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有個說法:當辦公室的清潔工進場買股票的時候,就是空頭市場開始的徵兆,股海老手就該準備出場了。

同樣的,看到從矽谷到蒙古,從工廠到大學校園,處處談創新,人人想創業,這會不會意味著:創新即將開始過剩?

資訊越發達,認知越普遍,有時候越容易產生羊群盲跟效應,因為大家讀著相同的市場報告,一窩蜂發展類似的技術,這種現象在投資圈中屢見不鮮。

  • 創新創新,過多的投入造成激烈的競爭

十多年前,電信的 soft switch 技術當紅,美國創投界投入的資金接近美金十億之多,後來幾乎全軍覆沒。WiFi 流行後,我看過至少十家以上 WiFi 晶片或系統的商業計劃書,結果成功的不過 Athoros 和雷凌兩家公司。其他諸如奈米技術,燃料電池, WiMax 等熱門話題, 甚至於最近的太陽能產業,都有投入資源過剩而無法得到適當經濟報酬的現象。

過多的投入必然造成激烈的競爭,競爭固然造成浪費,但也形成進步的動力,若沒有競爭,創新的腳步不會如此緊湊。當年瓦特「發明」蒸汽機時,英國同時有三、四組人馬爭著搶頭香,瓦特幸虧得到投資者的資助才後來居上,如果不是競爭,瓦特蒸汽機也許不會這麼早出現。

資源豐富、創新能量充沛、科技領先的國家傾向鼓勵競爭,因為搶得頭香的利益超過重複投資造成的浪費,但在市場急速變化的前提下,頭香的利益越來越小。

更值得注意是,跟在後頭的國家,如果一味提倡創新,創意卻大同小異,最後恐怕贏者的獎品遠遠小於眾多輸家的代價。

  • 大部分的創新能量總是先湧向抄襲,或是局部改善

打開台灣的科技版圖,持平地說,我們沒有任何領先世界的前緣技術,本來這也無所謂,老二甚至老三都自有其生存之道,只是我們更不能輕易浪費寶貴的創新資源,更需要慎選創新的題目,避免創新過熱的空頭市場。

一般常見的創新題材,以品質來看,可以分成三階:抄襲(me too)、改善(me better)、原創(novelty)。將抄襲說成創新似乎有點諷刺,不過以抄襲而創業成功的公司比比皆是,百度是一個現成的例子。

在互聯網的領域裡,幾乎只有美國是真正的創新原創國,其他國家有志創業的人每天瀏覽 Techcrunch,跟蹤新創公司的動態,產生的創意不是抄襲就是拼湊,加上一點本地特色,原生的創意本來就是鳳毛麟角。

當創新過熱的時候,爬牆先爬矮牆,大部分的創新能量總是先湧向抄襲,或是局部改善,前面所舉的 WiFi 晶片等都是現成的例子,這個現象在台灣眾多的商業企劃書大賽中更是明顯。

  • 在台灣做「創新」,只要一有成功模式,就會產生一窩蜂跟進

比較不明顯因而乏人關切的是,台灣產學研彼此之間的資訊交流非常隔閡,在政府大力提倡某些特定產業(例如生技或雲端)的政策方針下,許多學研單位缺乏深切的領域知識,只能從文獻中尋找研究題材,往往不約而同地發展類似的技術(如果有人盤點一下台灣有多少個電子眼、電子鼻、電子耳的科技專案,恐怕會扼腕三嘆)。

整體來說,台灣的創新能量仍然不夠,創新的題材更應該避免一窩蜂的向抄襲傾斜。當舉國上下都在鼓勵創新的時候,如何避免造成創新的空頭市場呢?

首先,任何從事創新的人應該增加對世界市場第一手的認識。當今的世界瞬息萬變,潮流、需求、競爭,今天如此,明天便面目全非。

創新者既應了解客戶,也該了解競爭對手,從第一手的認識中發掘創新的題材。在這個過程中,大量的閱讀各種文獻自然必要,不過應該建立一種心態:那些資料只能標示暗礁的位置,不可誤以為它們能指點前往的方向。

對掌握政府創新資源分配的決策者來說,鼓勵資訊交流和資源共享是減少創新重複投資最有效的方法。創新也是一種供需市場,資訊越透明,越為大眾所知,市場機能越有效,創新的資源越能達到最大的效用。

當然,更重要的還是創新者的心態和創新圈內(包括投資人)的風氣,畢竟抄襲最快,風險最小;原創最慢,未知最大。不過要轉變風氣,只能漸進,無法速成,但願台灣能有幾個成功的原創個案,也許能產生若干燈塔效應。

一八四九年加州淘金熱的年代,淘到金子的人不多,賣鏟子和篩盤的人卻發了財。無線手機網的技術標準被美國 FCC 接受後,大多數的公司快馬加鞭開發手機,卻有少數人悄悄地買下各大城市附近的山頭地,準備將來賣給建基地台的公司。

創新本來不必怕過熱,只要能夠快人一著,見人之所未見;若只知人云亦云,盲跟著大夥兒一塊去淘金,結局也是可想而知。

  • 延伸閱讀

(原文出處:天下獨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