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人權貴專欄】教育可以用「績效」評量嗎?美國教育法案逼老師集體作弊、偷改考卷答案

美國在 2001 年布希執政時,通過一個極爭議的教育法案: No Child Left Behind ,把每個孩子都帶上來。 (中文摘要, 美好版 ) 為了爭取聯邦政府的教育經費補助,各州政府必須針對「閱讀」、「寫作」、「數學」幾個面向制定標準測驗 (standardized tests),各地學生的測驗表現,將決定學校的績效。 績效連年不理想的學校,將被依序要求:

1. (連續兩年) 公告週知以利學生轉學
2. (連續三年) 免費提供補救教學
3. (連續四年) 檢討課程或人事大換血或延長上課時間
4. (連續六年) 關校或由私人公司或州政府來接手經營

NCLB 最終目標是要在開始施行十二年後 — 也就是 2014 年 — 讓每位學童都能通過他的年級的考試。另外,也請注意這個法案的幾個核心概念:「學校間的競爭」、「用數字決定學校與教師的產出」、「用獎補助款獎懲學校」、「用薪水獎懲教師」。

我個人的解讀:這整個就是一個企業化經營管理的思考模式。

  • 教育專家:學校間要合作而不是競爭,主管機關刪減經費的懲罰模式只會傷害學生

教育專家 Diane Ravitch 原本力挺 NCLB,但在 2006 年底參加過一個會議之後,理解這個系統所製造出來的問題,於是  立場一百八十度翻轉 ,甚至出書批判 NCLB:「教育不該是市場競爭 … 教育的基礎是合作,而不該是各校隱匿自己的商業機密、玩起『適者生存』的遊戲」。

她引述教育學者的發現:被評定為績效不理想的學校,學生依法要求轉學的比例其實低於 5%、而依法要求免費課輔的比例其實也低於 20%。這也呼應了許多 NCLB 批評者的質疑: 應該要透過輔導 (而不是刪減經費) 的方式來改進 (而不是懲罰) 那些表現不佳的學校,才不會反過來恰好傷害那些學習成效不佳的孩子。 ( 1、 2、 3、 … 或搜尋「NCLB punitive」、「NCLB punishment」)

Ravitch 也指出:NCLB 施行後,受惠最大的並不是學生,而是大人的利益。另兩篇文章 1 與 2 直接點名測驗大廠 Pearson 深度干涉公立學校 (也請搜尋「NCLB Pearson」)。

有趣的是:有人發現 NCLB 的大力推動者也是測驗大廠 Pearson 的說客 Sandy Kress,他的小孩卻是送到「強調不必參加標準化測驗」的私立學校去就讀。 [  1、 2] 原先被布希拿來當作典範,以便推動 NCLB 的德州,也注意到 NCLB 讓商業利益介入教育體系的嚴重性,最近 立法禁止利益輸送

  •  更慘的是,學校為了拼業績反而作弊、竄改學生成績

上述維基百科的連結還指出,NCLB 的其他更多問題:考式領導教學、排擠人文課程、……。 不過本文要探討的它對學校文化的影響 — 這也是 Ravitch 指出的問題之一 —  作弊、 不誠實的風氣

2011 年,喬治亞州調查局發現 :亞特蘭大市至少有 58 所學校的老師竟然用橡皮擦修改學生的答案,讓測驗成績變好看。到了今年初,亞特蘭大市前教育局長 Beverly Hall 連同其他三十四位教師在四月初被要求到監獄報到。整個事件的始末,也請參考 Atlanta Public Schools cheating scandal 維基百科頁面、 Huffington Post 一系列報導

PBS 的訪談  和 CNN 的報導  指出:並沒有跡象顯示 Hall 明白指示校長及老師要作弊,但有幾件事是確定的:

1. 媒體、教育廳、教育局自己的調查小組,都早已向 Hall 質問或報告作弊存在的事實,但她一直置之不理。
2. Hall 要求校長要達到指定的數字績效指標,否則就會撤換校長。 在她任內有九成的校長被撤換掉。
3. Hall 於 2009 年因為亞特蘭大市的測驗績效突出優異而獲得國家獎勵。

教師工會表示 :「不論是什麼原因都不應該縱容作弊。 … 然而,瘋狂迷信測驗成績的政策確實傷害了孩子。」美國社會對公立學校教師普遍存有不滿,而有不少媒體似乎也傾向  把教師工會的新聞稿解讀成推卸責任

  • 發生這種事不能只檢討教師,NCLB 用績效引導教育根本就是根本錯誤

但我認為這是媒體「選擇性忽略」了教師工會的重要觀點。如果他們拿臺灣來對照異同,也許可以看到一些有趣的推論。我們向來是一個重視成績的社會,我們也有「考試領導教學」、「主科排擠副科」等等問題,但是因  我們的中小學目前還沒有用量化指標來決定老師的薪水,甚至是去留, 所以反而沒有這樣的案例。在許多大學,教授的論文數關係著他的去留,倒是出現了  販售期刊版面  這種遊走於合法 / 合乎學術道德邊緣的產業。

還記得毒奶粉事件嗎?中國政府  以凱氏定氮法來估計牛奶的蛋白質含量 ,於是不肖廠商便在牛奶裡面添加三聚氰胺。不肖廠商當然該罰,但是提高刑罰並不是最有效的補救方法。如果政府仍舊以一系列片面、扭曲的量化指標來評量廠商,如果  封鎖醜聞 / 封鎖輿論  仍舊是一個社會的常態,那麼永遠會有前仆後繼的廠商以新的量化指標,作為企業努力的目標 (還有把「收買官員及媒體撤除負面新聞」當做是一種必備的投資成本)。

當然,兩案有一個很大的差異:毒奶粉案曝光後,社會輿論集中在黑心企業主,而不是基層的勞工,因為企業主無法推卸 accountability;但教師作弊案當中,基層的教師 — 包含擔心不配合上級就會丟掉工作的單親媽媽  — 所得到的譴責並不少於主事的前教育局長 Hall。  事實上,如果在「出了事就找下屬扛責任」的華人社會,Hall 說不定還會因為沒有直接事證而幾近安然無恙。

USA Today 指出 :亞特蘭大並非特例,查驗六州一區的測驗分數後,發現有高達 1600 個不合理躍升的案例;Denver Post 指出 :全國至少有 196 個學區出現類似亞特蘭大、統計上機率低到不可能的「神速進步」不合理現象。上述 PBS 的訪談當中,紐約時報記者也說:「並非只有亞特蘭大有這樣的事,而是因為只有亞特蘭大願意認真調查。華盛頓 DC、俄亥俄州、El Paso 都有耳聞,但大家都不想挖掘。」

NCLB 促使某些教育局長或校長迷戀數字績效,然後數字績效系統被拿來當做上級威脅利誘下級的皮鞭與蘿蔔,而上級又用閃躲 accountability 的方式來迫使下級「自主犯法」扮演 代理受氣包 。這時若只把目光局限在如何揪出更多不肖犯法的下級人員,而不去檢討有問題的制度與大環境如何營造、鼓勵舞弊的風氣,那就是治標不治本、見樹不見林了。

[ 補充 ] 啊,原來已經很多中文文章在談相關議題了:

1. 美教育部長宣布計劃開放各州申請豁免「有教無類」法  (教育部電子報)
2.  亞特蘭大 教師集體舞弊事件 與 NCLB 法案
3.  從 NCLB 法案看學力測驗對美國公立學校的影響
4.  失根的學力測驗?:從「教育的目標」再探 NCLB 法案(I)
5.  失根的學力測驗?:從「教育的目標」再探 NCLB 法案(II)
6.  落實教育品質和平等的績效責任制: 美國 (NCLB 法〉 的挑戰與回應  (學術論文)
7.  美國《無落後兒童法案》之小學課程與教學變革研究  (學術論文)

[ 補充 ] Ken Robinson 的 TED 演講「逃出教育的死亡谷」

  • 台灣教育環境也有這樣的風險,導致教師拚無意義的教學指標

為什麼這麼關心美國人的這個議題呢?因為臺灣的大中小學似乎也有這樣的趨勢:教育部用補助款當誘餌,鼓勵校長把企業管理思維帶入校園,甚至造成大學教授  為了拼湊出「教學品保量化指標」而忘記有效數字的意義 ,這還只是一個開端。

了解亞特蘭大教師作弊醜聞,看到企管思維所造成的教育災難,將有助於我們及早轉向、避開類似的下場。

貴哥(洪朝貴)在大學裡擔任資訊管理系副教授,在他眼裡,「網路」就是顛覆恐龍世界的廿一世紀最有趣、不必開發的現成玩具。現在,他的興趣是善用網路從事社會運動。想看更多,歡迎到他的個人部落格  資訊人權貴ㄓ疑

(圖片來源:nniknak,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