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才知道,原來 Amazon 創辦人 Jeff Bezos 從小就是個聰明的怪咖!


在亞馬遜 CEO Jeff Bezos 上周宣布 2.5 億美元收購美國重量級報紙《華盛頓郵報》後,多位華盛頓郵報記者,包括 Peter Whoriskey, Brady Denns , Kimberly Kindy , Holly Yeager , Cecilia Kang 以及 Alice Crites 共同撰寫了這篇文章。

很久以前的一個夏天,年少的 Jeff Bezos 坐在他祖父的車上,默默的進行了一個計算:抽煙將會減少祖母多少年的生命?

他曾聽說過,每吸一口煙將會減少大約兩分鐘的生命。隨後他將這一數字,乘以每根煙所需要吸的次數,再乘以每天吸煙的數量。最後,將得到的數字換算成小時,再換算成天數,最後再得到了年數。

在確定計算無誤後,他輕輕拍了一下祖母的肩膀說道:“ 按照每吸一口煙將會減少兩分鐘生命計算,抽煙已將你的生命縮短了九年!” 他本來預期將會收獲大家對他算術技巧的贊賞,不料祖母卻失聲痛哭,按 Bezos 的回憶,隨後大家都沉默了一陣。

他的祖父將車開出高速公路並停了下來,告訴他:” jeff,有一天你將會明白,做一個友善的人比做一個聰明的人更難。“

這個對世界充滿好奇的孩子後來創建了亞馬遜 —— 一個傾注了他決心與智慧的線上零售帝國。如今他早已成為億萬富翁。在前人的基礎上,Bezos 在做線上零售時更專注於低價,以及網頁設計,還有先進的庫存管理技術,同時向客戶提供最好的售後服務。

由於事業上的成功,他已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公眾人物。他不止一次成為各種全國性雜誌的封面人物,而且還接受了知名脫口秀節目 “ Charlie Rose ” 的四次采訪。哈佛商業評論還將他列為最佳現任首席執行官。

但在上周,隨著 Jeff Bezos 宣布用 2.5 億美元,以私人身份收購華盛頓郵報的消息一經爆出,他再次被推到了舞台中央,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華盛頓郵報的董事長兼 CEO Donald E. Graham 曾多次表示:「報紙不僅僅是一門生意,更是 “ 公眾的信任 ”。換句話說,一個報紙的社會責任遠比賬目上的盈虧重要。而 Bezos 的政治影響力以及公正性也很可能會經歷嚴峻的考驗。」

而在一封給員工的信中,Bezos 也提到了這一點:“ 郵報的價值觀並不需要改變。一個報紙的責任就是在於對讀者負責,而不是成為其擁有者獲取私人利益的工具。” 不過,他為何要收購華盛頓郵報,以及他收購後的計劃,幾乎都還是謎。

而目前,我們只能從他過去的一些行為,再對這次收購的動機進行猜測。通過采訪 Bezos 人生各個階段的不同朋友以及同事,再結合他自己的一些觀點,我們可以看到一個 Bezos 內心宏偉計劃的繪像。他是一個堅韌的商人,對不合格的員工和競爭對手毫不留情,並很樂意接受挑戰。

  • 成功所帶來的爭議

Bezos 曾毅然放棄在紐約金融機構的工作,回到西雅圖郊區的車庫中創建了亞馬遜。

作為一名對太空無比狂熱的少年,Bezos 還曾接受過當地媒體的采訪,設想了人類的太空旅行。目前,他已成立了自己的太空公司。他還投資在西德克薩斯山建設了一座能運行 1 萬年的大鐘。

作為 Bezos 的朋友,加州的發明家、未來學家 Danny Hillis 說道:“ Bezos 考慮事情總是看得很遠,這是他最與眾不同的地方。對於如何改變世界,如何使世界變得更好,Bezos 總有著自己的一些獨到想法。”

不過在這一過程中,他大膽、冒險、偏執的風格引起了很多爭議。儘管亞馬遜吸引了一批忠實用戶,但一些發行商將 Bezos 視作惡霸,以不公平的方式利用亞馬遜的規模剝奪它們的利潤。而作為競爭對手的零售商則稱,亞馬遜利用稅率優勢使他們無法生存。

在亞馬遜公司中,一些曾與 Bezos 共事的前員工表示,Bezos 的近乎偏執的高要求有時會演變成對員工的攻擊,甚至讓員工感到羞辱。亞馬遜庫房的員工則表示,Bezos 對於效率總有著無休止的要求。有一次,媒體曝出亞馬遜倉庫的氣溫超過了 100 華氏度(37.8 攝氏度),亞馬遜沒有做出直接回應,而是很快為倉庫安裝了空調。

亞馬遜的一些支持者則給出了更復雜的描述。亞馬遜早期員工、軟件工程師 Ellen Ratajak 表示,Bezos 會在會議上嚴厲的責罵下屬,她認為 Bezos 的這種行為可以被稱作 “ 非理性固執 ”。不過她補充道:“ 我能真切感受到 Bezos 的內心,不只是想滿足消費者的需求或是建立忠誠度,他還想令消費者由衷的感到愉悅。”

不過 Bezos 有時也會回想起爺爺的訓誡。三年前,在普林斯頓大學的畢業典禮演講上,Bezos 稱,奶奶留下的眼淚至今仍 “ 歷歷在目 ”。最後,他還以如下一系列的問題作為結尾:“ 你會確保安全,還是更加進取?遇到困難時,你會選擇放棄,還是會毫不猶豫的迎難而上?你會是一名憤世嫉俗者,還是一個兢兢業業的建設者?你會為了成為聰明的人而放棄其他,還是成為一個和善的人?”

  • 青春時代就愛上科技、太空探索

甚至是在兒童時代,無論是在德克薩斯州還是邁阿密郊外,Bezos 在周遭人眼中總是有些特立獨行。Bezos 的母親還舉了個例子:她在無意間發現,當時還在蹣跚學步的 Bezos,已經開始嘗試拿螺絲刀拆開自己的嬰兒床。Bezos 還喜歡在車庫中研究一些新奇古怪的小玩意,例如利用錫紙和陽傘製造簡易的太陽能灶。

他還是《星際迷航》的狂熱粉絲,曾和好友一同扮演劇中場景。在這部電影中,Bezos 喜歡扮演 Mister Spock, Captain Kirk 甚至還有電腦等角色。Bezos 回憶稱:“ 上小學時,我花了大量時間去觀看原版《星際迷航》,除了觀看,還會進行角色扮演。其中扮演電腦非常有趣,因為人們會問你 ‘ 計算機?’ 而你要用機器人的聲音回答 ‘ 正在工作 ’。”

在高中的一個夏天,Bezos 在麥當勞辛苦的打完工後,他和女友決定為喜歡科技的兒童開辦為期兩周的夏令營,並收取 150 美元作為報名費。Bezos 將這一夏令營稱作 “ 夢想研究所 ”。參加夏令營的兒童閱讀了《格列佛游記》、《沙丘》和《海底沉船》等小說的節選,還研究了黑洞,並利用蘋果電腦編寫了簡單的程式,讓自己的姓名在屏幕上滾動。

現年 41 歲的 James Schockett 在 9 歲時參加了那次夏令營。他認為這個夏令營 “ 影響了他的一生 ” 。他說道:“想像你和 Bezos 整天待在一起。他是一名充滿智慧、知識淵博的人,可以與他聊各種天馬行空的話題。” Schockett 的個人簡歷上至今都還有這樣一句:“ 在 Jeff Bezos 的帶領下認識了電腦。”

當時,Bezos 也立志於成為高中的佼佼者。他高中時代的好友 Joshua Weinstein 提到:“ 他不是書呆子,他可以從容地游走於不同社團組織,但他始終專注於成為我們班的第一名。” 當時,班上還有一些人也在爭奪第一名的寶座,但 Bezos “ 毫無疑問是其中最有競爭力的人”。最後,Bezos 在高中還被選為發表畢業演講的代表。

隨後,在 1982 年,他在接受《邁阿密先驅報》采訪時更是語出驚人,他稱自己希望能將 200 萬至 300 萬人送上太空軌道,並建設太空旅館、游樂場等設施。Bezos 還補充道:“ 整個理念是為了保護地球 ”,最終目標是將人類疏散,而地球將成為一個公園。

Weinstein 曾是《邁阿密新聞時報》和《波特蘭新聞先驅報》的記者。與其他人一樣,他也對 Bezos 收購《華盛頓郵報》的決定感到驚訝。不過他給出了這樣的解釋:“ 如果 Bezos 發現一些事情很酷、很有趣,那麼就會去做。”

  • 進入普林斯頓大學,遇見更聰明的同學

在普林斯頓大學,Bezos 一如既往的不停的取得很多成就,同時也在繼續著自己極客式的探索。他是 “ 太空探索和開發 ” 俱樂部的主席,並被選入 Phi Beta Kappa 和 Tau Beta Pi 兩個榮譽團體。最終,他以最優異成績畢業。他的年鑒條目中援引了經典科幻小說《華氏 451 度》中的說法:“ 宇宙對我們說不。而我們則做出回擊,並大喊出 ‘ 是的 ’。”

但在大學中,年輕的 Bezos 必須接受一個殘酷的事實:至少在他所選擇的的領域中,他不再是班級中公認的最聰明學生。他進入了普林斯頓大學的物理學專業,然而在學到量子力學時,他發現有人已經開始超越自己。

他回憶道:“ 普林斯頓大學教會我最重要的一課,以我的智慧,還不足以成為一名優秀的物理學家。班裡有三四名同學,他們的頭腦非常聰明,能將高度抽像的概念很好地組織起來。” 最後,Bezos 從電子工程和計算機科學專業獲得了學士學位。

Bezos 的同學、康涅狄格州眾議院民主黨議員 Andy Fleischmann 表示,Bezos 非常活潑而友好,並極具好奇心。他表示:“ 30 或 40 年以來,一個普遍看法是,對電腦感興趣的學生通常是書呆子,只願意討論編程和代碼。但根據我的看法,Bezos 並不是這樣的人。他對許多事感興趣。”

在畢業後的某次聚會上,Fleischmann 曾與 Bezos 從餐廳聊到分子美食學(以科學的眼光去看待烹飪)。Fleischmann 感嘆道:“ Bezos 知道所有一切。他仍是一名外向而有求知欲的人。”

在另一次聚會中,Bezos 還曾和 Fleischmann 談到後者的工作。Fleischmann 說:“ 我告訴他我加入了康涅狄格州議會。而他的反應是,‘哇哦,太厲害了!’ 我笑著跟他說,‘ 我認為,這取決於你怎麼去看。’他也大笑著告訴我,我加入公共服務行業是一件多麼好的事。”

在從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的第一年中,Bezos 顯得很浮躁,換了很多工作。他先加入了一家創業公司,隨後進入了紐約一家金融機構。他和女友結了婚,有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完全可以滿足於這樣的狀況。不過,互聯網帶來了許多可能性,而互聯網的快速發展激起了 Bezos 的欲望。他渴望加入了這場革命。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