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編按:本篇文章轉載自合作夥伴《36 kr》,合併其 〈守成者的宿命:鮑爾默主政微軟的十三年〉 與 〈大猜想:鮑爾默要退休了,誰會成為微軟下任 CEO?〉 兩篇文章。

於 2000 年接任 Bill Gates CEO 位置的 Steve Ballmer,主政微軟風風雨雨的 13 年後,宣布將在 12 個月內退休

然後微軟的股價瞬間上升了 8%。

  • 13 年來的微軟

股價的升降當然不是全部,不過能確實反應某一批人的態度。總體來說,公眾或者媒體對 Ballmer 的態度是偏負面的,大致的印象是:大胖子、商學院畢業、不懂科技,在 iPhone 剛出來的時候嘲笑蘋果、獨斷專權、比較坑。

客觀一點來說當然要看數字。Ballmer 在 2000 年接任時,微軟的股價是 35 美元,正是上一波科技泡沫破裂的前夕,中間起起落落,現在的股價是 34,基本沒變。

所以 Ballmer 帶領微軟原地踏步 13 年?不,你還需要考慮一下通貨膨脹。2000 年時的 35 美元差不多是現在的 47 美元,那就是跌了近 12 美元。

不過,Ballmer 好歹也是商學院的,數據怎麼能如此難看呢?考慮到他在接任時,微軟已經開始從高位開始跌了,他接任一年內硬是直接跌到 18 美元,大勢如此。另外,這麼多年微軟支付的股息也有 7.69 美元,所以單從股市數據來看,他基本維持了微軟的超高市值,依然是科技界市值前五的選手。

另外,微軟這十年來的營收增加了一倍,淨利潤更是增了兩倍,蘋果直到 2011 年末才趕上來。不過數字代表的資訊有限,優秀的 CEO 不能只給出優秀的報表數字,而是要看到公司的未來,帶領團隊從當下做起,實現願景。

  • Ballmer 的微軟錯失了什麼?

搜索,Google 起來了;社交,Facebook 起來了;移動,蘋果起來了。雖然之後微軟也推出了 Bing,聯合 Nokia 推 Windows Phone,自己做 Surface,但是總是後知後覺,成效一般。

這是 Ballmer 的錯嗎?每家大公司都有自己的基因,有時候的確是沒有能力去抓住某個不適合自己的機會,Steve Jobs 不也沒趕上搜索和移動嗎?話雖如此,錯失前兩者還可以彌補,錯失移動可是致命的錯誤,因為移動設備侵吞的正是 PC 市場,微軟的老本。

在微軟自己擅長的領域,作業系統和企業級服務領域,優勢一直都在。但現在 PC 市場下滑厲害,新的市場又停滯不前。微軟可以依賴老本繼續吃下去,但找不到新的金山,必然是死路一條。

微軟也有嘗試過各種突破,比較成功的有以 Xbox 為代表的家庭娛樂業務,收購 Yammer、Skype 等社交通訊產品,自產 Surface(可惜銷售不佳)。但是目前看來,沒有一項能夠在未來開拓一塊廣闊的市場。

微軟曾經是把持計算機行業未來的公司,但是這種特質已經從它身上褪去了。它只是一家主攻企業軟件市場的公司,的確現在能賺許多錢,定期發布一些能讓我們的工作效率提高一點點的應用或者系統,但是跟未來已經沒有太大關係了。而它的競爭對手,Google、Facebook 和 Amazon 則在做一些看起來有些不切實際的事情。

從做好當下來看,Ballmer 的表現還算及格,但是在看到未來並去開拓疆場這一點上,明顯做得不夠好。也許這就是守成者的宿命,尤其是在科技領域。

  • 誰來帶領微軟走過下一個世代?

那接任 Ballmer 的下一任 CEO 人選有誰呢?微軟正開始物色下一任 CEO,新 CEO 可能會外部引進,也可能由內部晉升產生。外部人選我們無從知曉,結合微軟年初的一次重大人事重組,內部的可能人選我倒可以做個簡單盤點。

COO Kevin Turner

Turner 一度被認為有望成為 Ballmer 的接班人。但因為太有心機,他在微軟員工中並不太受歡迎。關鍵是,他已在上一輪高層重組中失勢,因此他不太可能成為下一任 CEO 。

營銷執行副總裁 Tami Reller

Reller 進入微軟緣起於 2001 年微軟收購 Great Plains Software 公司,當時 Reller 已在 Great Plains Software 工作了 18 年。2007 年她開始負責 Windows 和 Windows 設備的業務和營銷工作。

執行副總裁 Tony Bates

Bates 經由微軟收購 Skype 進入微軟。在上一次的人事重組中,Bates 晉升為商務發展和傳播工作的主管。在進入 Skype 之前,Bates 是 Cisco 的一位商務總經理。微軟的新任 CEO 需要的是一個精通各行各業的多面手,Bates 有很大的機率勝出。

執行副總裁 Satya Nadella

Nadella 曾在微軟多個部門任職,目前是服務器和工具業務部門的主管。之前他曾是 R&D 在線服務部門(Bing、MSN 和廣告)的高級副主管。更早之前,他負責微軟的商業解決方案業務(Dynamics ERP 和 Dynamics CRM))。Nadella 顯然具有豐富的跨部門經驗。目前他主管雲計算工程團隊。

另有一些微軟前高管也有在列的可能性:

Nokia CEO Stephen Elop

2010 年,Elop 辭去微軟商務部門主管一職,有人開玩笑說他可能是微軟安插在 Nokia 的「特洛伊木馬」。當時的猜測是 Elop 受 Ballmer 或董事會之命,潛入 Nokia,將其變成微軟的 Windows Phone 總部。

前 Windows 主管 Steven Sinofsky

Sinofsky 於 2012 年突然離職,很多人認為這並非出於他自身的意願。Sinofsky 近來剛已董事會合作人員的身份加入了Andreesen Horowitz。Sinofsky 在微軟仍有其追隨者,但他可能不會像 Jobs 重返蘋果那樣總攬全局。

前 Juniper CEO Kevin Johnson

Johnson 剛從 Juniper Networks 退休不久。在加入 Juniper 之前,Johnson 在微軟負責平台和服務運營工作。2008 年他離開微軟,離職是否個人意願則不得而知。

就目前看來,微軟可不像是個「外來和尚」能安心念經的地方。還有你也不用期望 Bill Gates 會回來重掌微軟大局

(資料來源:36 kr 、ZDNet;圖片來源:36 kr 、ZDNetWiki , CC Licensed)

An orange a day, keeps your brain awake!

一天吃一顆橘子,天天擁有聰明的腦子!
快加入《TechOrange》的粉絲團每天啃橘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