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急通知!為消化現有預算七月底前不接單」、「週五至週日幾乎檔購塞滿,CPRP 補不出來」、「其他頻道同樣全面超秒,預期這波大超秒可能延續至鬼月,秒數要完全疏解可要過中元節……」

我聽說電視廣告價格因為超秒再次飆升,腦中浮出的畫面,就是義和團的事蹟。我無意過度類比,只是從這些年新傳播技術在廣告領域的衝擊來看,電視是最後、最激烈的一役。

孫文當時評義和團:「…… 用大刀、肉體和聯軍相搏,雖然被聯軍打死了幾萬人,傷亡枕籍,還是前仆後繼,其勇銳之氣殊不可當,真是令人驚奇佩服……」這些義和團的成員看過槍,嚇得要死。不會用,又實在不能輸,只好把希望寄託在大刀上。

當時的義和團領袖於棟成布告:「若輩洋人,借通商與傳教以掠奪國人之土地、糧食與衣服,不僅污衊我們的聖教,尚以鴉片毒害我們,以淫邪污辱我們。自道光以來,奪取我們的土地,騙取我們的金錢;蠶食我們的子女如食物,築我們的債台如高山;焚燒我們的宮殿,消滅我們的屬國;佔據上海,蹂躪台灣,強迫開放膠州,而現在又想來瓜分中國。」可被視為義和團運動全面爆發的政治綱領。

現在的電視廣告義和團則布告:「若輩數位人,借電商與社群以掠奪國人之曝光、產品與利潤,不僅污衊我們的品牌,尚以 App 毒害我們,以 Youtube 污辱我們。自臉書以來,奪取我們的口碑,騙取我們的粉絲;蠶食我們的點擊如食物,築我們的營收如高山;焚燒我們的報紙,消滅我們的雜誌;佔據媒體,蹂躪公關,強迫開放討論,而現在又想來瓜分實體通路。」可被視為這次電視廣告義和團運動全面爆發的政治綱領。

我會想,如果義和團早點懂得用槍,會是怎麼樣的光景?我會想,如果執政者早點融合新科技,會是怎麼樣的光景?我會想,如果中國主動合作,又會是怎麼樣的光景?

已經有很多品牌火燒圓明園了。以前代理商忙著擦亮這些品牌,現在的代理商閒著看新競爭燒光這些品牌。使用新技術,我們可以用極低廉的成本即時、細膩地瞭解我們的客戶。使用新技術,我們可以用更多的資源投注在策略與創意,讓好創意循著社群的擴散力成為熱導彈。使用新技術,我們可以把行銷與經銷合而為一。使用新技術,我們可以拉近消費者,和會員發生親密關係。

代理商的朋友們,新技術除了精準、射程遠、效用長,被打中的消費者,還會幫你多開一槍。搶購電視廣告不僅昂貴、無效、又有點丟人,用一半不到的價格買把槍試試?刀這種東西,越砍越頓。槍這種玩意,越打越準啊!

小全通訊社。通訊社通常提供可以被其它新聞群組織直接利用,而不需要大修改的文章,然後把它們出售給其它的新聞群組織。它們通過有線服務(開始是電報,今天是網際網路)提供大量的文章。而公司、個人、分析員和情報局也被它們描述為通訊社的信息來源。(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jayessaitch.,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