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哲學家兼發明家 Buckminster Fuller 曾在 1963 年寫道:「不到一百年內,「勞工」這個詞就會失去意義,而且只能在二十世紀的字典中找到。」無論是烏托邦主義者、社會學家或未來主義者,都曾一致相信,在未來「勞動」將會越來越式微,甚至完全消失,因為機械將會為人類包辦這一切。

法國空想社會主義者 Paul Lafargue,曾在 The Right To Be Lazy 一文中表示:「機械將會拯救人性,是將人類從勞動中解放的神,也是給予人類閒暇與自由的神。」英國作家 Oscar Wilde 也於 1891 年的 The Soul of Man Under Socialism 中附和道:「機械應該要代替我們做挖礦、清潔、操作蒸汽機、掃街和在雨天送信等乏味又令人討厭的工作。」他嘲諷「勞動的尊嚴」這個概念,認為人類生存的目的不該只是挑挑泥土而已,那樣的工作應該要交給機器去做。

  • 為何現在科技如此發達,卻依舊很多人在做無意義的勞動?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些烏托邦主義者的說法充其量也只對了一半,因為過去十年間,英國 Sheffield 鋼鐵工廠的員工比以往還少,生產的鐵量卻是有史以來最多的,而 Southampton 等貨櫃港裁減了許多貨櫃員工,卻處理了更多噸的貨物。

然而,錯的部分在於,那些減少的人力可不是從此過著打獵釣魚的快樂生活,而是必須面對失業帶來的金錢與面子問題,以及尋找下一份工作的壓力。

  • 「勞動」並未消失,反而增加許多自視為中產階級的「新勞工」

許多研究都顯示,大部分的人對自己的工作並不滿意,而其中甚至有許多人是在求職中心擠破頭,才得到現在的工作。在二十世紀時,共產主義曾將勞動是為一種榮耀,而不是吃苦。或許有人會認為在目前工作難找的時代,應該要認為職業不分貴賤,勞工也該因其穩定的工作為榮。

但我們該思索的問題是:我們目前的科技已經夠發達,能讓人類不必做卑賤、乏味又不斷重複的工作,但為什麼我們仍做不到?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圖片來源:hoyasmeg,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