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thryn Minshew,The Muse & The Daily Muse,創辦人兼執行長

「只要假裝自己是一個男人,而且依循這個假設來處理事情。」

這是我在為創立 TheMuse.com 籌資時所得到的忠告,而我認為這個忠告是非常糟糕的。畢竟,男女有別,處理事情的態度不會總是以同樣的方式呈現。

  •  Christina Wallace,Quincy Apparel,聯合創辦人

「最好靜靜地觀望,不要隨意採取行動。演什麼就要像什麼。你所完成的績效會為自己說話,這其實就是證明自己的最好方法。」

  • Cindy Gallop,IfWeRanTheWorld & MakeLoveNotPorn,創辦人兼執行長

「Cindy,你的問題是,以你目前的處境來說,你的眼界太高了,思考的東西太多了,事實上是不需要的。」

這是我在為自己的事業 IfWeRanTheWorld 努力奮鬥之際,從一位具有風險投資背景的人士所給予我的忠告 ── 而這是我這一生中所得到的最糟糕的建議了。

  •  Brenda Romero,Lootdrop,營運長

「Brenda,你不該做這件事的。」

這句話的意思是:遠離可能引起爭議的規則以及具有風險的計畫,包括創業這件事。你能想像如果失敗了呢?如果惹麻煩上身了呢?

所以,最好維持現狀,做你自己熟悉的事以及運用你已知的知識和處理事情的方式,如此,才不會顯得自己很平庸。

但是,我仍然堅持照著自己的意念,努力實踐自己的想法,設計了具有相當挑戰性規則的遊戲,沒有人膽敢同我一般。我嘗試用新的方式讓大家看看不同的做法。

  • Rachel Sklar,Change The Ratio & TheLi.st,聯合創辦人

「我不能要求太多,景氣是非常糟糕的,你很幸運,擁有一份工作。」

這是 2009 年時我的一位擁有私募股權投資背景的朋友所給予我的忠告,當時我並不清楚應該如何提出關於 Mediaite 的資本 / 股權的相關討論,當時我的員工編號是 1 號,並負責招募核心團隊。我坦承,自己對於新創事業與資本 / 股權相關規範所知有限,儘管我曾經擔任過前東家的律師。

如今,我更加意識到勇敢地加入新創事業的早期員工有多麼地重要 ── 這些員工往往不是愛出風頭的,而我也非常樂意與支持應該對這些新創事業的早期員工加以補償,畢竟,他們冒著公司隨時可能會倒閉與自己隨時可能失業的風險,願意和公司一起成長。

我的使命是:讓女性們了解,她們可以大方地讓企業了解自己能夠提供什麼樣的能力與價值,也有權力了解企業能夠提供什麼樣的反饋 ── 雖然她們能夠擁有一份工作是十分幸運的,但,對企業而言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 Kellee Khalil,Lover.ly,創辦人兼執行長

「失敗就是失敗了。」

  • Maya Baratz,ABC News,資深產品經理

「尋找對你有幫助的職涯導師。」

職涯導師來來去去,他們會在你的職涯中的不同階段提供對你有幫助的建議,但是他們之中的任何一位都不可能像是你專屬的救世主一般,在你需要時就出現在你面前。所以,你應該清楚的了解一件事:真正能夠引導你的人其實是你自己,你必須識別出屬於自己的方向!

在你的人生中會有許多能夠影你的人對你提出不同的建議,所以你需要的是學習去分辨哪些建議是對你有幫助的,哪些只是干擾你,是帶領你走向衰敗的建議?

  •  Claire Mazur,Of A Kind,聯合創辦人

「有些 ” 捷徑 ” 可以讓你在籌資的過程中更順利,獲得的資金更多。」

在籌資的過程中總是會出現一些狀況 ── 某些人會試圖利用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方式來刻意操作出有利於已的情境,我相信這種方式對某些人來說是有幫助的,我也曾經試著這麼做過,但,這種方式卻讓我感覺如此不真實與不自在 ── 況且,這樣的方式從來也沒有帶來讓我驚喜的成果。

  • Anthea Watson Strong,Google Public Policy & Elections,顧問

「你認識誰比你知道多少更重要。」

若你想確定自己的人脈關係網絡的價值,應該透過對方所能給你帶來的影響力來做評估,而不是你認識多少人,或是你的網路社群上有多少位網友,應該透過影響力來做識別。

尤其是,你要能識別出誰會是即將嶄露頭角的明星,並找機會和他們互動,像是約他們去喝杯咖啡之類的,而且你應該更進一步去了解他們現階段擁有什麼與欠缺什麼,如果你能提供他們所缺乏的,那麼你未來所能回收的將是你目前所付出的 10 倍以上的價值。

  • Erika Trautman,Flixmaster,聯合創辦人兼執行長

我所接受過的最糟的建議是來自一位企業家,他告訴我:「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你的立場。他給我這個建議時的情境是,我們面臨企業股東與產品願景的目標相左時。」

而我個人的看法是,在很多關鍵時刻確實應該堅持自己的立場,但這之中仍然存在著許多的迷思,尤其是當你面臨無法克服的處境時,更是難以判斷。所幸現實的情況是,即使面對無法克服的處境,還是有很多的方式可以做調整,直到成功為止。

  • Leslie Bradshaw,Guide,營運長

我在 23 歲那年,在公司裡的年度績效考核中被警告:「當客戶要求我們提供 “Fords”,而我運送過去的卻是 “Bentleys”。」

換言之,我的老闆期待並要求我,試著在自己的工作中省略掉不必要的部份。

他又接著說:你對自己所負責的工作過於熱情了。

此後,我在所負責的工作中開始注意我的主管所告誡我的事項,也開始學習分辨何謂 「做過頭」。但是,7 年後,過去被主管識為是做過頭的 「Bentley Approach」,卻為我自己的事業帶來了長期的業務關係。

  •  Whitney Johnson,Rose Park Advisors,聯合創辦人

「保持低調。」

(資料、圖片來源:Huffington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