍堅持求真精神,盡力避免犯錯。犯錯也要迅速承認並更正…… 無論所有權是否變更,《華盛頓郵報》都會變革。網路正在改變新聞業的所有元素,縮短新聞更新週期,傳統營收動搖,部分新進的競爭者甚至不需要承擔新聞內容蒐集產製的成本。我們沒有藍圖,開路永遠都不是容易的事,但我們必須發明,這意味著我們必須做實驗。讀者是我們的試金石,了解我們的讀者真心在意什麼?政府、地方領袖、餐廳開張、商業、慈善、體育。我對重新發明媒體感到興奮與樂觀……

Bezos 很清楚,媒體的商業價值根生於影響力,所以才剛成為華郵老闆就急著澄清,核心價值不變。不過,在華郵工作的記者們也更清楚,Bezos 說得沒錯,變革不會因為華郵不賣就不來臨。更精確的描述現況是,媒體影響力的核心價值本來就沒有改變,只是正在快速消失。Bezos 要說的,應該是挽救媒體的核心價值。

不過,重新發明一個產業。這不是件容易的事。《TO》本質上就是一個實驗媒體,我們一樣每天面對時間壓力與質量提昇的矛盾,也一樣面臨著新媒體商業模式尚未清晰的考驗。我們和眾多網路媒體人的每日工作,就是在每一次一個小實驗帶來的新發現興奮感中累積持續推進未來的能量。從網路媒體的經驗來看 Bezos 買下《華盛頓郵報》,令人期待,他絕對比傳統媒體經營者更有本錢樂觀,而且手上掌握的資源要強大多了。

Bezos 最大的本錢不是充足的銀彈備援,而是 Amazon 擁有的網路技術能量,電子商務技術、雲端技術、數據分析技術、個人化內容推播技術,愈接近網路上每一個可區辨的讀者,Bezos 愈有機會實驗個人化媒體的樣貌與創新商業模式,他也愈有能力讓《華盛頓郵報》回復嚴肅新聞影響力的核心價值。

(資料來源:Pandodaily;圖片來源:wallyg,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