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一個市場前鋒者被市場檢驗的時刻:血汗工廠 Amazon、鐵血老闆 Bezos?

 

在亞馬遜 CEO Jeff Bezos 宣布 2.5 億美元收購美國重量級報紙《華盛頓郵報》後,多位華盛頓郵報記者,包括 Peter Whoriskey, Brady Denns, Kimberly Kindy, Holly Yeager, Cecilia Kang 以及 Alice Crites 共同撰寫了這篇文章。下面是這篇文章的下半部分,欲閱讀上半部分請點擊這裡

  • 開啟亞馬遜帝國:Bezos 一直以建立龐大的零售帝國為自己的目標

亞馬遜的起源像傳說一般,充滿傳奇色彩。而很多事情外界可能並不清楚,Bezos 和亞馬遜一些早期員工曾發生過分歧。一些早期員工認為,他們想要建立的是一家平等而獨立的虛擬書店,而不是去衝擊現有的實體書店。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早期員工甚至說道:“直到今天,無論我何時走進自己喜愛的實體書店,我都會感到十分羞愧。” 而另一位早期員工 Nicolas Lovejoy 更是提出質疑:亞馬遜是否已將成為“線上沃爾瑪”當成自己的使命?

他們還提到,Bezos 一直以建立龐大的零售帝國為自己的目標,並為近乎偏執的為這個目標努力。據 ”亞馬遜第五名全職員工“ Tom Schonhoff 回憶,為慶祝日交易額達到 5000 美元,一名員工希望組織一次燒烤活動,而 Bezos 冷冷的回應道:“我們不會去組織這種活動。我們需要變得更大、更好,為用戶提供更多。”

另外,Bezos 似乎非常熱衷於招聘那些被大家公認充滿智慧的人,他甚至還曾詢問過 Schonhoff 和其他人的 SAT 分數。Schonhoff 說:“Bezos 渴望非常聰明的人才。他的員工中有人獲得過 Rhodes 獎學金,還有人是全國拼字大賽冠軍,甚至還有一名火箭科學家……據我所知,還有一名客服代表好像擁有生物工程博士學位。Bezos 希望招聘這樣的人,讓他們發光發熱。”

儘管一些早期員工並不認同亞馬遜的遠大抱負,但他們不得不承認:這個商業帝國確實為社會做出了相當的貢獻。

其中一名早期員工回憶說:“很多人給我們發來感謝信,感激我們讓他們足不出戶的買到任何書。其中有一位女士住在中西部地區,離她家最近的書店都在 200 英里之外,甚至還有一些常駐海外的軍人也寫信表達了感謝之意。對此公司上下都非常開心高興,能讓人們無障礙的買到自己想看的好書是件相當偉大的事情。”

雖說這些早期員工都曾經在那個關鍵時期目睹過 Bezos 的工作狀態,但和這位創始人相比,他們卻有著迥然相異的觀點。亞馬遜第一位員工 Shel Kaphan 和第二位員工 Paul Davids 便是如此。

身為軟件工程師的 Kaphan 將自己稱作是“60 後”,將 Bezos 稱作“80 後”。“他顯然知道如何駕馭一個組織,也知道如何照顧自己。我見過他有好幾次徹底毀掉了一些人。”Kaphan 說,他在自己的職責受限後離開了亞馬遜。

談到 Bezos 對《華盛頓郵報》的收購時,Kaphan 則表達了自己的反感:“這讓我感覺相當噁心。我討厭看到報紙變成一家企業自由主義者的喉舌。”

同樣身為軟件工程師的 Davids 並未對此置評,但他提到他曾在一家網站上發表評論,為 Bezos 對報業的興趣辯護。Davids 寫道:“如果有人真的認為 Bezos 是為了貪婪,或是增加自己的財富……我確實無法證明你是錯的,但我會說,我想你被欺騙了。將近 20 年的巨富生活可能扭曲了他的潛在動機和品行,但我認為這些動機和品行仍與 1994 年時基本一致——積極進取,能夠走出道德困境,而且總是專注於自己的目標與宏大計劃。”

當年羽翼未豐的亞馬遜之所以能在短時間內一飛沖天,一方面源自自身的超高效率,另一方面也源自互聯網泡沫的推動。創立短短幾年,這家公司就實現了幾百萬美元的營收,儘管利潤仍舊為零。但後​​來,互聯網泡沫破裂,很多曾受科技熱情推動的企業一夜之間跌落神壇。

一天之內,該公司的股票市值蒸發了 30 億美元。分析師將亞馬遜戲稱為“Amazon.toast”、“Amazon.con”、“Amazon.bomb”,以諷刺它的窘境。

在公司內部,員工的擔憂也與日俱增,有些人甚至主動請辭。Bezos 在參加知名脫口秀節目 “Charlie Rose”時回憶說:“當我們被人稱作 Amazon.toast 時,我們大概有 150 名員工, Barnes & Noble 公司則有 3 萬人。當時有人還寫文章說,亞馬遜風光了兩年,但現在 ‘ 王者’  歸來,他們將會以壓倒性優勢擊垮它。”

於是,Bezos 召開了一次員工會議。“我說:’ 瞧,你們每天早晨都應該帶著擔憂與恐懼從睡夢中醒來。但別擔心我們的競爭對手,因為他們永遠不會給我們送錢。我們更應該擔心用戶,應該集中精力。’”

他對外也保持了相同的冷靜。當《BusinessWeek》的記者拋出有關亞馬遜缺乏利潤的問題,並質疑該公司的商業模式時,Bezos 的回答很簡潔:“我能用一個詞回答你嗎?扯淡。”

事實上,在這之後 Bezos 早已讓否定自己的人瞠目結舌。亞馬遜迅速成為了行業巨人:不僅擁有超過 9 萬名員工,去年的營收超過了 610 億美元。不過,它最近幾個季度的利潤相對較低。

  • 創造性破壞的亞馬遜,工作場域也挺「破壞」的

亞馬遜的高速發展令員工和用戶都獲得了利益,但如其他在互聯網時代迅速崛起的企業一樣,亞馬遜也遭遇了經濟學家所謂的“創造性破壞”。有出版商認為,該公司迫使他們陷入低價困境。而零售商同樣在抱怨,亞馬遜通過規避營業稅獲得了不公平的優勢,儘管這一優勢很快就將通過立法來改變。

亞馬遜還成了媒體抨擊的對象。不斷有報導稱該公司不惜以犧牲員工利益為代價,來追求效率。2011 和 2012 年,《Morning Call》和《西雅圖時報》連續數週曝光了亞馬遜位於賓夕法尼亞、亞利桑那、華盛頓和肯塔基四個州的惡劣工作環境。

亞馬遜員工對記者透露,他們被迫高強度工作,工作環境有時還悶熱難耐。甚至在最熱的時候,亞馬遜還會在賓夕法尼亞的倉庫門口專門安排救護車。醫生因此呼籲聯邦監管者將亞馬遜的倉庫定性為“不安全工作環境”。該公司員工還提到,亞馬遜會對所有員工的工作效率嚴格記錄並考核,如果達不到目標,那就意味著員工捲鋪蓋走人。

另一方面,亞馬遜高管拒絕接受《Morning Call》的採訪,也沒有對書面問題予以回复,同時拒絕他們參觀公司的倉庫。曾在 2011 年秋天寫過一系列有關亞馬遜報導的《Morning Call》記者 Spencer Soper 說:“我給他們打過電話,發過郵件,後來,在我們的第一篇報導刊發前,我還給他們發去郵件確認所有的事情,所以我相信他們收到郵件了。但他們始終拒絕討論此事。”

就在新聞發布前幾週,Soper 收到過亞馬遜方面的三句話回复。在回復中,亞馬遜宣稱他們的工作環境是安全的。

即使當 Soper 準備報導亞馬遜的正面消息時——他聽說亞馬遜安裝了空調,並改善了倉庫內的空氣流通狀況——該公司依然沒有為他提供任何細節信息。Soper 說:“我當時不得不找一些建築工程師幫我分析。結果發現情況的確大為改觀,但我卻是靠自己的力量調查出來的。”

就在《Morning Call》的系列報導刊發後的幾個月,《西雅圖時報》也因為類似的問題與亞馬遜取得了聯繫。這回亞馬遜的回應似乎開放了一些。一位記者獲准參觀兩處倉庫。亞馬遜高管還回答了有關倉庫運營和空氣調節裝置的問題。但當時的報導稱,亞馬遜方面拒絕對具體的投訴發表評論。亞馬遜指出,據美國聯邦政府的統計數據,亞馬遜的倉庫比其他同類倉庫和零售商更加安全。

曾經撰寫過未經授權的傳記《一鍵下單:傑夫·貝佐斯與亞馬遜的崛起》(One Click: Jeff Bezos and the Rise of Amazon.com) 的 Richard Brandt 透露,Bezos 不喜歡報紙的記者,而是與幾本高端雜誌的商業和科技記者走得比較近。他會在發布新品等重要時刻接受這些記者的採訪,“他會挑選記者,而不會讓記者挑選他。”Brandt 說,“其他記者很少有機會與他接觸。”

  • 亞馬遜並不是 Bezos 的所有想望

當《華盛頓郵報》的收購交易宣布後,Bezos 可能會比以前更加明確地表達自己的政治觀點。僅從投票情況來看,他似乎並不熱衷於政治。自 1996 年註冊為華盛頓州國王縣的選民後,他在 27 次投票中只參加了 8 次。

但另一方面,Bezos 卻在某些具體問題上投入了大量精力。在一位前員工請他捐獻 10 萬美元支持華盛頓州同意同性戀婚姻時,他和妻子捐出了 250 萬美元。他還捐款 10 萬美元對抗針對高收入人群的所得稅徵收提案。另據《西雅圖時報》報導,他曾在 2004 年出資 10 萬美元支持一項特許學校的發展計劃。

作為亞馬遜 CEO,Bezos 還要應對一些與言論自由有關的問題,最引人關注的或許就是對維基解密託管服務的處理方式。2010 年 11 月,維基解密開始利用亞馬遜的網絡託管服務披露成千上萬份美國國務院外交密電。但在收到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的電話後,該公司在 24 小時內突然終止了與維基解密的合同。

亞馬遜在當時的聲明中表示,之所以驅逐維基解密,是因為他們違反了協議條款,與政府的要求無關。亞馬遜表示:“當有企業或個人存儲了大量不屬於自己的文件,並在無法確保不傷害他人的情況下發布這些數據時……就違反了我們的服務條款,必須要另選其他渠道來運營。”而維基解密當時在一條 Twitter 中說,如果亞馬遜“這麼受不了 (美國憲法) 第一修正案,就乾脆別賣書了。”

今年 49 歲的 Bezos,早已從充滿好奇的少年,變成了生活豐富多彩的富豪。他的妻子 MacKenzie 是一名廣受讚譽的小說家。他們共同養育了 4 個孩子。與此同時,作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Bezos 已經可以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滿足他強烈的好奇心。

通過他的航天公司 Blue Origin,Bezos 希望推進人類對太陽系的探索——這個項目給他帶來的滿足感,​​或許遠遠超過了在網上賣東西。軟件工程師 Ratajak 回憶起 1996 年 2 月與 Bezos 的一段對話:“我問 Jeff,他為什麼要創建亞馬遜。他說:’ 我對空間探索很感興趣,但這還需要過些年才能實現。在這段時間裡,我覺得亞馬遜也未嘗不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他還投資了“萬年鐘”項目,這是一種號稱能工作 1 萬年的機械鐘錶,是由 Bezos 的朋友 Hillis 設想的。Hillis 想開發一種一年只走一下的鐘錶,上面的“世紀針”每 100 年才走一格,而裡面的布穀鳥則要每過 1000 年才出來一次。Hillis 說,這個項目是為了“給當今不斷加速的文化提供對照,讓長遠的思考變得更加普遍。”

“他提議實現我的夢想,”Hillis 說,“為朋友做這樣一件事情,實在是有趣極了。”

今年春天,Bezos 的好奇心促使他加入到改變新聞業的行列中來。今年 4 月,他領投了對 Business Insider 總額 500 萬美元的投資這家財經網站的領導者 Henry Blodget 在擔任華爾街分析師時曾經十分看好亞馬遜的股票。幾乎就在同時,他開始悄然洽購《華盛頓郵報》。本次交易完成後,《華盛頓郵報》將從 Kaplan 教育部門等母公司的其他部門里分拆出來。

“有沒有 Bezos,《華盛頓郵報》都在改變。”Blodget 在周六的電子郵件中說,“新聞的格式和傳輸方式都有可能發生變化——數字與印刷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媒介— —但服務讀者的承諾肯定會繼續下去。”

自從他宣布收購《華盛頓郵報》以來,能夠找到 Bezos 電子郵箱的該報讀者便開始向他發去郵件,而 Bezos 也延續了他在客服領域的一貫作風,一一進行了回复。

《華盛頓郵報》發行人 Katharine Weymouth 表示,過去一周裡,有很多用戶都給 Bezos 發了郵件,“他回復了所有郵件”。

有一個花了好幾百美元刊登結婚啟事的人,對該報的服務十分不滿。他在郵件裡對 Bezos 說:“謝天謝地,你終於出手了,你才是理解客戶的人!”

Weymouth 給此人回了信,但“兩秒鐘內”,Bezos 也回信了:

“感謝你的反饋,歡迎繼續提供寶貴的意見!”

(資料來源:washingtonp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