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彈性的工作環境和友善職場氣氛,讓在 Google 工作,成為千千萬萬人的夢想之一,大家都爭著要擠進 Google 的大門。在 2011 年被 Google 收購的餐廳評鑑指南公司 Zagat,很幸運地也成為了 Googler;就當 Zagat 的員工們都沉溺在 Google 工作的美好氛圍裡,沒有人曉得 2012 Google 的一場內部大整頓,把他們全都整慘了。

Business Insider 在取得數名前 Google Zagat 部門員工的說法,整理出了這段鮮為人知的故事;其中前 Zagat 編輯指出:「(在 Google )可能是我工作過最不快樂的地方,死寂地像個墓場,沒有人是開心的。」

為什麼美好的 Google 天堂會成為死寂墓場呢?故事是在 Google 創辦人 Larry Page 決定要進行 Google 內部大整頓的那一刻悄悄開始的。

  • Google 內部大整頓,Zagat 部門成了沒人疼的孩子

2011 日 9 月,Zagat 公司被 Google 以 1 億 2500 萬美元收購,成為 Google 收購金額第 10 高的公司。Zagat 在被收購後,由當時的 Google Maps 副執行長 Marissa Mayer(現任 Yahoo CEO )掌舵。Marissa Mayer 有意,也有心要好好拓展 Zagat 的業務領域,於是便下令要求她的心腹 Bernardo Hernandez 負責並擴編 Zagat 部門旗下的編輯人數;但 Google 總部對此持不同意見,最終解決辦法就是聘請約聘性質的編輯,以此提高編輯人數的數量。

此時問題來了,有多名受聘人員指出,Google 人事部門在招聘時,有以書面或口頭的方式表示,約聘只是暫時的,他們最快可能在下一年度就升為正職人員;這群約聘職的編輯接受了這樣的說法,懷抱著最終能成為正式 Google 員工的想法成為了 Zagat 旗下的編輯。

在開始工作的前幾個月,一切都很順利,約聘編輯們和一般的 Google 正職員工一樣,享受免費的美食、咖啡,週四的內部社交活動,過著和當初想像的美好生活。不過就在 Larry Page 下令內部整頓人事命令後,事情開始變了樣。

Larry Page 整頓的大方針是一個大部門,只需要一個人坐鎮領導決策,就當 YouTube 團隊、Android 團隊和 Chrome 團隊完成人事佈局後,讓 Larry Page 傷腦筋的廣告業務團隊出現了,廣告業務團隊本是由 Susan Wojcicki 和 Jeff Huber 兩人運作,但現在只能從其中挑出一個,最後 Larry Page 選擇讓開業功臣 Susan Wojcicki 續留廣告業務團隊,再來幫 Jeff Huber 找個好位置坐。

最後 Jeff Huber 成為了地理及商業(Geo and Commerce)團隊的領導人,而 Larry Page 把已經為 Google Maps 工作了好一陣子的 Marissa Mayer 給忘了。在人事異動前,Marissa Mayer 和 Jeff Huber 及 Susan Wojcicki 可以算是同一個層級的主管,但這一變動,Marissa Mayer 卻成為了要和 Jeff Huber 報告的下屬了。

  • Zagat 約聘人員無緣續聘變成 Googler,在公司成了無人理睬的空氣

接掌地理及商業團隊對 Jeff Huber 來說是個大挑戰,Google 資深主管表示原因有二:

1. 地理及商業團隊的組織龐大,就單單地理業務(Geo)的組織就有 1100 名正職和 6000 名約聘員工,在管理上有很大的難度。

2. 地理業務(Geo)已經是一項很成熟的產品,而商業業務(Commerce)這塊才剛剛起步,一新一舊,在整合上不是那麼容易。

很顯然地,Jeff Huber 並沒有通過這項挑戰,在他領導地理及商業團隊的一年後,許多重要的主管不是被解僱就是請辭,連推出 Google Wallet 的整個團隊都退出 Google;還有一個重要的人物也退出了 Google,那就是現任的 Yahoo 執行長 Marissa Mayer。

但這件事和 Zagat 有什麼關係呢?因為 Marissa Mayer 的離開,讓 Zagat 在 Google 內部剛起步時就沒有了依靠,它不過就只是 Jeff Huber 眾多要煩惱怎麼處理的小部門之一,其最後的結果就是被狠狠地拋在一邊了。

在不被重視下,Zagat 的運作變得愈來愈糟糕,即使 Bernardo Hernandez 曾努力想要挽救,但仍是回天乏術,業績目標一而再,再而三的往下調整。最終在 2012 年 12 月時,Google 發出了一份聲明給 Zagat 的約聘員工,聲明表示契約將不再 2013 年更新效力;這聲明一出,許多人都開始尋找新的工作去了。但就在幾天後,Google 又寄了一份聲明,告知契約將延長其效力 6 個月至 2013 年 6 月 30 日為止。

這第二份聲明似乎為約聘員工們帶來了希望,但事實並非如此,就在第二份聲明發出後,整個 Zagat 部門的工作環境氣氛變得詭異極了。有約聘員工指出 Google 正職員工們好像被發了禁口令,他們不再和我們說話了;另一名約聘員工表示他的正職員工朋友,就把他當作不存在一樣;自此在 Zagat 工作的日子,從美好的天堂變成了可怕的夢靨。

因為工作環境變化的關係,很多約聘員工等不到當初提到的升為正職的時刻,只好選擇離開想像中美好的 Google 公司。對這些在被 Google 收購後加入 Zagat 的員工來說,整件事情是悲喜交加的。

喜的是為 Google 工作的這一年,他們不是在衰落中的實體書籍產業中工作,而是過著美好的 Google 生活,那種專屬於優秀工程師才能享受的 Google 生活。有一名消息來源指出,他在 Google 工作的一年期間,吃下了總價約 $3,000 美金(10 萬新台幣)的食物。

悲的是他們曾相信將會正式加入 Google 的團隊,一起共同開創一番大事業的願景幻滅了;不得不和 Googler 這個光環及美好的夢想說再見了。

  • 延伸閱讀:

Google 員工專屬的 11 堂有趣課程

Google 推出員工身亡保險金,誰還想離開大神的懷抱?

5 個月有薪育嬰假!等我懷孕就去 Google 上班!

Google 實習生月薪 6000 美元,我一點都不羨慕(淚)

(資料來源:businessinsider;圖片來源:t3rmin4t0r