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別老想怎麼吸引 VC 投資,練好 coding 比較實際啦!

《36 氪》按:本文來自社交問答網站 Quora,問題為:I’m a 15-year-old with an amazing product idea. Should I ask for funding?

票數最高的答案作者為 GGV Capital 的風投合夥人 Andy Manoske,GGV 參與了 Nimble StorageGridstore 的投資,而 Andy Manoske 本人在加入風投業之前曾是 NetApp 的產品經理。(以下採第一人稱撰寫)

“去他媽的投資,好好寫代碼吧!”

想當年我在上大學的時候,也像你一樣整天幻想著找人投資我的想法。 當時我比你現在大不了多少,但是由於我那會兒已經開始上大學了,所以我擔心的不是我的年齡,而是我就讀的學校的聲望。

我就讀的是位於加利福尼亞的聖何塞州立大學(注: Robert Scoble是我校友),SJSU(聖何塞州立大學)的計算機系和工程係都是不錯的,並且擁有相當棒的課程安排和師資,但是矽谷只認識斯坦福大學和加州大學,SJSU 在他們眼裡只是一所二本學校罷了。

正因為我讀的不是什麼常春藤聯盟學校,在剛開始的幾次實習面試中,我備受侮辱。Facebook 壓根不考慮我的簡歷,因為 SJSU 不在他們的招人范圍之內,而像 LinkedIn、Meebo 和當時才上市不久的 Google,甚至都不屑來參加 SJSU 的校園科技講座。MySQL 和一些其他公司可能會表現得更友善一些——那也純粹是因為公司裡恰好有我的校友罷了。

在矽谷尋找實習機會屢次碰壁之後,我的自信心跌到了谷底,我感覺我空有一身抱負,卻無用武之地。 如果是因為我沒上麻省理工或是加州科大,而完全沒機會進入一家創業公司的話,那些公司的投資人們又憑什麼花時間與我交流? 要知道在我上大學的時候,沒有 VC 願意來學校開展講座,一直到大四,才來了一位 Ron Conway。 這樣的事實讓我毫無自信。

進過調整,最終我停止了自怨自艾, 我意識到同我自己的激情相比,其他人的看法都是次要的。 只要你忽視其他人的成見,讓自己變得強大,你就能打動他們。

我決定不再糾結於這個行業固有的對於我的背景的歧視,開始“不擇手段”。

我會闖入斯坦福大學的科技講座,逼迫招聘官收下我的簡歷;我會學那些白帽黑客(white hat:合法黑客),黑進一些網站,並告訴他們安全系統是多麼的爛,同時告訴他們,我可以幫助修補;我甚至利用社交工程(social engineering)弄明白了精英招聘計劃,我先是分析了一些公司的郵件地址所使用的句法,接著借助 LinkedIn 搞清楚了這些公司的企業結構,然後直接(用這些公司的郵箱域名)發郵件給公司的高級 HR 員工,祈禱他們會將之轉發給那些招聘官們(如果我用我學校的郵箱地址,他們會直接忽視)。

當然我也可以用同樣的手段去尋找風投,但是在看過了我父母在他們那個年代的互聯網創業起伏經歷之後,我深知吸引 VC 最好的辦法就是取得成功,讓他們注意到你。 因此,我決定開始參加科技大賽。

在大學的時候,我也參加過不少編程大賽,諸如 ACM 和 TopCoder 等,但跟我的朋友們比起來,我編程速度不快而且成果也不好看。 因此我開始參與一些節奏較慢的黑客馬拉松和學生開發大賽,並且專注於打磨那些可能會幫助我實現那些卓越的想法的項目。

我的第一個項目叫做 Tenebra(如下面的幻燈片截圖所示)。Tenebra 相當於一個 Linux 的加固加密版本,在內存裡運行,信息存儲於閃存,所以沒法從本地硬盤中盜取數據。

我了解到很多數據盜竊發生的原因是,用戶將敏感的信息存儲在極不安全和未加固的環境中——如未打補丁的存檔服務器和用戶的個人電腦等。 如果我們在機器上添加一些加密技術,並使用一個有效抵御木馬等惡意軟件的體系,我們就能解決很多敏感數據丟失和個人資料被竊取的問題。

這些聽起來感覺很棒,但事實是,Tenebra 只是一個醜陋的雛形。

我的 C 語言到現在都不是我的強項,當 Tenebra 開始在 Linux 系統上作開發的時候,我一籌莫展; 可以說,整個項目是個半成品,我在演講中吹噓的大部分功能壓根沒有實現。 然而擁有一個屎一般的原型,總比什麼都沒有好。

並且 Tenebra 就像你在問題中所說的,「會給人們帶來巨大的影響」。 像 Tenebra 這樣的終端安全軟件,在美國是 90 億美元以上的市場。 而且由於加密技術的複雜性,也意味著在消費者和非企業 / 軍事軟件領域,近年鮮有創新。 當然了,我在演講中陳述了以上所有的觀點,最終在 2008 Silicon Valley Neat Ideas 大賽中成為了獲勝者之一。

當我做完演講,一名穿戴齊整的傢伙走上前來,他向我表示他很喜歡 Tenebra,並且不論我是否會把它做成一家公司,他都想同我進行交談。 隨之,他遞給我他的名片,邀請我一起吃午飯,然後他離開了會場。 在他離開後,我掃了一眼他的名片,他就職的公司名為: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

那天我認識了很多 VC,並且成為了微軟創新杯大賽的決賽選手。 在那兒,我碰到了很多微軟的主管以及風投公司的投資人。

就像我在 Silicon Valley Neat Ideas 大賽上經歷的那樣,我接觸到的投資者們,無一例外都是因為我能給他們展示一個我親手飽含熱情製作的項目而願意同我交談。 我沒有哭求他們給我砸錢,也沒有硬闖他們的公司,而是吸引到他們主動來找我,這樣事情就好辦很多。 多年之後,我自己也成為了一名 VC。

我講述這個故事的寓意是什麼呢?

一、別因為別人的想法而擔憂

別人也許會因為你太年輕而對你有成見,淡然處之吧,對你熱衷的事情充滿激情,證明那些人是錯的。 另外,你的風格和創意會為你加分。

二、你並不需要投資者來幫助你創建一個優質的產品原型

要將你的精彩想法變成產品原型,並不要求你一定是個牛逼的開發者,最重要的是,你需要有學習的熱情,以及高效利用手中已有資源的智慧。

三、當你已經成功的時候,投資人們就會主動找上門來

現如今,如果你沒有顯示出一點成功的徵兆的話,想與優秀的 VC 們進行交流是一個幾乎不現實的想法。

反之,如果你能通過創建一個不錯的原型並推廣它,你的名字就會被人知曉,然後就不必擔心找不到投資人了,他們會主動來找你。

你也可以利用媒體,把你的年齡劣勢轉化為優勢。 一些科技媒體都不會錯過“15 歲正太製作了一個成功的應用”這樣的新聞,如果那時候投資人還沒注意到你的話,那就是他們的失職了。

四、你擁有比​​遠遠比金錢更加珍貴的東西——時間

你才 15 歲,估摸著應該在上高中。 在進入大學之前,你還有好幾年時間來專注於你想做的事情,而不像大學生或者已經進入職場的人那樣。

好好利用這些時間開始學習那些建造你夢想的基礎技能,學習 Python 和 Ruby,讓自己習慣在命令行編碼,把玩 Git,嘗試著製作一個簡單的移動應用。 當你足夠專心的時候,你會驚訝於創建簡單原型所需的極短時間。 不幸的是,其他很多比你年長的人沒法專心於他們手頭的事情——他們的注意力被工作、帳單和孩子等事物分散了。而你,沒有這樣的擔憂,擁有著大筆的奢侈的時間。

另外,如果你決定學習計算機科學的話,你得趁早打磨你的基礎編程技能。 要知道,在矽谷取得極大成功的工程師,其中大部分都在他們進入大學之前很久就開始操練了。

(資料來源:Quora.com

 

An orange a day, keeps your brain awake!

一天吃一顆橘子,天天擁有聰明的腦子!
快加入 《TechOrange》的粉絲團 每天啃橘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