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社群媒體上的戀人絮語:天殺的,為什麼已讀訊息不回!

全世界的戀愛方式都變了,但大家的煩惱都一樣。

就像上面那張照片一樣,我們常常在通訊軟體上丟出幾句「試探性」的話給心儀的對象,焦急等待螢幕顯示「已讀」、「XXX 正在輸入訊息…」。不管是「已讀」、「已讀不回」、「上線未讀」,曖昧期的準戀人們的心中都有一套劇本可以模擬:「他 / 她可能在忙」、「都不回我,是不喜歡我吧」、「過了半天才回個『嗯』,不如不要回」……。

不止「訊息已讀」有這麼多種劇本,他們連看待「讚」的方式,都很敏感:「他總是按我『讚』,他是不是也喜歡我?」所有的普通社交行為,背後的動機都被放地無限大。

看起來社群平台和通訊軟體好像真的是愛情的催化劑,而且不只發生在台灣。網路上一堆文章幫戀人們探討網路上的戀愛教戰守則: 〈Facebook Flirting Harmless? I Thought So Until I Caught Her(我以為在臉書上調情無傷大雅,直到我看見她和其他男人的對話紀錄)〉、〈If a girl ignores your facebook message is she not interested?(如果女生都不回我 FB 訊息,是不是表示她對我沒興趣?)〉 。

曖昧不明的兩人關係,酒酣耳熱之際的男女調情,現在全轉到螢幕上了。

  • 那個他、她,怎麼沒有來按我讚?

昨天《TechOrange》刊登了一篇文章 〈 這個數字,Facebook 不希望被你看到 〉 大受歡迎,內文提到:

有 21% 的使用者會把按讚、分享、留言的人數當作這則動態實際接觸到的人。

有同事覺得這段數據研究不尋常,「怎麼會有人覺得自己的貼文沒被按讚,只是因為沒有被朋友看到,是要多自戀才會有這種幻想?」

A:「真的會這樣想啊!因為 FB 不會顯示所有朋友的更新狀態,如果互動關係很低,有些人的狀態是真的不會出現在某些人的牆上。這是一種合理的自我解釋啊!」

B:「那會怎樣?」

A:「大致上不會怎樣,但情感上會怎樣--如果你希望你的貼文或照片可以讓某些人或某個人看到的話,就會怎樣,因為他 / 她沒按你讚,你會感傷;但你也可以選擇『拒絕承認他不喜歡你的貼文』,因為『他只是沒看到你的貼文』。」

瞬間,討論的面向,從社群媒體上的自戀傾向,移轉到社群平台上的戀人絮語。稍微歸納一下,你就會發現,人們在意「有沒有被按讚」,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在意「那個他 / 她 有沒有來按讚。」

社群平台、通訊媒體的出現,讓談戀愛的成本極速降低,Fall in love 變得更簡單。愛情發生的場景從亞太、PTT 水球、MSN(RIP)移轉到 Facebook、Line、Whatsapp,還有 WeChat 這些平台。

網路世界讓人閃避掉面對面、電話交談的緊張和尷尬;透過打字,大家好像談情說愛地更自由自在。在數位科技上談戀愛的方式,隨便一數就有 5 種,來看看你經歷過哪幾種吧。

  • You’ve got Mail!

1998 年,湯姆漢克與梅格萊恩給了我們最美的「網戀」。

在 56K 撥接上網的時代,聊天室正夯。「安安,住哪?幾歲?」如果聊的還不錯,就會交換 E-Mail,大部分是 @kimo 或者 @pchome;下一階段就是交換照片,然後相約見面。假設一切都沒歪掉,愛情裡的 O2O 出現,網戀修成正果。

  • MSN 登入登出、登入登出、登入登出……,電腦沒壞,只是要給「那個他 / 她」看到

大約在 2003 年左右,MSN 榮登通訊軟體主流之大位。大學生彼此還不認識,抽學伴,抽的不再是機車鑰匙,而是 MSN 帳號。

MSN 時代裡,可以試探彼此心意的方式變得更多。我們會一直在玩登入登出、登入登出、登入登出、登入登出…… 的把戲,希望也在線上的他 / 她,可以發現我們的「異常」,丟來一句「你電腦壞囉?」就此開啟漫漫長夜的漫漫長談。

有了更改 MSN 狀態的新功能後,大家變本加厲地想展現自己,每半小時換一次狀態,內容大概是「想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之類的為賦新詞強說愁;就像釣魚一樣,期待那個有心人趕快來關心自己,跟自己說話。

若膽敢在 MSN 上告白,還得冒著被封鎖刪除的風險,或者接收「ㄏㄏ,我先去洗澡了」的洗澡卡,然後等他 / 她洗一萬年。

  • Facebook 讓我好在意你到底 Like 不 Like 我

2008 年左右,因為開心農場等社群遊戲而在台灣興起的 Facebook, 迅速崛起推翻 MSN,也改變了戀人曖昧的絮語喃喃。和 MSN 最大的不同,FB 收納了每個人大量的照片、喜好、厭惡,甚至是眼花撩亂的朋友網絡關係,我們再也不要 MSN 那種只看得到帳號和沒有本人照片的通訊工具。

臉書讓我們一口氣把一個人兩、三年間的生活通通消化完,以為自己好像認識那個人很久了,那感覺就像甜蜜的中毒一樣。更甚者,FB 讓我們正大光明地成為「跟蹤狂」,隨時隨地關注對方的一舉一動,說了什麼、去了哪裡玩、旁邊有誰,在誰的牆上留言,和誰看來是很好的朋友…… 在跟蹤的強迫症頭外,還得小心翼翼克制自己想在對方的每則貼文和照片上點 Like 的衝動。

FB 讓人們一下子就可以對心儀的人有了全盤認識,但卻在下圖列出的各種煩惱裡糾結:

  • Line 的「訊息已讀」功能,是個罪惡發明

智慧型手機讓「通訊軟體」在短時間內稱霸曖昧男女調情勝地的寶座。

曠男怨女在 Line、Whatsapp、FB Messenger 傳達一句句隱晦的愛意和邀約:「你在幹嘛?」、「聽說《環太平洋》很好看耶」,然後,隨時翻出手機看訊息已讀了沒、對方回傳了沒、對方上線了沒;曖昧男女被通訊軟體制約地一塌糊塗,然後在已讀不回的等待煎熬裡,咒罵已讀真是天殺的發明。

下面這張圖就能說明 Line 所延伸的戀愛關係:

  • WeChat 搖一搖,你是不是只想跟我 ONS?

WeChat 的搖一搖把 LBS 功能的陌生拜訪可能發揚光大到極致,更進一步地讓兩個人可以很快地發展親密接觸。

不像 E-Mail、MSN、FB、Line,在 WeChat 上隨機「搖一搖」搖出來的兩個人,有最近的「地緣」關係,不經過電腦螢幕前一而再、再而三的曖昧調情,直接相約見面。最後的結果,可能連速食愛情都算不上,因為只滿足了生理需求。

  •  在科技中談戀愛,我們得到或失去了什麼?

Email、MSN、FB、Line 或是 WeChat ,聯網的螢幕改變了戀人交往的方式,連結束彼此關係都變得數位化。根據網路調查機構 Lab 42 在 2011 年的研究,33% 的人會在 Facebook 上談分手;而且有 40% 的人認為,透過短訊、E-mail 或者 Facebook  決定分手並無不妥。

只是,在網路上被甩實在很傷人--如果你看過影集《慾望城市》,應該記得女主角 Carrie 被某一任男朋友用一張便利貼甩了以後的震驚感;被用 Line 通知「我們分手吧」的震懾程度也一樣。因此,為了修補這類「數位分手」傷痛,美國波士頓甚至推出團體課程,讓那些在通訊軟體上失戀的人早日擺脫情傷。

當然,科技對愛情關係造成的影響並不全然是負面的。同樣一份來自 Lab 42 公佈的報告,調查中,57% 的人在現實生活中認識心儀對象時,會加入他們的 Facebook;Facebook 還是目前最多人用來調情、曖昧的平台。

為什麼?

因為 FB 具有更高的真實性。《TIME》雜誌記者 Belinda Luscombe 曾 撰文 表示,Facebook 提昇了網路戀情的「真實性」,因為人們不敢在 FB 上說謊話、放假照片,會被朋友發現的。因此,人們在戀情上大量仰賴 FB,因為臉書上的他 / 她,是真的他 / 她。

也於是,心儀對象的一個 Like、一張照片、一個感情狀態更新,都牽著仰慕方的萬千情緒,因為那些舉措都反應著心儀對象的喜好和生活樣貌。這也是為什麼交友網站總喜歡介接 FB 的帳號。

上面的討論,很歡迎你對號入座--你也絕對找得到位子坐,因為這是我們這個世代的戀愛方式。

看著螢幕的「已讀」二字一直編撰自己的愛情小劇場沒什麼對或錯,只是,與其糾結「為什麼已讀不回」、「為什麼按我讚」,不如速速提昇自己,讓他 / 她為了錯過你而後悔。

(資料來源:TIMETheHuffingtonPost

An orange a day, keeps your brain awake!

一天吃一顆橘子,天天擁有聰明的腦子!
快加入 《TechOrange》的粉絲團 每天啃橘子吧!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